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热捧“布鞋院士”?

近日,人人网上流传的一张中科院院士光脚穿布鞋做报告照片迅速走红。被网友尊称“扫地僧”。

2014-04-24 第554期

照片上,一位蓄着胡子、一身黑衣、黑布鞋、没穿袜子、看似其貌不扬的老人坐在中国科学院大学的讲台前,低头念着发言稿。有人说他像《天龙八部》里的扫地僧,意思是一个沉默、不起眼的小角色,却有着惊人天分和盖世神功。

院士光脚穿布鞋走红 16岁上大学自称"老邪"

一张不经意的照片,蓄着胡子、穿着黑衣黑布鞋、没穿袜子、低头念发言稿的中科院院士李小文,一夜之间走红网络,被网友尊称为《天龙八部》里其貌不扬却有着盖世神功的“扫地僧”。 李小文院士在年仅16岁时便考上了成都电讯学院(今日的电子科技大学)。2004年,已是中科院院士的他回归母校,2012年,又出任电子科大资源与环境学院首任院长。此外,他还捐赠出个人的“长江学者”奖励津贴,在电子科大设立了“李谦奖助学金”,每年奖励5至10名师生。如今,李小文在电子科大仍带着一批研究生。在科学领域,李小文院士早已大名鼎鼎。在遥感基础理论研究中,他是国际上该领域最顶尖的科学家之一。而在多数人眼中,他又是一位不走寻常路的科学家。[详细]

“扫地僧”院士缘何如此可亲?

光脚穿布鞋的院士何以走红

一种观念是对“土”缺乏自信。其实,“土”未必就没有魅力。APEC上海会议时,领导人每人穿一件对襟立领搭绊纽扣的唐装,大红大绿,乡气得很,却引得交口赞誉。都说越民族的就越是国际的,其实,这句话也可理解成越是土气乡气的就越是洋气或者说是时尚的。其实,无论是“光脚穿布鞋”,还是西装领带之类的时尚“标配”,本来就难分孰优孰劣,具体到每个人,只要得体就可以了。[详细]

“光脚院士”走红,谁该脸红?

“光脚院士”走红,谁该脸红?这里,并不是说我们的官员一定要“穿布鞋、不穿袜子”,而是说政府机关的工作作风应该“简约”。有的地方,本来就有相关办事机构,偏偏来个“叠床架屋”而设立一个“马上办”,劳民伤财也;有的地方,地市级的官员,年岁不高,身体健康,却配一个“生活秘书”而专门为其“拎包、拿茶杯”;有的官员,开个十几人的小会,还得摆上鲜花;有的官员,外出办事,十里八里的路程,明明有公交车通行,却无单位公开专送而就是不肯出门;如此等等[详细]

“扫地僧”院士走红的背后

“光脚院士”走红源于公众的大师饥渴症

别把光脚穿布鞋当大师的写照,在一片点赞声之下,这个常识有必要重申,虽然有些大师看起来有些邋遢,但并不等于说邋遢的就是大师,犀利哥够邋遢吧,你能说他是大师么?我们不否认“光脚院士”的确很厉害,或许也是一名很好的科学家,但是不是大师,院士头衔说了不算,历史长河的检验才算。不过,通过这“光脚院士”的走红,我们看到了这背后的真实状况——大师饥渴症。[详细]

“扫地僧”院士只是被我们对号入座

院士的强大背景放在以前,那怎么也算是“名士”。可如今,包装文化的盛行,却让很多干货不足的人大行其道。加之众人眼球化的单一性,也让很多看起来“火树银花”的人物能唬得住场面。与之相对立的是狂热和逢迎,让“名士”在这个时代瞬间成了稀缺物种。就拿院士这个头衔来说,也有了权力附属的负面报道。人们似乎觉得狂狷桀骜却能胸怀天下的风流名士几乎成了遥远的民国回忆。[详细]

"扫地僧"院士"扫"出做学术真谛

光脚、布鞋院士给了浮躁世态一耳光

全面深化改革需要的是真干劲,建设美丽中国需要的是真智慧,实现中国梦需要的是真汗水,虚荣支撑不起我们的事业,浮躁建设不成我们的梦想。有人说李小文像《天龙八部》里的扫地僧,意思是一个沉默、不起眼的小角色,却有着惊人天分和盖世神功。我们的时代需要李小文这样的“扫地僧”角色,这是一种脚踏实地,这是一种默默无闻,这是一种力量积聚。抛弃虚荣,扔掉浮躁,我们才能有智慧创新的真发展。[详细]

光脚院士走红的背后是期待学术回归

近些年来,论文造假、科研腐败、院士官员化……这些现象让很多人意识到,院士或许远没有像大家所想象的那样纯粹。光脚院士走红,其背后凸显的是人们对当今学术越来越功利化、越来越媚俗的现状的不满。李小文的出现正填补了人们对真正学术的期待、对学术大师的饥渴, “以人为镜,可以正衣冠。”李小文“神一样的存在”,如同一面镜子,照出了学术界种种亟待整治的乱象和对学术回归本质的迫切期待和呼吁。在他面前,很多学者都应汗颜。学术成果才是学者安身立命的根本。[详细]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华声在线原创策划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出品:华声在线
本期责编:戴瑶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