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德之:“富不过三代”的实质是“善不过三代”

2017-11-16 10:40:28   [责编:何婷]
字体:【

“富不过三代”的实质是“善不过三代”

——在中国太平保险“财智连城”高端论坛上的讲话

卢德之

(2017年10月28日)

今天这个“财智连城”高端论坛把保险,特别是寿险与慈善联系起来,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保险、信托、慈善在历史上本来也是不分家的。同时,在整个会议上,我感受到了太平保险的员工、高管对客户的真诚。我虽然是一家保险公司董事长,但我的总公司还不如你们中国太平北京分公司规模大。从刚才几位重要客户的发言和专家们的分享中,我既看到了保险公司对客户的热情、对保险的执着,也感受到了社会对慈善的热切关心与积极投入。

一、我们应当更好地认识财富的责任,让财富家族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

应该说,国际公益学院的王振耀院长和老牛基金会的牛根生先生都是我的老师。王振耀院长在理论上是引领我们的,牛根生先生的探索精神特别值得我们尊敬。我是一个既做慈善,还要花很多精力做企业、做理论探索的人,但是我的确是一个一直在思考家族传承问题的人。我总是想,在东方文化背景下,特别是在中国文化背景下,一种好的家族传承方式,特别是财富家族传承到底应当是一种什么状态呢?

我做了一个比较,在中国社会,家族生命周期最长的是文化家族。我们现在找孔子、孟子的后代,多少代都能找到,清清楚楚。其次是政治家族,中国历史上基本是一个朝代一个家族。家族生命最短的是财富家族,基本上是“富不过三代”,其中也有个别家族生命期长一点,但总体上是“富不过三代”,哪怕这个家族到了海外也出不了这个魔咒。当然,我只是从财富家族这个特定的概念上说的,不是说他家人活不长久。我们总是笼统地说这是“富不过三代”,有的人说是“铁律”,也有的人说是“陷阱”,还有的人说是“魔咒”,等等。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不好的状态?

我研究发现,之所以这样,有两个突出的问题:第一,我们存在很严重的文化障碍。我们挣钱的目的是为什么呢?一种情况是,在传统的农耕文明下,大家挣钱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光宗耀祖、福泽后人,就是为了让后人好得过一点。后来发现,前人努力让后人好过一点,后人却不太愿意再继续创造财富了,家道也就逐渐衰落下去了。另一种情况是,挣钱的目的就是为了“当官”,这是农耕文明下面很兴盛的一种家族现象。不幸的是,当官后没有受到应有的制度约束。当官的人经常和发财的人联系到一起了。也就是说,“官”与“钱”,或者说“钱”与“官”走到一起去了。这也衍生成了产生腐败现象的一个很重要的文化根源。不仅如此,许多问题也就来了,社会也就更加复杂了。有的人挣了很多钱,也就买官卖官去了;当了官后,转入官僚生活,也就不去创造财富了,财富家族也就短命了,消失了。第二,我们还存在很严重的财富传承制度障碍。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建立起一套很好的财富传承制度,既需要家族内部的制度约束与规范,也需要进一步完善外在的社会政策与法律制度,比如说遗产税、高消费税、资产转移税等这些税种都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企业家,就像我们周围的这一批人,很快就要到了家族传承的时候了,我希望加强制度建设,引导富人更好地对待财富、处置财富,让家族创造的财富既为家族的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也是让家族创造的财富更好地为社会服务,让财富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我的做法就是先让我女儿走上慈善的道路,以后不管做什么工作,但是一定要与慈善同行,最好能成为一个职业慈善人。如果真正成为了慈善家,家族财富就可以以慈善的方式传承下去了。

我是一个做企业的人,深知中国企业家、中国富人的酸甜苦辣,也深知中国企业、中国富人的抱负与担当,所以,我总是在呼吁中国企业家、中国富人面向21世纪发展,通过建构一种新型的传承方式,特别是慈善家族的方式走出“富不过三代”的陷阱。当然,我也大家一样,希望通过自己的实践探索道路,更好地承担财富的社会责任。

二、慈善对家族传承到底有没有作用?“富不过三代”的本质就是“善不过三代”

