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城“女人三部曲”的创作价值

2018-06-13 17:43:12 [来源:互联网]  [责编:刘金兰]
字体:【

——兼谈《非诚勿扰》征婚题材及“生前悼”情节设计的前世今生

乔 梁

(初稿于2018年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修订于2018年6月12日)

在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中,作家甄城(原名甄庆儒、亦名甄庆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的长篇小说《征婚手记》、《情人自白》,是他“女人三部曲”主题系列的前两部姊妹篇。虽然两部作品首次出版发行分别已经过去十九年、十七年,但今天读来,仍是那样叩击心襟,倍感鲜活,好看好玩。

只要是优秀的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不论付梓问世于何时,留下的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将是隽永的。笔者今日再读甄城的《征婚手记》、《情人自白》,读着读着眼前偏偏总是浮现出冯小刚导演的两部电影《非诚勿扰》、《非诚勿扰2》中有关画面,联想很多,挥之不去,不知是谁移花,是谁接木?因此,愿以本文,敬请列位朋友和我一起理理文脉,查查相关作品的来龙去脉、前世今生,帮助本人解除狐疑。

一、当代征婚文学题材长篇小说创作第一人

笔者是40年前在军队做记者和文艺编辑工作时与甄城结识的,很欣赏他的笔头、才气和为人,和他相交甚笃,和他的朋友圈也多有接触,从前写点小东西总喜欢向他请教。尽管后来我从军队转业后各在一方,相互交流机会渐少,但一直关注甄兄的创作情况。

大约在1996年,老友们重逢聚会时甄城说,自己的名为“女人三部曲”的三部长篇小说同时进入开笔创作阶段,其中:

第一部定《征婚手记》,试图在长篇小说题材上言人所未言,见人所未见,用独特视角触碰当时刚刚兴起的“征婚”现象,争取拿出征婚题材的开山之作,他还用浑厚的男中音朗诵了作品中的一段精彩的“征婚广告词”,称小说主人公的征婚故事将紧紧围绕这段征婚广告步步深入;

第二部《情人手记》(正式出版时定名《情人自白》),专门设置一个特殊话语空间,让笔下人物鱼贯走入这个空间,通过各人不同的心理自白、情感自白、行为自白,带出群体情感私密,使作品在深入窥探和解剖新的历史时期男女情感世界发生的种种微妙变化上有所突破;

第三部《老公手记》(据说现已更名为《太极之累》),试图从“太极图”的视角切入,通过艺术思辨生命的本质、情感的真谛、人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的关系,特别是自己长年纠结的人为什么活着、什么是爱等沉重而深刻的人生话题,依据阴阳五形相生相克的辩证规律,依次展现主人公的生活经历、情感韵事、人物命运,开掘出“什么是爱、人为什么活着”的终极答案。

甄城的“女人三部曲”,朋友们起初不太在意,只是觉得他已经成竹在胸,况且当时在互联网上搜来搜去,中外图书市场都没有“征婚”题材的长篇小说,认为他碰这个题材属于第一次“吃螃蟹”,值得一试。我也坚信,甄兄凭藉自身才气、文学功力及他对社会生活丰富的体验感知,独立完成这个预计一百万字的大部头系列,一定能够如愿。

接下来,甄城首战告捷,1999年12月,第一部长篇小说《征婚手记》用甄庆如之名(这是他在1987年以前使用的工作用名,老朋友那时都叫他庆如,甄城是他以后常用的笔名),由作家出版社经全社公开表决后正式出版发行,首印20000册。这部长篇小说以征婚故事贯穿始终,在首都图书大厦向21世纪献礼的专柜上一现身就引起读者的广泛关注,很快形成热销之势,不久后各地盗版开始陆续出现,除了首都,几乎遍及全国各地的每一个书店,迄今已有十九个年头,仅我个人统计,至今仍有数十个网站、书市在热卖、转卖、拍卖《征婚手记》的正版和盗版书籍。

