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故事】马克思的“三不朽”(《卡尔•马克思》漫画连载 第五集)

2018-05-18 15:05:2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卢刚] [责编:刘畅畅]
字体:【

第五集 马克思的“三不朽”

中国古代大哲要迈入圣贤行列,需要在“立德、立功、立言”上有极大成就,足以风世而为百世师,虽久不废,此谓之“三不朽”。自从1899年2月“马克思”之名首现于中文世界以来,资产阶级改良派代表人物梁启超推赏其为“社会主义之鼻祖”,民主革命的伟大先驱孙中山先生仰慕其为“社会主义中的圣人” ,中国共产党人更是将其视为革命导师,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国情相结合,不断开创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崭新局面。尽管马克思的子嗣都是普通人,但马克思在诞生两百年之后仍有世界级声望,原因就在于其在“立德、立功、立言”上的不朽贡献。即便按照中国文化传统的品评标准,马克思也足可以凭借“三不朽”的贡献,跻身圣贤行列亦毫不逊色。

立德:开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之风气

在世界社会主义五百年历史上先后涌现的领袖人物中,出身富家子弟者有之,饱受流亡苦楚者有之,为革命毁家纾难者有之,不贪恋权位不慕虚荣者有之,铁骨铮铮可称之为“大丈夫”者亦有之,而能将以上各方面同时做到极致的,唯有马克思一人而已。

卡尔·马克思出生于德国小城特里尔,家境殷实,父亲亨利希是特里尔城受人尊敬的律师。 苏凝/画

1818年5月5日,卡尔·马克思出生于德国小城特里尔。父亲亨利希是特里尔城受人尊敬的律师,年收入大概在1500塔勒左右,除了拥有一套气派的住宅,还有一座可以俯瞰全城的酒庄以及大量的债券,足可以看出马克思的家庭虽算不上豪富,至少属于轻车裘马的上流阶层。这也难怪亨利希对于卡尔大学一年花掉700塔勒的挥霍之举,也仅仅是责备了几句之后,就接着转入其他话题。如果按照父亲为他谋划的道路,马克思在从柏林大学法学系毕业之后,即可在柏林或者回到特里尔过上同样富足的生活。但是,十七岁的马克思,在他的中学毕业论文中就表明了心迹,他以后要从事的必须是“最能为人类而工作的职业”。这看似是一句中学生漫不经心的豪言壮语,但是马克思却坚守了一生,正如《马克思靠谱》一书中所言:“人家十七岁起了这么高的一个调,然后一直唱了一辈子,直到最后把‘高调’唱成了‘高尚’。”

马克思不安于父辈为其设计的安逸生活,怀抱“为人类而工作”的志向,走上了“背叛”家庭,“背叛”家庭所属的那个阶级的道路。在资本主义社会,无产阶级要冲破社会牢笼,不仅需要在军事上武装起来,更需要在思想上武装起来,正如列宁指出的,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但是,革命的理论不可能从自发的群众实践中产生,换句话说,无产阶级限于自身的各种局限因素,自身难以锻造出哲学这个“精神武器”。而如果无产阶级没有“精神武器”,则其内在的阶级意识和历史使命就难以被唤醒,就只能沉沦于无机的“大多数”,不能形成为改造资本主义社会的伟大革命运动。马克思既是这个“精神武器”的锻造者,也是提供者,更是实践者,由此开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之风气。自马克思以降,恩格斯、列宁、毛泽东等“背叛”自己阶级走上革命道路的领袖人物层出不穷,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的一道亮丽风景。