谈到这个问题,我想把话题讲开一点,先看看国外,再来看国内。我对美国了解多一点,先看看美国。美国的情况,当然还有欧洲,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制度等方面都有体制上的特点,我们不去做简单的比较。但是,美国有一个很特别的情况,就是支撑美国最近100多年发展的,的确离不开美国100多家大的家族。这些家族以自己的方式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等方面影响着美国。当然,这种影响是很复杂的,不是谁听谁那么简单,而是对国家发展上的影响力,包括有形与无形的影响力,比如洛克菲勒家族对美国的影响力。中国是一个最重视家族传承的国家。孔子家族对中国文化的影响就非常巨大。我们是否更好地坚持家族传承的优良传统呢?我们如何在中国建立起一种良好的家族传承体系呢?让家族传承成为中国发展与进步的积极推动力呢?我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那么,怎样建立起良好的家族传承制度呢?怎么形成优秀的家族传承群体呢?这无疑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需要政治、经济、法律、文化等方面的综合推动。就现在的情况来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如何构建与时俱进的、科学的财富观。我觉得,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拥有一种成熟的、良好的财富观是其现代化体系中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创造财富的是谁?是人,是资本。所以,财富的一个很重要的特性就是资本。资本作为一种特殊的财富,其物理状态是中性的,无善也无恶。资本进入社会,性质就会发生变化。资本进入社会之后,有没有一个灵魂呢?或者说精神追求、价值追求呢?我认为是有,而且给出了一个定义叫资本精神。在我看来,资本的本质属性是资本的社会性,资本越多社会发展得越好,社会就越发达,人民就越幸福。从人类文明发展历史上看,有一个必然的发展趋势,那就是资本必然走向共享。一个家族也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从长远一点的历史现象上看,家族的使命也与社会趋势是一致的,都会从促进家族共享发展到促进人类走向共享。这是我讲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刚才主持人说,慈善到底起什么作用?特别是家族慈善到底有什么作用?我也认为,中国家族慈善发展得非常不够。改革开放快40年了,中国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富人越来越多。现在大家都倡导大众慈善,当然很对,所有人都应该参与慈善是一种基本形态。但是,我们更应该动员有钱人积极参与到慈善进中来。很长时间里,我们的政策、制度首先是让一部分人通过劳动先富裕起来。现在,应该让先富起来的人先善起来。怎么让更多的人善起来呢?我一直认为,建立中国特色的家族慈善基金会是一个非常好的路径选择。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富人,大多数已经到了传承企业、传承财富的时候了。有的人已经退休,不做企业了,有的人已经转型做慈善了。从世界范围上看,做慈善的方式多种多样。有的人一边做企业一边做慈善,像李嘉诚先生。有的人不做企业后专门去做慈善,像牛根生先生。有的人干脆什么都不做,到死的时候把钱都捐出来,我们也不能说他的方式不好。当然,也有的人活着的时候没有做慈善,死了之后让家里的人做,比如乔布斯先生。这些都是做慈善的方法,没有什么好和坏之分,只有先与后的不同。我特别倡导在中国推动家族慈善基金会的方式。华民慈善基金会是我和另外一个企业家创办的,我觉得还不够家族化,所以我又建了一个卢佳祥慈善基金会,那是以我父亲的名字建立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探索中国特色的家族慈善基金会这条路到底怎么走,怎么走才有效,包括需要什么样的外部环境和内在的机制。外部环境很重要,既需要相关法律的支撑和社会的认知,还需要国际慈善交流与合作等。我相信,走上这条路才是一条实现家族传承的有效路径。

刚才,大家又谈到了“富不过三代”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核心还是家族传承问题。一个家族到底要传什么呢?大家讲的很好,家族传承是传精神。那么,“富不过三代”的本质是什么呢?我认为,一个根本的道理就是“善不过三代”。如果一个家族能够坚持从善的理念,找到一条坚守从善的路,世世代代地善良下去,这个家族不一定能够大富大贵,但一定能够非常好地活下去,会世世代代的好下去。善良是一种美德,不仅是一个道德规范,也是一种行为规范。一个家族能够坚守道德高地,就是一种美德。一个财富家族的一个重要美德,应该就是财富向善。王振耀院长讲,我们正处在一个善时代,财富向善是大趋势。在我看来,这就是财富走向共享。就是说,你创造了财富,财富是你所有,现在交给大家来享受。从总体上看,这也是一种必须出现的经济社会现象。当然,共享也是需要机制的,需要创造可持续共享的基础与条件,不是平均分配,也不是均贫,而应当是均富,当然你可以比我多一点,但是必须是共享,不能是你有我却没有。在我看来,家族传承特别是家族慈善传承应该在发展21世纪慈善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在有些方面甚至是主导作用。十九大的已经召开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又一个春天已经到来了。但是,这个春天不能只在电视上,应该在人民的期盼之中,应该在我们国家的制度建设里,应该在我们每一个人的理念里,特别应该落实在我们实际的行动里。我们不仅应当通过解决“善不过三代”的问题来解决“富不过三代”的问题,还应当通过解决“善不过三代”的问题以推动共享社会的发展,那才是时代进步的需要与世界发展的前景。我想,这才是慈善的本质与根本价值所在。