再接下来,仅隔一年,2001年1月,甄城的第二部长篇小说《情人自白》,由中国青年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不少读者读后反映,认为后一部比前一部更好玩、更好看。至今,这部作品也能在网店、书城买到正版或盗版著作。由甄城授权发布的广播朗诵版《征婚手记》和《情人自白》全辑,经荔枝FM主播“牵着风儿的手”的艺术处理,声情并茂,抑扬顿挫,效果愈佳,收听者也是好评如潮,如今在语音网站上可以随时听到,

笔者认为,以时间为证,作为“征婚题材”大部头文学作品的首部,《征婚手记》不仅在中国两岸四地,在世界文学史上也称得上是优秀的开山之作。甄城不愧是当代征婚题材长篇小说原创第一人。

二、从《征婚手记》到《非诚勿扰》:究竟谁“穿越”了谁

说个真实的笑话。一次讨论婚恋文学题材的小型沙龙上,一位年轻小伙,以为《非诚勿扰1-2》公映在先,《征婚手记》、《情人自白》出版在后,竟然发言批评甄城小说对冯导影片存在蓄意“穿越”,言下之意就是存在有意为之的抄袭和剽窃行为。甄城闻讯,淡然一笑说道:“没什么,小伙儿的批评只是弄错了时序,不怪他。”

客观讲,我是喜欢冯小刚作品的,尤其喜欢他导演的《非诚勿扰》、《非诚勿扰2》。我很欣赏这两部“征婚”题材影视作品中主人公的幽默台词、雅痞风格和撩人的情结细节设计。但一边观看,一边走神,脑海里总会像那个弄错时序、错怪甄兄的小伙子,频频浮现出暗合甄城《征婚手记》、《情人自白》中的故事背景和某些形神酷肖的“巧妙”构思,不由自主地在前后作品间来回“穿越”。这种奇怪而错乱的感觉,一直以来难以拂去。

记得,甄兄两部姊妹长篇当年刚一问世,全国上百家煤体曾经竞相报道,包括上至大陆的《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服》、《科技日报》、《工人日报》、《中央电视台》等央级媒体,下至《北京电视台》、《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北京日报》、《北京晚报》、《北京晨报》、《福建东南卫视电视台》……,以至于广电界、影视圈、剧本层、经纪人机构等络绎而至。当时,甚至有人自称认识冯大导演,主动上门邀谈合作改编、拍片,甄城为此坦坦荡荡向其送出大摞原版作品,积极应对所谓“合作”。然而,等到冯导《非诚勿扰1-2》前后脚上演,这名提议与冯导合作之人却悄然隐身,不再露面。二者之间互相“穿越”的现象,自此以后总是令人疑窦丛生:

甄兄和冯导,冯导和甄兄,究竟是谁“穿越”了谁?

事实上,从时间排序上比对,就能够立见端倪:

甄城的《征婚手记》是1999年12月中旬,于新世纪到来之前走向万千读者群的;之后第九个年头,冯导的电影《非诚勿扰》才于2008年12月18日公映。凭着综合实力和一流演艺团队,这部片子一上映就打破了冯导原有票房纪录,短短月余,票房收入高达3.4亿,创下当时国产电影票房最新记录;

甄城的《情人自白》是2001年1月付梓问世的,之后十个年头,冯导的《非诚勿扰2》才于2010年12月22日公映,仅仅几周,票房收入即接近5亿。

总之,包括本人在内不少人的意识中,冯导与甄城推出的同类题材作品虽有前后之分,但语言、场景、格调、味道、主要人物出场安排及其部分精华剧情构思、故事逻辑顺序等都有如影随形之感,不少画面穿越叠合,既形似,又神似,还魂似,难解难分。

为什么冯小刚与甄城的作品,会让人轻易发现诸多关联奥妙,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也许英雄所见略同吧,我想,作为一个行当上的影人、作家,许多方面互相学习借鉴,当在情理之中。但如果后者置前者辛勤汗水、智慧劳动而不顾,把前者已经公开发表的好题材、好构思、好戏段,未经作者授权就偷偷拿去翻新,改头换面,为“后来居上”所用,就不是“借鉴”的问题了。