马克思自从投身于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之后,就再也没有动摇过。翻遍《马克思恩格斯全集》,都难以找到任何一处马克思对当初的选择心生悔意的文字材料。在拒绝了普鲁士政府多次伸出的橄榄枝之后,马克思说:“我必须不惜任何代价朝着我的目标前进,不允许资产阶级社会把我变成一架赚钱的机器。” 既然拒绝了政府的“招安”,那马克思就不得不饱尝病痛和流亡之苦,不得不忍受四个孩子先后夭折带来的锥心之痛。德国历史学家梅林曾经如此评价:“在19世纪的天才人物中,没有一个曾经经受过比一切天才中最伟大的天才——卡尔·马克思——所经受的更痛苦的命运了。” 终其一生,马克思也没有在资产阶级社会为自己争取到一个哪怕勉强过得去的生活,如果说马克思对自己遭受的苦难想获得什么回报的话,那他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中把这个期望说得很清楚:“《资本论》在德国工人阶级广大范围内迅速得到理解,是对我的劳动最好的报酬。”司马迁在《史记》中提到:“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大意是,圣贤著述立说,往往是在穷困愁苦之间,所以发愤而作。但是,马克思呢,他的著书立说不是起于穷愁困苦,反之,他的穷愁困苦乃是由于著书立说,由于要替全世界无产阶级构建一种革命的理论,像他这样的著书立说,真是“千古罕有其匹”了。

马克思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革命思想家,所以他的敌人不计其数,一切反动阶级都视他为仇敌;因为马克思是为全人类而工作的,是为全人类的解放而斗争的,所以他又没有一个私敌。苏凝/画

马克思病逝之际无人在侧,没人知晓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都在想些什么。如果他在生命的终点回首往事的话,《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的一段话可以概括他彼时的心境: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悔,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因为马克思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革命思想家,所以他的敌人不计其数,一切反动阶级都视他为仇敌;因为马克思是为全人类而工作的,是为全人类的解放而斗争的,所以他又没有一个私敌。

立功:奠定科学社会主义百余年基业

在马克思的墓碑上刻着这么一句话:哲学家们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克思并不仅仅是一个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书斋思想家,他时刻都在听从无产阶级的召唤,必要的时候毫不犹豫从书房奔赴战场。正如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发表的悼词中指出的:“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

二十四岁的马克思正式成为《莱茵报》主编 ,在他卓有成效的管理和犀利笔锋的影响下,报纸发行量激增,他第一次显示出办报的天份。苏凝/画

在马克思的革命斗争生涯中,他最初是以报刊为武器,向资本主义社会发起了出色的进攻。1842年10月,二十四岁的马克思正式成为《莱茵报》主编,在他卓有成效的管理和犀利笔锋的影响下,这份报纸的发行数量,在短短几个月间从885份攀升至3500份,成为令政府书报检察官头疼的对象。马克思第一次显示出办报的天份,并为以后创办经营《新莱茵报》积累了经验。1848年2月,法国爆发“二月革命”,将革命浪潮波及到全欧洲。马克思恩格斯迅速从比利时返回德国科伦,并于当年6月1日创办了《新莱茵报》,这份报纸被列宁誉为“革命无产阶级最好最卓越的机关报”。在《新莱茵报》存续的一年时间里,马克思和恩格斯创作了四百多篇文章,他们能够“看到每一个字的作用,看到文章怎样真正像榴弹一样打击敌人,看到打出去的炮弹怎样爆炸”。不仅《新莱茵报》是一个战斗堡垒,就连马克思本人也是经常荷枪实弹,彪悍面对前来寻衅的军官。有赖于马克思的洞察力和坚定立场,《新莱茵报》成为革命年代德国最著名的报纸,发行量一度达到6000份,而在当时号称影响力巨大的《科伦日报》也不过是9000份的发行量 。从1849年开始,革命接连遭遇挫折,《新莱茵报》不得不于5月19日停刊。在停刊号上,马克思词锋锐利,再一次展示革命导师彪悍的一面:“我们铁面无情,但也不向他们要求任何宽恕。当轮到我们动手的时候,我们不会用虚伪的词句来掩饰恐怖手段。”

