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文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创新思索

2018-03-23 16:37:30 [来源:华声在线]  [责编:何婷]
字体:【

共享文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创新思索

——论卢德之博士“共享文明”新概念

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 匡列辉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随着科技发展的日新月异,社会生产力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提高,全球联系日益密切,各国相互依存度日益加深,世界任意角落的一个细微举动,都有可能引发令人惊诧的蝴蝶效应,偌大的地球已然演化成了一个小小的村落。在世界范围内,社会发展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等深入发展。但是,科技的飞速发展与进步,财富迅速的增长与积聚,并没有给世界来来真正持久的和平,并没有缩小南北国家的贫富差距,相反的是,世界面临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更为突出,世界经济增长动能不足,贫富分化日益严重。民粹主义、分离主义、极端主义等导致各种社会政治经济安全问题此起彼伏,人类面临着的共同问题与挑战越来越多,每一个个体,每一个国家身处其中,不可能单打独斗,也不可能独善其身。世界那么大,问题那么多,我们将何去何从?卢德之博士多年来一直从全球视野下关注着人类社会发展的未来走向,在习近平总书记共享发展新理念的指导下,从资本与共享的关系探寻中潜心于共享文明的理论研究与实践,从人类文明的历史、现实与未来的发展长河中探赜索隐、钩深致远,凝练形成了具有独到见解的共享文明新概念。

2017年出版的巜论共享文明》中文版与英文版

 一、共享文明新概念的理论来源

中华文明纵贯上下五千年,虽历经坎坷起伏,却正如长江黄河一般九曲迂回,但一直奔腾向前,经久不衰,其原因就是有着光辉灿烂的多民族文化相互交融交汇并广泛吸收全人类文明成果而形成的中华优秀文化的丰富滋养。卢德之博士指出:“中华民族是一个多民族、多文化的国家,可以说是世界上唯一个由五十多个民族文化融合发展的历史,因此最能理解共享的价值,也最具有共享实践与共享经验。”诚如他所言,中国文化中的共享基因,其核心来源于古老的“以人为本”的理念,来源于求大同、公天下和讲求忠恕之道的仁学。中国各族人民在长期的生产劳动实践、合作交换过程中,其观念信仰、经济生活、管理经验、文学艺术等各方面都充分借鉴交融,汇聚起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的胸襟与气度。如春秋战国时期赵武灵王改胡服骑射,仅通过学习少数民族穿着服饰文化,一个小小的改革就大大提高了国家的战斗力。更遑论张骞出使西域、王昭君出塞和亲等带来的各种各样的文化交流学习与碰撞革新。这些都生动地印证了中华文化生生不息的内生动力,即通过“多样文化的共享共建而获得文明的繁荣进步的普遍规律。”同时,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同样也兼容并蓄着世界多样文明的精华。人类文明的发展史展示的是一部世界多样文化相互交融碰撞不断前行的发展图景,多样的文明是世界历史发展的最深层动力。费孝通先生曾视“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作为文化自觉下相互学习交流的基本原则,突显了一种全球文明共同进步求同存异的价值观。中华文明不仅对本国各民族文化有包容与共享互鉴,而且还能够以开放的姿势与眼界去欣赏、借鉴和融通世界上其他不同的文化与文明,从而使得中华文明赋予了世界意义。比如,佛学进入中国,与儒学道学思想相互融合推动中华文化纵深发展。同时,中华文化中的“天人合一”等思想也传入欧洲,深深地影响并启迪了人本精神为旗帜冲破中世纪宗教神学黑暗桎梏的文艺复兴运动的蓬勃兴起。因此,卢德之博士认为,“中国文化也是一种开放文化,这种开放性特别表现在能够融合不同文化并创新转化的文化品格上,参与建设国际共享文化自然是题中之意。”

