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国理政新实践·重庆篇]重庆积极探索分级诊疗之路

2016-03-27 14:24:51 [来源:华龙网-重庆日报] [责编:蒋俊]
字体:【

  三月十一日,重庆医科大学附一院远程医学中心,来自各科的专家教授通过远程医疗系统和梁平县人民医院的医生进行远程会诊。记者 崔力摄

  3月23日,66岁的刘礼华在咳嗽3天后来到九龙坡区石桥铺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接诊的是他的签约家庭医生周翼。仔细听诊后,周翼认为刘礼华只是病毒性感冒,只需喝水多休息就行,这让老刘放下心来。

  可要放在4个月前,老刘肯定要去附近大医院看病。他,为啥变了呢?

  让患者首诊在基层

  “周医生熟悉我的情况。”刘礼华说,从家到石桥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只要几分钟,还不用排队,“肯定不愿再跑大医院噻。”

  这让周翼很欣慰。从去年起,她就成为刘礼华的家庭医生了,已上门随访数次,她过硬的医疗技术,让老人放下心来在社区看病。

  不仅是刘礼华本人,今年元旦他的孙子出生后,但凡有点“风吹草动”,也“定点”往这里跑。

  “我们就是想通过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提高居民的医从性,从而实现首诊在基层。”九龙坡区卫计委主任张萍说,这是分级诊疗的第一步。

  什么是分级诊疗?市卫计委有关负责人说,分级诊疗就是按照疾病的轻重缓急及治疗的难易程度进行分级,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承担不同疾病的治疗,逐步实现从全科到专业化的医疗过程,其内涵包括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

  在分级诊疗模式下,患者就医次序为:患者首诊到基层医疗机构,先由全科医生(家庭医生)完成必要的诊疗,如果患者病情超出其诊疗能力,则由全科医生将患者转诊到上级医院,接受上级专科医生进一步诊疗;患者疾病进入稳定期后,再由上级专科医生将患者转回基层医疗机构,接受康复治疗;患者如果需要急诊服务,可以直接前往大医院寻求诊疗服务。简单地说,分级诊疗就是要形成“小病在社区,大病进医院,康复回社区”的科学就医格局。

  “家庭医生制度就是我们试点分级诊疗的一个积极探索。”该负责人称,目前,全市已在886个乡镇(街道)、7765个行政村(社区)开展签约服务,共签约314万户。

  “互联网+”助力分级诊疗

  为推行分级诊疗,我市还在硬件上下功夫,用“互联网+”助力分级诊疗。

  “测完心电图后,数据会通过这个小盒子实时传到南川区人民医院。”在南川区水江中心卫生院心电图室,医生郑革新指着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告诉记者。

  果然,两三分钟后,诊断结果反馈回了卫生院。结果显示,心电图问题不大,但病人张权芬需要密切观察随访。有了上级医院的权威报告,张权芬放心多了。

  除远程心电监控外,水江中心卫生院还设有远程影像诊断中心,胸片和CT也能及时上传到南川区人民医院。检查结果一个小时内就能返回到卫生院。

  “这样一来,群众可以首诊在基层,如果真有基层解决不了的疾病,我们也能及时发现并转诊。”南川区人民医院院长李剑平说,如果是疑难杂症,诊断结果还能上传到主城的三甲医院,让更权威的医生来诊断。

  不仅是南川,全市其他地方的卫生信息化建设也在加速。目前,我市已建成市级卫生信息平台,90%的区县完成区域卫生平台建设,82%的区县完成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业务信息化系统建设,促进了电子健康档案盒、电子病历的连续记录,及不同层级医疗卫生机构之间的信息共享。

  “这就为双向转诊提供了可能,不管是基层还是上级医生,都能精准掌握病人的病情,避免重复检查。”市卫计委卫生信息首席专家温海燕说。

  “在分级诊疗上,我们做了积极探索。”市卫计委有关负责人称,比如制定下发了高血压、糖尿病分级诊疗技术方案,脊髓损伤等16个单病种在二、三级医院间的转诊指征,遴选急性肠炎等50种病种在基层医疗机构首诊等,为分级诊疗做准备。

  分级诊疗任重道远

  事实上,众多大医院也在期盼着分级诊疗。

  日前,重医附属儿童医院内科门诊门庭若市,家长们都紧张地等着医生喊号。“我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一家长抱怨道。

  “我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病人太多了。”一医生坦言,但在他接诊的小病人中,八成以上都是感冒发烧等常见病,根本不需要到大医院来。

  “这无疑是浪费了医院的优质资源。”重医附二院院长任红认为,在当前医疗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如何有效利用优质资源,是医改亟需解决的问题,分级诊疗就是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一大重要途径。

  不过,分级诊疗任重道远。重庆医科大学公卫学院副院长蒲川说,小病也要去大医院,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民众对基层医疗机构的不信任,究其原因还是在于基层医疗服务能力不足。他分析,近年来,我市对基层医疗机构的“硬件”进行了大投入,比如完成了2606所“撤并村”卫生室建设,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标准化率达100%。“但人才仍然是瓶颈问题。”蒲川说,基层医疗机构留不住人才、难吸引人才的现象依然存在,他建议在加大全科医生规培的同时,应提高全科医生的福利待遇,并在职称评定上有所倾斜等。

  “目前,医保激励引导政策还不够明显。”蒲川称,比如基层医疗机构普通门诊费用统筹政策,是指居民医保参保人员可在其参保地或居住地自愿选择一家医保基层医疗机构,为本人普通门诊的定点机构,实行按比例限额报销,但报销限额只有50元/人。

  同时,蒲川建议,为实现双向转诊,上下级医院间应建立“利益共享、风险共担”机制,提高双向转诊尤其是下转病人的主动性。

相关专题:治国理政进行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