马克思改组和创建了众多具有历史意义的无产阶级革命组织,其中以共产主义者同盟和国际工人协会为代表。1847年,马克思恩格斯受邀改组正义者同盟,用“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新旗帜,取代“人人皆兄弟”的旧口号,打造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以科学社会主义为指导的国际无产阶级政党——共产主义者同盟,后世在各国开创社会主义伟业的共产党都肇始于此。1864年,马克思和恩格斯领导创建国际工人协会,团结了来自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比利时、西班牙以及北美等国家和地区的工人政党,推动了欧美工人运动的广泛发展。即便是国际内部对马克思一直抱有敌意的巴枯宁也不得不承认说,“(马克思)是抵制任何资产阶级思潮和意向对国际的侵袭的一道最坚固的防壁。”资产阶级惊讶于国际工人协会的能量,造谣说这个组织有着数百万英镑的预算,其实从国际工人协会的历史档案可以看出,这个组织每年的预算不过区区几百英镑。根据1865年伦敦代表会议上的资料,国际工人协会在过去一年的总收入是三十三英镑,而计划从各国筹集的经费预算也仅仅是一百五十英镑,其中在英国筹集八十英镑,法国四十英镑,德国、比利时和瑞士各十英镑。造谣者难以理解,国际工人协会发展的动力绝对不是金钱,从来没有一个组织用这么少的钱做了那样多的事。国际工人协会第一次让无产阶级运动获得了国际视野,也开启了无产阶级国际联合斗争的滥觞,第二国际、第三国际相继而生,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始终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史上一面永不褪色的旗帜。

晚年的马克思在欧洲工人运动中拥有极高的声望,在各国工人政党的领袖眼中,他是一位令人生惧的导师。苏凝/画

晚年的马克思在欧洲工人运动中拥有极高的声望。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居住在伦敦的这位披着狮鬃一样头发的老人,在各国工人政党的领袖眼中,是一位令人生惧的导师。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初,马克思和恩格斯曾经批评过德国工人运动中以伯恩斯坦为代表的机会主义倾向。为了消除马克思和恩格斯对伯恩斯坦的厌恶情绪,德国社会民主党领袖倍倍儿带着伯恩斯坦去伦敦看望两位老人,以证明伯恩斯坦并不是二老“心目当中的那种坏东西”。后来,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同志,将这种带着悔罪和朝圣心情的伦敦之行,类比为1077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四世向教皇忏悔的“卡诺萨之行” 。在欧洲政坛上叱咤风云的工人领袖之所以甘心听命于这样一个无权无势,在生活上又极端穷困的老人,并给予极大的尊重。除了无产阶级对这位导师声望的信服,我们还能找出别的原因吗?资产阶级的宣传也印证了这一点。1871年3月14日,资产阶级就曾在《巴黎报》上,将马克思认定为“国际的最高首脑”。

马克思在一封信里说:“由于厌恶一切个人崇拜,在国际存在时期,我从来不公布那许许多多来自各国的、使我厌烦的歌功颂德的东西;我甚至从来不予答复,偶尔答复,也只是加以斥责。” 苏凝/画

与巨大的功绩一起到来的,还有无尽的诽谤和阿谀的赞词。对于诽谤和谣言,马克思大多数时候会像蛛丝一样轻轻拂去,只是在极特殊的情况下,即当这种谣言的诽谤“关系到党的利益”时,那他就会不惜放下正在进行的研究工作,毫不客气地予以反击,而他反击的武器不是回应性的文章,而是大部头的著作,比如马克思1860年撰写的《福格特先生》。对于阿谀的赞词,马克思一向嫌弃对他的个人崇拜,除了一份“自白”,他从未给后人留下任何自传性的文献。马克思在一封信里曾经说:“由于厌恶一切个人崇拜,在国际存在时期,我从来不公布那许许多多来自各国的、使我厌烦的歌功颂德的东西;我甚至从来不予答复,偶尔答复,也只是加以斥责。” 在1865年的国际伦敦代表会议上,因为李卜克内西提交大会的报告中曾反复强调马克思对德国工人运动的巨大作用,马克思甚至禁止在大会上宣读这份报告,“因为关于我个人在其中谈的太多了”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道德经》中这句话正是对马克思一生事功的真实写照。