三、一花引来万花开 征婚作品花满园

适合的时空确实是一种重要的文艺孵化、催生、成长、繁衍要素。《征婚手记》问世距今已近二十年,应是时代进步、空间开放大环境下的文艺美学产物,相关题材还将会以极强的生命力向更深更广的领域拓展,正所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相信甄城的前二部、后续即将问世的第三部,一定会成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标志性作品留在当代文学史中。

题材捕捉、提炼和求新,是任何文艺佳作的首要功夫,仅就文学艺术上的征婚题材开山作而言,如果只谈冯小刚,不提甄城(甄庆儒、甄庆如),是不是有失公允,无法服众?

关于《征婚手记》的里程碑意义,我想援引当年《北京青年报》的报道以作回顾。这篇报道的题目是《首部征婚题材长篇小说<征婚手记>上市》,副标题是“作家出版社对该书进行全社公决”。什么叫“全社公决”,报道中用了一定篇幅详加介绍:

《征婚手记》是经过作家出版社全社公决后被列入选题计划后正式出版发行的。该社副社长白冰介绍说:“现在每出一本书都需经过全社的选题论证。因为自1998年上半年起,图书市场就不景气,面对市场的挑战,我们成立了一个‘市场论证策划小组’,收集市场上同类图书的信息,做选题调查,了解销售渠道,策划销售方法。这种方式已经收到了一定成效。”总编室主任侯秀芬说:“选题论证会一个月要开两三次。出版社既要出畅销书,也要有精品书。《征婚手记》是我社‘新鲜群落’丛书的第一部,属畅销书一类。”

该报道介绍了《征婚手记》初初出现在北京西单首都图书大厦、北京三联书店等图书市场的现场热销情形:

扎着绸带的《征婚手记》被摆在了“向2000年献礼”的图书架上,被摆在了“热点地带”、“特别推荐”、“流行文学”等几个图书专柜里,……在目前图书市场较为低迷的状态下,这种销售势头被认为是不错的。

报道并引用了该书责任编辑代表出版社发表的评价词:

征婚这个题材曾在一些文学作品中出现过,但用征婚贯穿始终的长篇小说,从目前来看,《征婚手记》是第一部。

关于作者履历,报道中也有简述:

曾经当过兵、下过“海”,在新闻战线上干了20多年的甄庆如,有过失败的婚姻和征婚的经历,在创作时间长达3年、几经修改后完成的《征婚手记》一书中,融入了他“这些年来对婚姻、爱情等问题的思考”。

《征婚手记》出版发行伊始,本人也曾随访过不少读者,大多认为这部作品,征婚题材,花开首度,视角一新,庄谐相兼,好读好玩,耐人寻味,作者笔下妙语金言俯拾皆是,颇善于应用诙谐、流利、轻快的语言,提炼日常生活中的荒诞,拿捏大千世界常态的与非常态的反差,挖掘男女征婚群体形形色色的人生个性与撩人细节,炮制出一幕幕动人心魄的玫瑰色幽默,从而调动读者的笑口、泪腺、心跳、快乐与思考等等。也有文艺评论界人士向甄城先生谈及预感和建议:我看你的《征婚手记》,必然“一花引来万花开”,一是有益于促进“婚介”行业热门发展;二是必然会引发文学领域“征婚题材花满园”;三是需要加倍小心,提防“李鬼”模仿“李逵”的现象发生。