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的积淀形成了有别于他种文化独特的共享基因。卢德之博士认为,共享基因不仅是中国文化的共同价值观,而且,还在日用中潜移默化成了中华儿女的行为规范和操守准则;不仅是一种思想,还是全体人民的文化原则与行为标准。这一标准遵循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层次关系,基于个体拥有的共享基因、共享情怀、共享生成能力而不断提升共享的范围。“中国人不满足于个人主义式的共享,强调共享的层次向上发展性与共享范围的扩展性,不是单体的直线式共享共同体,而是球形的圆性共享共同体。”甚至这一共享基因还体现在了士大夫们超乎个人安乐的天下情怀,比如杜甫面对茅屋为秋风所破,所想到的是只要“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便“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等都展示出了一种对人类终极价值的追求、思考与践行。相比之下,西方的共享基因却始终只是在理论中闪耀着思想的光芒,没有形成他们一致性的认识与价值原则。在个体或国家的行为规则和行为实践中,多是一种个人或国家狭隘的个人保护主义或民粹主义为思想指导。因此,卢德之博士一直认为,“这不能不说是西方很多伟大思想家、哲学家的哀伤,也是西方社会总是处于一种动荡不安状态的一个重要的思想根源。哲学源头所蕴含的内在规定性,往往在后来的实践中逐步外化出来。”

二、共享文明新概念的实践基础

马克思主义认为,实践是认识得以发生和发展的基础, “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凡是把理论引向神秘主义的东西,都能在人的实践中以及对这种实践的理解中得到合理解决。”共享文明概念的形成也是来源于人类社会生活的漫长实践。古代的中国就有了“天下大同”的理想社会图景,但是在封建社会“家天下”的政治构架下,不可能真正化为现实,而这一思想却一直激励着致力于社会进步的志士仁人与人民大众为之奋斗。从领导戊戌变法的康有为提出改良主义的“大同”救国方案,到孙中山以“天下为公”为号召,仿效走资本主义的救国道路,无不轰轰烈烈却最终不服中国水土而倏然失败。

马克思主义“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的崇高理想吸引着也激励着先进的中国知识分子开始了以崭新的救国图存的新革命。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共产党人为了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抛头颅、洒热血,不怕困难,不怕牺牲,经过千辛万苦,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胜利,推翻了漫长的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旧制度,建立起社会主义新中国,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开启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新征程。这一没有现存模式可循的艰难的探索中,中国共产党人始终坚持把共产主义理想、科学社会主义原则与中国国情与实际相结合,在政治、经济、外交等方面为了最大多数人的利益、为了国家富强民族振兴而不懈奋斗。尽管前进途中出现过失误,但是共产党人的宗旨与初心始终坚守、毫不动摇。

改革开放四十年后中国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伟大历史飞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中,中国共产党人在前无古人的社会主义实践中一直坚守以人民为中心的立场,推进各项事业的发展。从邓小平理论的“三个有利于”标准、到江泽民“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到胡锦涛“科学发展观”无一不体现着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让全体人民共同享有美好幸福生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更是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在贯穿到新的实践的全方位全过程之中,并结合实际提出了许多新的重要论述。就我国十三五以后更长远更根本的发展思路、发展方向和发展着力点等的深入思考所提出的新发展理念中的“共享”理念,习近平就指出“共享理念实质就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体现的是逐步实现共同富裕的要求。共同富裕,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目标,也是自古以来我国人民的一个基本理想。”“共享”发展新理念的提出,既是马克思主义“自由人联合体”思想实质在中国的创造性运用,也是对中国古代“天下大同”思想精华的继承与创新性发展。其中内含着的全民共享、全面共享、共建共享、渐进共享等诸多意蕴。精准扶贫的战略部署就是从根本上改善当今中国的共享性状况,使共享发展更充分更平衡,惠及每一个百姓,提高最广大的人民大众对改革发展成果的获得感。同时,这一理念一经提出,马上就受到了全世界热爱和平的人们热烈响应,成为了全球化时代人类文明求发展求进步的指路明灯。作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理念,“共享”既是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前提也是基础,更是指导实践的基本原则。中国所提出的“一带一路”建设的顺利实施与推进,就是着眼于各国人民追求和平发展的良好愿望,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而为世界提供的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和中国行动。

