他昂起高贵的头

2020-10-30 09:26:13 [来源:华声在线] [责编:陈方]
字体:【

殷君发

2020年端午节前的一个上午,阳光像金子般洒在耒水河上,波光粼粼。我一脚踏进耒阳市淝田镇“段国生养鸡场”,映入眼帘的是蔚为壮观的鸡群,或嬉戏,或觅食,或者半眯着眼悠闲地躲在树荫下乘凉,一片安宁祥和景象。

见有人进来,养鸡场的主人段国生和雷晓兰夫妇赶忙停了手上的活计,笑意盈盈迎了上来。

段国生黝黑的脸、粗糙的手,左耳戴着助听器。我和段国生的交流,从雷晓兰的“翻译”开始。她站在丈夫左边,我说一句,她“翻译”一句,他负责回答问题,夫妻俩配合默契。

2013年11月底的一个深夜,段国生骑摩托车回家,一不小心,撞上了路边的大石头。这一撞,彻底改变了段国生的人生。他在病床上躺了足足半年,总算捡回了一条命。可是,他的左耳永远听不见了。这一年,段国生40岁。而早在年轻的时候,他的右耳被鞭炮炸聋。

“最难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回忆人生最困顿的岁月,段国生嘴唇翕动,眼里噙满泪水。

段国生从小就要强,初中辍学后,跟父亲的徒弟学过理发。他还学过琢磨过厨艺,炒出来的菜,让人垂涎欲滴,十里八乡小有名气。靠着勤劳肯干,段国生在镇上建了一栋房子,楼上住家,楼下开理发店,日子过得倒也安逸。

段国生的理发店二十多平米,摆设简陋。尽管他手艺好,镇上的人却不多,他的听力又有障碍,慢慢地,上门理发的人少了,最清淡的一个月,赚了不到三百元。原本指望靠着这间理发店能养活一家四口,可这区区三百元,能干什么?

那一夜,段国生夫妇失眠了。他们为什么不来我这理发了?是嫌弃我耳朵听不见了吗?是看不起我了吗?段国生百思不得其解。

此后,段国生又去饭店打工。尽管炒得一手好菜,还是因为听力的问题,跟人家沟通不方便,有时候还听错菜名,天性敏感的段国生主动辞职回家,重抄理发旧业,艰难度日。

日子越过越穷,这个家怎么办?两个孩子怎么办?打工,沟通不畅;理发,生意清淡;想干点其他的事,没有启动资金。段国生像困在笼子里的老虎,焦躁、忧虑、压抑、自卑,全都写在脸上、刻进心里,让他六神无主。

2014年6月,段国生成了村里建档立卡贫困户,村党支部副书记何四生成了段国生的对口帮扶干部。段国生强烈的脱贫愿望,也让何四生对他充满了期待。何四生多次上门开导启发段国生:“你的朋友都是搞养殖的,为什么还要守着这个没有生意的理发店?”

“没有资金啊!”段国生的话里,充满无奈。

“借啊!”何四生启发他,国家政策好,设立了扶贫小额贷款,资金虽然不多,但能解燃眉之急。

段国生的心思活泛了。他的朋友中,有养牛的、养羊的、养鸭的、养鱼的,他们都靠着自己的勤劳奔上了小康。

这年春节,朋友们按惯例齐聚在段国生家里。段国生的菜,还是做得活色鲜香,食材却大打折扣,以前桌上有海鲜,今年桌上只有蔬菜,以前喝的是瓶装酒,今年喝的是散装酒。段国生端起酒杯,说:“你们今年来看我,也许明年就不再来了!”

朋友们感到诧异,都不理解他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

段国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说:“因为我是贫困户!”

朋友们恍然大悟。大家纷纷出谋划策,让段国生养鸡,承诺借资金:“你养鸡,我们凑钱。”

可是,没有技术怎么养鸡?学!

刚出春节,段国生就顶着雨雪寒风,登门到当地养鸡大户雷小华家里,拜师学艺。等摸清了一些门道,段国生才小心翼翼地开办了养鸡场。

“养殖这一行,是技术活,不能蛮干。”段国生没有忘记师父雷小华的嘱咐。他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的十多万元不够,镇、村扶贫干部和衡阳市中心医院扶贫队又协调村镇银行,给他贷款3万元。

拿着将近20万元启动资金,段国生的眼睛潮湿了。他说:“不脱掉贫困户这顶帽子,我死不瞑目!”