加倍小心,竟然一语成谶。不久,“李鬼”真的来了,力不可挡的盗版盗印频繁出现,令甄兄叫苦连天。其间,据传还出了一件盗版笑话,在未经甄城任何授权的情况下,台湾有书商和影人不仅用繁体盗版售卖《征婚手记》,还拍摄了题材、书名与《征婚手记》酷似的电影,并且在新片海报上公然声称:凡观影者每人赠送一部长篇小说《征婚手记》。接着,翌年之后,《非诚勿扰》电影1-2接蹱面世;继后,《非诚勿扰》电视剧30集、《非诚勿扰2》电视剧36集亦顺势出笼;与此同时,其他同类“征婚题材”作品亦趋之若鹜,如台湾电影《征婚启示》、台湾电视连续剧《征婚启事》、内地电影《XXX征婚》、长篇小说《征婚日记》、长篇纪实《征婚路上》、《征婚遭遇——50位非常男女征婚手记》、网络言情小说《剩女征婚》……叫人应接不暇、眼花缭乱。不过,今天若干数据充分说明,“征婚”故事——事实上已经在当代文学和影视作品中形成摇弋多姿、一园独秀的热门题材。当然,这些遍地开花的征婚题材作品虽不乏佳作,但良莠相兼、泥沙俱下的现象也十分突出。我们期待和坚信新时代知识产权保护法治环境、舆论环境、道德环境将会日益优化,有关题材创新、艺术创新、美学创新之作将会受到切实的法律保护,让著作权益实至名归。

四、一段小小“征婚广告”给人的经典启示

笔者针对文艺圈外普通读者群和影视普通观众群做过一个小小口碑调查,被访者前提是曾经既看过冯小刚先生镜头下《非诚勿扰1-2》,也读过甄城先生的原创系列长篇小说“女人三部曲”之一《征婚手记》、之二《情人自白》。

问:这几部作品有没有精彩的共同点?

答:基本是肯定的。

问:这几部作品有哪几个精彩的共同点?

有关答案很多,归纳起来主要体现在以下三点:

其一:味道。

其二:征婚广告。

其三:生前悼。

所谓“味道”,自然是指两者作品语言、风格之类具有某些共同点;所谓“征婚广告”,专指两者作品为故事主人公征婚行动开展而设计的一段征婚广告词,具有形、神、魂惟妙惟肖的共同点;所谓“生前悼”,是指两者都不约而同在故事发展高潮期设计了一出别开生面的“生前追思会”大戏,剧情重头构思上亦足具形、神、魂兼备的共同点。

关于“味道”,自不必多提,因为两者基本上都是一种典型的冷幽默,作品语言均不乏俏皮逗乐、插科打诨、嬉笑怒骂、冷嘲热讽的描写与对白,味道上何其酷似乃尔。

关于“生前悼”,笔者将在下一章专做比对分析。

关于“征婚广告”,我想在这里专门转引冯导、甄城双方为各自故事主人公精心设计的“征婚广告词”以飨读者,进行一点比较:

《非诚勿扰1》为男主人公炮制的“婚介”征婚广告词:

你要想找一帅哥就别来了,你要想找一钱包就别见了。硕士学历以上的免谈,女企业家免谈(小商小贩除外),省得咱们互相都会失望。刘德华和阿汤哥那种才貌双全的郎君是不会来征你的婚的,当然我也没做诺丁山的梦。您要真是一仙女我也接不住,没期待您长得跟画报封面一样看一眼就魂飞魄散。外表时尚,内心保守,身心都健康的一般人就行。要是多少还有点婉约那就更靠谱了。我喜欢会叠衣服的女人,每次洗完烫平叠得都像刚从商店里买回来的一样。说得够具体了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岁数已经不小了,留学生身份出去的,在国外生活过十几年,没正经上过学,蹉跎中练就一身生存技能,现在学无所成海外归来,实话实说,应该定性为一只没有公司、没有股票、没有学位的“三无伪海归”。性格OPEN,人品五五开,不算老实,但天生胆小,杀人不犯法我也下不去手,总体而言属于对人群对社会有益无害的一类。

《征婚手记》为男主人公构思的电话征婚广告词:

人生之大悲哀,就在于一个完整的人被劈成了两半——男人和女人;人生之大欢乐就在于这一半在寻觅到另一半时所实现的那个完善的自我。我的那一半肯定存在!为此,无论她近在咫尺,还是远在天涯,我都将执著地寻觅。我相信,她一定也在寻找着我。