卢德之博士一直在实践与理论的孜孜以求中不断深化着对“共享”理念的建构。他以善眼看世界,从政府官员到企业家再到慈善家,无论身份如何改变,推动慈善事业发展的初衷不改。他把“不当官、不留钱、不移民”视为实现个人真正价值的“三不”原则,创建了中国第一家原始出资额最大的非公募慈善基金会——华民慈善基金会,将己之所得源源不断地用于公益慈善事业。早在我们党正式提出“共享”发展新理念之前,他就在躬行慈善事业的实践中,潜心于对“共享”理念的深入论证与阐释。从《走向共享》、《让资本走向共享》到《论资本与共享》再到《论共享文明》的著作中,他纵贯古今,以深邃的历史眼光和冷静的现实关注,深研何为“共享””,“共享”为何,“共享”何以可能等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并取得了一系列的重要理论成果。逐步形成了以资本精神为核心的新财富论、以21世纪慈善为核心的新慈善论、以共享主义为核心的新共享论等崭新论断。在资本与共享的交互关系中探究中,他大胆颠覆“资本”旧有血腥与冰冷的形象和人们对“资本”的世俗理解,提出了弘扬资本精神的共享资本观,进而凝练形成“共享文明”新概念。他认为“共享是中国文化、中国文明体系中最基本、最典型的民族基因、国家记忆与国家印记。”“共享文明”新概念中的“共享文明”就是共享文化的发展形式,才是人类社会赢得今天与未来的重要基础与指引性方向。他乐观地指出,“只有在共享文明的照耀下,人类社会的现实道路与未来发展才会更加美好。这是人类世界的现实麦穗,也是人类的彼岸花朵。”

三、共享文明新概念的丰富内涵

共享文明新概念植根于中华五千年优秀传统文化,兼容并蓄马克思主义自由人联合体思想和西方其他优秀文化思想精华为其提供的丰厚理念滋养,是兼具智者胸怀与仁者情怀的思想家对人类文明发展的深沉、博大的思考结晶。万俊人教授认为,“从‘资本精神’到‘共享慈善’再到‘共享文明’,卢德之博士焚膏继晷,辟莽开荆,终于成就其共享主义的财富哲学体系。”共享文明新概念具有丰富的思想内涵。

人类社会的发展总是在突围困境中扬帆前进。马克思很早就以“两个决不会”深刻揭示了这一规律:“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条件一旦成熟,旧的社会形态的灭亡与新的生产关系的出现也是不可避免。卢德之博士认为,随着二十一世纪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人类社会在保持持续发展趋势的同时,也面对着日益复杂的挑战,其中人的灵与肉的矛盾、人与人创造物的矛盾已经成为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严峻的问题。全球经济发展出现的资本与劳动效益、经济全球化与贸易保护主义、不同社会经济制度之间、世界和平与局部动荡的四大博弈越发激烈,从而使人类发展陷入有史以来最为严峻的困境。困境呼唤着也为一种新的全球文明与共识的孕育与诞生努力创造条件。以往单一或简单的方式无法解决动荡着的、开放着的复杂世界发展难题,共享成果、共担时难已越来越成为共识。“凝聚着全球的技术智慧,以此为起点的共享技术、共享经济等给全球发展带来了新的曙光。”所以,卢德之博士大胆而乐观的预见,共享文明的崛起是二十一世纪全球经济社会的重大事件,“人类再一次由技术开路、进入呼唤共享价值、构建共享文明的时代。”

共享文明来源于不同的文明,也吸取了不同文化的精华,是在融合不同文明的基础上建构起来的一个崭新概念。卢德之博士为了区别于一些西方早熟的带排他性孤傲特征的区域性文明,而形象地称之为“超文明”。他将其定义为“所谓共享文明,就是当今人类共同创造、共同认同、共同拥有的现代文明形态,是人类与自然、社会及人本身所有关系的核心价值的总和,是人类在现代生产、生活中形成的共同遵循和促进全球化生产、生活所需要的国际秩序、制度设计、文化教育、生活习性等新文明的集合。”共享文明新概念意指着人类走向二十一世纪后的一种新文明形态——共享文明形态,从知识、工具、价值、结构等四个维度上凸显了人类文明发展进入到了新的阶段,体现着人类文明追求的创新价值,因而会让人类文明在未来世纪绽放出更加炫丽的人本之光和人性之光。