2015年,段国生养鸡场正式成立。寒来暑往,段国生养鸡场从最初养殖1000只鸡,到现在一次养殖8000只鸡,一年出两栏16000只鸡,行情好的时候,年利润接近14万元。

夫妻俩起早贪黑地干,期待早日还清欠款,早日摘掉这顶“贫困户”的帽子。

早上五点多,段国生夫妇就起床。夫妻俩分工配合,段国生负责买鸡苗、放饲料、放水、搞卫生,雷晓兰负责割草、捡蛋、擦拭鸡蛋上的污物。除了一日三餐他们可以稍微休息一下,晚上要干到12点多钟才能休息。

下蛋季,雷晓兰每天要捡4000枚鸡蛋,用钢丝球将蛋壳擦拭干净。

“钢丝球不能沾水,如果沾水鸡蛋就不新鲜,保存时间不长……”

段国生夫妇总结的养鸡经,他们如数家珍。

段国生养的鸡,是“湘黄土鸡”,肉质鲜嫩,营养价值高。为了保证鸡肉口感好,段国生对饲料的要求很高,第一条就是不含激素,还要每天喂草。8000只鸡的消耗巨大,每天要吃十多袋饲料、几百斤青草、水。

“养鸡最担心的就是发生禽流感。”说起鸡瘟,段国生心有余悸。2016年3月,段国生8000只鸡长势喜人,他想象着,如果按照去年14元一斤的价格计算,当年应该可以还清所有的账,彻底摘掉贫穷的帽子。可是,天不遂人愿。当他从电视上得知某地发生H7N9人感染禽流感的消息时,心情一下子跌进了冰窟窿。妻子劝他,提前将这一栏鸡卖出去,还债心切的段国生心存侥幸,认为禽流感不会传染到耒阳来。这一栏鸡,要再养一段时间,才能卖个好价钱。

只几天功夫,活鸡价格从14.5元一路下跌到12.4元,段国生后悔不迭,连忙低价贱卖了所有的鸡。这一年,段国生亏损了3万多元。这是开办养鸡场以来,唯一亏损的年份。

看着空荡荡的养鸡场,段国生跌坐在地上。在他最艰难的时候,朋友们来了,驻村扶贫队队员来了。他们鼓励段国生,跌倒了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被困难吓倒,一蹶不振。

“如果不幸是座山,我咬紧牙关也要翻过去!”在扶贫干部和朋友们的鼓励下,段国生再次燃起对生活的激情。夫妻俩给养鸡场搞卫生、消毒,期待来年再战。

让段国生开心的是,2017年,他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这一年,衡阳市中心医院和镇村干部齐心协力,为段国生饲养的鸡打通了销路,跟广东佛山、永州、郴州的超市、单位食堂、酒楼建立了销售渠道。

年底,段国生摘了“贫困户”的帽子,被淝田镇动物防疫站聘请为技术员。他高兴地邀请大家到养鸡场品鸡。段国生再次拿起锅铲,满心欢喜给大家做了形形色色的鸡:炒鸡、炖鸡、蒸鸡、香酥鸡、口水鸡、辣子鸡……满屋子飘香的鸡肉,让大家大快朵颐。妻子从镇上买回两瓶酒,朋友们吃得酣畅淋漓。

酒席上,段国生哭了。这个七尺汉子,哭得像个泪人儿,美酒和着泪水,将贫穷、病魔、心酸,一股脑儿吞进肚子里。

朋友们都说:段国生,你遇到了好时候,遇到了好政策,还有一个好老婆!

段国生含泪笑着,一把握住雷晓兰布满老茧的手,深情地说:“老婆,你辛苦了!”

雷晓兰深情一笑,说:“老夫老妻的,说这些干什么?让朋友们看笑话呢!”

朋友们起哄:“这不是看笑话,是真心为你们感到高兴!”

夫妻齐心,其利断金。在生活最艰难的时候,雷晓兰不离不弃的爱情,滋润了段国生的人生。雷晓兰坚定地说:“我就是他的耳朵,我愿意一辈子做他的耳朵!”

确实,段国生与雷晓兰这对夫妻,坚强面对生活一次又一次沉重的打击,他们靠着党的好政策、自己锲而不舍的努力,坚定地奔跑在脱贫奔小康的路上。

2020年4月,段国生被淝田镇肥美村和衡阳市中心医院驻村扶贫队评为“勤劳致富示范户”。

对于未来,段国生说:“正考虑扩大养鸡场规模,吸收村民来养鸡场务工,为愿意养鸡的村民提供技术支持和力所能及的帮助。”说这话的时候,初夏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散发出迷人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