这两段广告词,笔者认为是茫茫婚海有史以来迄今为止所见最为经典的“征婚广告”,在作品中用心良苦,分外撩人。一个是用现实主义手法细致写真,实话实说,风趣媚众,堪称同类广告文体中的叙事言情范例;另一个则是采用浪漫主义手法,道貌岸然,写意泼墨,锦口攻心,数得上同类广告文体中言简意赅的哲理经典。细细品味,两者又具有一个语言细节应用的共同点,就是通俗易懂,郎朗上口,大雅大俗,大俗大雅,令人过目不忘。

更为关键的是,两者作品中的征婚广告,无疑在作品情节发展线索上举足轻重,是属于极富创意、不可或缺的故事之“眼”,发挥着画龙点睛、纲举目张的重要作用。确切地说,两者都把“征婚广告词”作为引爆征婚大戏台的核心引信,由此引出了一系列男女登场、谈婚试嫁、此起彼伏、生离死别的精彩故事。因此,可以说,两者在作品提纲挈领、主线设置、间架结构并达至艺术化方面,也是如影随形,十分相似。

为了不把事儿一古脑儿都提升到“疑似抄袭、剽窃”之类过于紧张的字眼儿上,而用一种宽松宽容的语境来写我这篇评论,这里,我不禁又要提到“穿越”二字。能够在创作中天马行空、自由穿越,是古今文学艺术家们无不追求的美学创造境界。然而,“穿越”有时也会被滥用,东施效颦、张冠李戴、移花接木、巧取豪夺,等等,有时也会变成某些功力不足、艺德低下者的“穿越”法宝,其中最高明的“穿越者”,不但会“形”的穿越,而且会“神”的穿越,更有甚者还善于“魂”的穿越,穿越完毕,再改头换面,尽量掩饰所有不良穿越术的痕迹,全然作出一番“免责”的安排,偷了你,抢了你,还教您说不出话来。我把这类不良穿越者称为来无影、去无踪的“穿越狐”,然而再高明的“穿越狐”,难免也会露出尾巴。

五、“生前悼”离奇情节的发轫及其文化繁衍

凡戏必有高潮。冯小刚的《非诚勿扰2》与甄城的《情人自白》,最动人心魄、久久难忘的高潮戏设计,乃是同出一辙的“生前悼”。

在《非诚勿扰2》中,观众最好看的高潮戏是,当一位李姓角色——李香山黑色素瘤恶性发展,即将人生谢幕时,剧组给他精心设计了一个“生前悼”事件。李香山在告别人间之前,趁着生命有知,突发奇想,召集来众多至爱亲朋、包括过往恋人、情人,举办一场“人生会”,最后一次与大家笑谈人生、互叙旧情,挥泪诀别,并宣示自己是多么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这一情节的确让亿万观众刻骨铭心,嗟叹不已。

甄城的《情人自白》中,最好看的高潮情节,也是一群久别重逢的老知青凑在一起轮流自白“情史”时,其中一位和盘托出的一场“生前悼”轶事,读来令人拍案叫绝。凑巧的是上演“生前悼”的角色也是姓李,叫李健,也是像《非诚勿扰2》中李先生身处绝症之际一样,布置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生前“追思”活动。小说第十一章用万余字篇幅娓娓道来这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生前悼”故事。与《非诚勿扰2》略有差异的是,《非》剧刻意营造的是一场宛似正剧色彩、催人忍俊向泣的悲情戏,《情》小说则谋划的是一出看似荒诞不经、却符合将死之人的情感逻辑的“恶作剧”。李健先生在公墓也为自己搭起了生前“灵堂”,谎称“病故”,向过往一干或为婚姻、或为情感有过不同纠集的情人、准情人发出追思请帖,意欲籍此试探若干旧情温度高低,结果不少女人应邀如期而至,他一一录下全程追思镜头,满足了自己面对生离死别的自尊心,也洞察了与自己情感世界有关的女人们的真实心态。