立言:雄踞“千年思想家”榜首

马克思一生著述等身,几乎篇篇成为经典。对马克思早期和晚期著作的不同解读、对相关词句的不同翻译,时至今日仍在催生激烈的论战,衍生出新的理论流派。这种现象折射出的马克思著作的重要性,只有中国文化传统里的“经”可以类比。关于马克思的理论成就,恩格斯说得很明确,一个是唯物史观,一个是剩余价值理论,“即使只能作出一个这样的发现,也已经是幸福的了”。

这两大发现足以奠定马克思在哲学、社会学、历史学和经济学界的大师地位,他在很多学术领域都属于那种大宗师级别的重要人物。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吐纳数千年人类历史进程,廓清笼罩在人类生活上的各种意识形态迷雾,还原了历史本来,阐释了当下实际,揭示了未来发展。这是人类智慧的一座令人仰止的高峰,正如曾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希克斯所言:“大多数希望弄清历史一般进程的人会使用马克思主义的范畴或者这些范畴的某种修正形式,因为几乎没有其他的范畴形式可用”。

马克思真正足以“一言为天下法”的成就,并不在学术,而是建立在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基础上、最终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马克思主义”。从青年黑格尔派到科学社会主义,马克思以一己的思想转变,完成了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华丽转身,实现了人类思想史上的巨变。而这一切,都是马克思在三十岁的时候完成的。按照马克思自己的说法,“我们提出把对资产阶级社会经济结构的科学研究作为唯一牢靠的理论基础。最后用通俗的形式说明:问题不在于实现某种空想的体系,而在于要自觉参加我们眼前发生的革命地改造社会的历史过程。” 诞生于19世纪欧洲的这一理论体系,几乎席卷了二十世纪所有的政治风云,激荡起数以十亿计的人民群众冲破旧秩序的伟大斗争,在全球范围内创建起一个覆盖全球三分之一人口的社会主义阵营。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今天,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举世瞩目的历史性成就,“马克思”这个名字仍是十几亿中国人日常生活须臾不可离的文化符号。

进入21世纪之初,随着全球经济危机的发酵与蔓延,马克思和《资本论》又顿时成为主流社会妇孺皆知的名词。苏凝/画

马克思不仅仅属于过去,更属于未来。进入21世纪之初,随着全球经济危机的发酵与蔓延,马克思和《资本论》又顿时成为主流社会妇孺皆知的名词。如果按照著名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提示的方法,把“马克思”输入Google进行搜索,就会发现他仍然是当今世界上搜索量最大的伟大思想家之一,只有达尔文和爱因斯坦超过他,但却远远高于亚当·斯密和弗洛伊德。坊间有个未经考证的传言,据说《共产党宣言》的发行量仅次于《圣经》。现在无法去考证两本书的具体发行量,但是如果考虑到《共产党宣言》的发表只不过经历了一百七十年,而《圣经》却已经有两千年的出版发行史了,那这种对比本身就揭示了《共产党宣言》无与伦比的思想魅力。仅凭这一点,马克思在“立言”上足够可以“不朽”了。

1883年3月14日,卡尔·马克思与世长辞,享年65岁。马克思毕生所树之德、所建之功、所立之言,使其成为人类历史上不朽的伟人,正是他唤醒了沉睡的无产阶级,使这个阶级意识到自身的地位和需要,意识到自身解放的条件,意识到自身担负的历史使命。一百三十五年前的3月14日,世间再无马克思,但世界因马克思的到来,却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

他的英名和事业将永垂不朽!

(“马克思的故事”连载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