三、面对经济社会发展,我们都应当坚持“生命不息,补德不止”

刚才大家讲到了自己与保险的关系,讲到了家族与财富的关系,还讲到了南华寺,这勾起了我的回想。南华寺里供奉的是六祖佛爷。六祖本姓卢,我一直把六祖卢惠能认作祖先,特别是他的悟道智慧、弘法方式给了我许多开示。刚才碰到了当代集团的艾路明先生,他是辛亥志士的后人。坦诚的讲,我也是辛亥志士的后人,我们有许多共同语言。我的第五代爷爷在江南也算是一个地主。到我第四代爷爷,投身辛亥革命,把地全部卖了,跟孙中山、黄兴革命去了,后来成了光复军的副总司令,还曾经一度是代总司令。到了我爷爷的时候,基本上成了无产无业者。到我父母这一代,成了农会主席,带头打土豪分田地了。到我这一辈,又成了富人。我的下一代,我会支持她的想法,做一个慈善家。回头看看我们家族这100年的历史,哪些财富是你家的吗?不是你家的,而真是社会的。许多事,看50年都看不透。看事物的本质,要看100年,经过100年变迁,事物的本质就显露出来了。我们家族这100年的变迁正好跟中国历史的变迁是同步的。这100年的变迁,总是让我不断思考家族财富变迁与社会发展的关系,思考财富的创造与处置方式对家族的价值与意义。

同时,刚才有位同志送给我两支雪茄烟,这也勾起了我一个特别的回忆。20多年前,一位做烟草的经理,现在是湖南烟草的负责人了。她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跟人说,一个人取名字往往是命中缺什么补什么,这个卢德之是否缺德啊?取名要素中的金木水火土,我多少懂一点。金木水火土里没有德啊!不过我想,她讲的也有道理,一个人补一点德有什么不好呢?补德就像吃一点冬虫夏草、西洋参,又有什么问题呢?一个人要补德总会是好事。从此,我就走上了“补德”的征程。说是补德,用什么去补呢?我是学伦理学的,知道德字是一个很大的字,德通天地,要补这个“德”字,一个字补不了,我选择的是两个字,叫放弃。第一次放弃是弃官从商,当年我是从湖南省委机关下到国有企业去做负责人。第二次放弃是放弃公商成了私商,就是背着国有企业的4000多万债务直接下海了。第三次放弃也是十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我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财富了。当时,我跟慈善界的朋友说,我有一个“三不原则”:第一不当官;第二不留钱,把钱交给公益慈善;第三,不移民。这“三不”我做到了。所以第三次放弃就叫做弃财从善。我是用放弃的方式来“补德”,先后经历了三次放弃。放弃也是一种新财富,一种与金钱不同的另一种财富,一种让人生变得更有价值、更舒坦、更快乐的精神财富。面对物质财富迅速增长、日益丰富的时代,我们更应当重视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的取与舍。有舍才有得,取舍有度,就是这个道理。至于通过这些放弃以后,我把“德”补上了没有呢?我把“补德”分成三个阶段:一个叫良德,一个叫美德,一个叫圣德。追求圣德是我最美好的愿望。我想,我现在是否已经初步做到了从良了呢?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一些想法,也是我给自己定的一些目标。我希望我能成就自己的梦想。我想,一个人如果把可以放弃的东西都放弃了,还有什么没有放弃呢?还有生命没有放弃。如果为了“补德”连生命都放弃了,那个时候一定会成就圣德。所以,在慈善道路上,我必须是“生命不息,补德不止”!当然,面对经济社会发展,我们都应当坚持“生命不息,补德不止”。这不是一种道德要求,而是社会文明发展与进步的必然要求。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