我以为,撇开“穿越”二字暂且不去计较,仅就冯导《非2》剧与甄城《情》小说的社会价值而言,都是在影视与长篇文学作品中,应用了艺术虚构手法,首次描写了“生前悼”精彩情节,其结果相当于间接向人们倡导了以生前追思活动替代死后追悼活动这样一个善良的建议,推出了一个人生处理生离死别的新观念和新命题,无论对电影观众还是小说读者,都产生了诸多观念与伦理的新思考与新影响,在现实生活中,则已经越来越多地激发着人们效仿和追求这种虽令人伤感但又精彩无比的人生告别方式。

比如,2010年3月下旬,笔者到重庆云阳一个叫养鹿乡的偏远地方出差,碰巧就遇到当地真实可闻的一件近似《情人自白》中“生前悼”的离奇事:八旬于性老汉在生日这一天,竟然决定给自己办丧事,理由是把祝寿变成治丧,能够召集和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孙后辈们如何表达生前之情、离别之感,看到下一代会如何为老长辈祈福、送安。该老人如愿了,心里倍感踏实和满足,他在“生前悼”上还庄严宣布:一旦有一天我真的走了,丧事不用再大操大办。当时我就想,于老汉此番移风易俗之举,是不是从《情人自白》中获得的启迪呢?因为在那个县里,经调查也有《情人自白》的不少读者。

近年来各地关于“生前悼”的事例愈发层出不穷了。2014年5月,贵州一位林姓肝癌晚期患者,在志愿者帮助下召开了“生前追悼会”,邀请亲友、领导、同事、邻居、发小等聚拢一堂,亲自为自己的人生主持“闭幕式”,并宣布已正式登记死后向医学界捐献眼角膜和遗体。今年4月30日,衡阳一位万姓女义工,在56岁生日当天,也为自己举办了一场“生前追思会”,会上她宣布百年后将遗体全部捐献社会,遗嘱是“什么也不留,什么也不剩”,前往参加这场活动的市民多达500余人。

《情》小说、《非》电影问世以来,出现了连续不断、枚不胜数的这种现实版“生前悼”活动,移风易俗,革故鼎新,正在繁衍成一种新的文化,一种新的时尚。从积极的社会意义上看,确实需要赞许一下甄兄、冯导利用作品直接间接发挥的推波助澜作用。

六、呼唤“女人三部曲”珠联璧合再放异彩

甄城是重情重义之人,至今他还很感激对于其“女人三部曲”前两部出版给予关注和支持的作家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以及热心的读者。文学艺术领域里潜伏的“穿越狐”之辈,其不良行为,伤害的不仅是作者本人,对辛辛苦苦为他人作嫁衣裳的出版社、编辑们来说,构成的伤害也是不言而喻。

笔者此时评论甄城作品的创作价值,最终在于表达一种期待,盼望甄先生能尽快捧出“女人三部曲”的压轴之作,使之能与前两部佳作珠联璧合,大放异彩。

“女人三部曲”之三《太极之累》,据我了解,甄城在初稿打磨上花费时间最长,历时十余年,数易其稿仍搁置匣中。看来他在迟疑担心着什么。目前,我们还无法知晓其故事梗概和精彩之笔,仅从其博客中可以窥见八九百字的精彩片段:

水三托起下巴看着土五,微微一笑说,你还想奔什么?

土五十指交叉抱着后脑勺往被垛上一靠,心高志大地说,你要是这么问我的话,那我可就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了。从家里来说呢,我特想当一回爷爷,身边有一大帮孙子围着。这样呢,没事儿的时候,我就可以随便把他们中的任何几个叫来训话,告诉他们,你们要这样要那样,不要这样不要那样。他们要是听话呢,我就会夸他们是好孙子,给他们发个好孙子证书。他们要是不听话呢,我就要给他们动家法,什么招儿狠用什么,哼,我就不信他们不服我这个爷爷的管教。