深刻分析比较区别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以后,卢德之博士全新地阐释了资本对于推动人类进步的伟大意义,指出资本既可以为资本主义服务,同样可以为社会主义服务。共享文明的本质追求是正确处理财富与多数人的关系。资本主义存在着没有也不可能建立多数人原则树立多数人的价值目标的天然缺陷,而社会主义却与之相对,拥有着多数人的目标价值追求,如果一旦能发挥资本的正能量,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就会整体发挥出来,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美好梦想就会实现。所以共享文明的本质要求与人类终极关怀的价值追求高度契合,实现着最多数人的利益,指向着最大多数人的幸福,表征着人性的又一次回归,也昭示着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关系发展中螺旋式上升的更高级协同与进步。

卢德之博士深深为新时代中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伟大成就而自豪,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用五大新发展理念引领中国这艘大船在乘风破浪中行稳致远而骄傲。他从历史与现实相关照的视角,对破解世界困局所提供的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方案和中国行动进行了深入的分析。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凝聚了中国多民族性、文化多样性、发展连续性的智慧与方法。彰显了中国以自己共享发展的实践转化为“世界经济发展主要驱动力”和“全球经济复苏支撑要素”的情怀与担当。他形象地指出,如果把人类命运共同体比作是人的身体,那么以共享文明为特征的丰富多样不同文明和谐共生共存而形成的人类文明共同体就是这个人的灵魂。共享文明新概念为人类社会突破二十一世纪发展困境提供了强有力的思想引领与价值导向。

怎样将共享文明的理念运用到命运共同体的现实建构路径中?这一直是卢德之博士多年苦心孤诣思索的问题。作为一个能用深刻伦理思想、崇高伦理精神和高超伦理智慧主导其企业管理理念和行为的优秀企业家,他致力于追寻共享资本的美德,借助资本做慈善,使二十一世纪慈善成为从文明共同体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实途径。在他的哲思里,二十一世纪慈善是共享文明新概念引导下实实在在的具体行动,“就是以二十一世纪全球发展为目标,融合不同文明成果,用慈善的方式参与国际政治、经济、军事、社会、文化、民族、环保、太空等领域协同发展,推动全球用共享治理资本,让资本创造的财富为多数人所共享,为实现全球共享发展而不懈努力的现代慈善新形态。”这种有机融入着共享文明新概念的慈善形态目标是全球发展、全球治理、全球共享。二十一世纪慈善是推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有力抓手,是一种通过共享发展来促进人类社会发展的共享慈善,属于全人类也依靠全人类,是今天人类发展的需要更是未来人类发展的需要。

对共享文明的践行,卢德之博士充满信心;对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未来理想社会形态,他大胆瞻望,这是“一种现代不同社会形态或许会转型发展而成的社会形态,不仅传承、融合了现代不同社会形态中最美好的东西,更以共享理念为核心造就出来的一种新的社会形态。”基于共享与共享文明的发展趋势,基于像中国一样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日渐走进世界舞台中心的负责任大国的担当与作为,卢德之博士认为,以互联网、区块链等技术为基础的共享经济形态,以多数人、民主法治等为基础的共享政治形态,以人工智能、新能源等为基础的共享技术形态、以多元化、多样性等为基础的共享文化形态,以共生、共存和可持续等为基础的共享生态形态,以共识、共治、共享等为基础的共享社会形态,以多极均衡、协同共享等为基础的共享国际形态将多位一体地构筑起未来人类社会的理想家园。在那里,社会全体成员共同享有发展,享有人的尊严,从而获得人的自由而全面地发展。对此,我们也都充满信心。

(作者匡列辉,系湖南城市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社科院博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