水三笑着插话说,嗬,没想到,你的爷爷欲这么强。

土五说,你不是说人生就是几十年,就是个过程吗?是啊,既然来到这个人世上了,干嘛不耍耍当爷爷的威风呢。哎,我跟你说啊,光是让我耍爷爷的威风还不行,我这个爷爷还得有家里的特权,首先,家法得攥在我的手里,不能谁想用谁用,只能我这个爷爷说了算。而且,由血缘确立的这种爷孙关系,谁想改都改不了,因为,没有我这个爷爷,又哪儿来的他们这些孙子呢。所以,我得把这个道理反反复复地讲给他们听,还要找人来编一支《爷孙》歌儿,让他们早上唱了晚上唱,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这个雷打不动的辈分。再一个就是爷爷要有当爷爷的排场,孙子要有当孙子的规矩,爷爷说屁是香的,孙子们就不能说臭。爷爷说左边的邻居是混蛋,孙子们就得跟着爷爷一块儿骂他们是混蛋。爷爷说右边的邻居是哥们儿,孙子们就得把它当成亲戚,不能慢怠了人家。总之吧,在这个家里,我得是老大,谁也甭想漫过我去。出门的时候呢,我这个爷爷该风光时就得风光,该露脸儿时还得露脸儿。甭管是去哪儿,身后还得有个孙子拿着TV跟着,爷爷干了什么说了什么,他要一五一十地拍下来,再用电子邮件发回家里,然后在家族的闭路电视上放出来。这样,我这个爷爷就等于分身有术了,人虽然在外面泡妞洗桑拿,电视画面上的我却在给孙子们讲着大道理,告诉他们,爷爷是给他们挣脸面谋福利去了。所以啊,即使爷爷不在家,他们也要听爷爷的话,只能这样,不能那样,乖乖地做爷爷的好孙子……总之吧,我的心气儿高了去啦!

可惜呀——土五语锋一转,情绪突然低落下来,可惜咱没有当爷爷的命,唯一的一个生育指标,却生了个女儿。没办法哟,只能给我爷爷继续当孙子喽……

窥一豹可知全斑。

语风未变,味道依然,风格仍酷似《征》、《情》二部。窃以为,甄城抛出这千字不到的作品摘引,是有深意的,可能是向读者揭示第三部长篇小说更深沉的主题开掘、更奇诡的故事脉络,更动人的艺术构思。我了解甄兄,他的创作个性是典型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近日偶与甄兄小聚,当我问及他的《太极之累》何时才能向读者合盘托出时,他淡淡一笑,说道:“太累,终于学会了谨慎。”

末了,我想再感慨几句来结束本文。甄城的《征婚手记》、《情人自白》的正式发行量在当年长篇小说处于低谷时算是高的,加之当时山寨盗版赝品横行恣肆,实际其作品印售量可能数十倍甚至数百倍于正规发行量。

盗版图书实乃社会一大毒瘤,文弱书生们每每被整得十分无奈,甄城的两部小说也难逃此劫。明火执仗,盗版、豪夺,还易于识别;然而,移花接木,模仿、巧取,却让人防不胜防。多年来,在知识产权、版权、著作权领域里,明火执仗与移花接木的公案多有发生,许多文弱书生很难做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是不争与不幸的事实。笔者以本文,一方面呼吁新时代新的知识产权法治之光能够进一步照耀到每一位作家、艺术家。另一方面,作家、艺术家也要提振维权信心,敢于向偷盗行径说不。记得甄兄两部长篇即将杀青之际,本人曾给过甄兄善意提醒:既要防盗,又要防偷。甄兄苦笑再三,答曰:防盗防偷都是要花巨大成本的,我哪儿有那个能力!然而,在甄兄“女人三部曲”第三部长篇即将迎来合龙面世之际,作为老友,我仍要善意地再一次提醒他:

增强保护意识,提升维权信心。

既要防盗,又要防偷。

既要警惕“蒙面盗”,又要警惕“穿越狐”。

免责声明:本站资讯信息来源为网友投稿、本站原创、转载其他媒体,针对于网友投稿和转载其他媒体的资讯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同时我们也会标注资讯内容原始出处,华声在线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资讯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文中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如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38160107@qq.com。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