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幸运赶上北斗这件大事 22年青春追随卫星导航强国路

2017-09-29 21:02:35 [来源:未来网] [作者:和海佳] [责编:夏博]
字体:【

  “虽然你望着天空看不见它们,但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我们都可以接收四颗以上的卫星来定位导航,我知道北斗在天上闪着呢。”王淑芳把青春年华献给北斗事业,如今已在交通行业工作了十年的她,在来日将把北斗、大数据等核心技术引入到交通领域,以现代技术回馈百姓,服务民生。

  人生幸运赶上北斗这件大事 22年青春追随卫星导航强国路

  【砥砺奋进的五年·圆梦中国人系列报道】

  未来网(www.k618.cn)北京9月29日电(记者 和海佳) 天地辽阔,广袤无垠,千百年来人类对自己身处地球上的位置坐标一直充满好奇与探索。

  “一号位准备就绪,二号位收到信号····”2000年北斗导航试验卫星首次发射升空之前,在模拟太空实验室里第一批“北斗人”正在此起彼伏地调度声中忙碌,北斗卫星“躺”在装满液氮的大罐里,王淑芳和同事们在一旁用接收机记录数据,进行超过48小时的联调测试。

  2016年6月,第23颗北斗导航卫星用长征三号丙运载火箭,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升空。

  砥砺奋进的五年里,王淑芳拥有自己的记忆留念。未来网记者 和海佳摄

  从2003年北斗导航试验系统建成,车辆导航、手机定位、航船行驶等北斗导航的推广应用逐渐渗透到国家的社会民生,北斗导航已位列包括美国GPS在内的世界四大导航系统之一。

  “我这个当兵的不太像一个当兵的,不会扛枪,但是一样守家卫国,一样视国家安全和民族利益为最高己任,拿着笔杆子当兵也是一种荣耀。”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导航中心副主任王淑芳这样诠释曾经的戎旅生涯。

  “北斗导航已深入到国民经济各个领域,深入到老百姓日常生活中,我们整个社会和老百姓越来越离不开它,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依赖于国外系统,受制于人,可想而知影响有多么大。”

  “中国作为一个世界大国应该有导航领域的主动权,要有自己的东西。”

  今年王淑芳成为由交通运输部推选的党的十九大代表:“通过北斗推广应用,我们加强了道路运输安全监管,2016年同比2011年,一次10人以上重特大道路运输事故死亡率同比下降60.9%,促进交通民生。”

  呼兰河畔等雪来 热血青春播撒“一代北斗”

  高高的东北玉米田地旁,王淑芳每天穿梭这条羊肠小道上中学,往返8公里路程,眼看同村人都买了自行车,路上人迹稀少,时常担心两侧玉米地里窜出只大狗或陌生人。

  东北大雪过后寒星清澈闪亮,王淑芳放学路上踹着深雪,心里默叨一首自创的少年诗:“脚踏皑皑雪,头顶满天星,鸟已归巢去,万籁寂无声。十年寒窗苦,岂为己乐乎?雄心和壮志,早已埋心中。”

  在村里同龄人很早便放弃学业的情况下,1991年王淑芳从东北吉林考取北京航天航空大学电子工程专业,是家里六兄妹中唯一考上大学的孩子。

  “父母身体欠佳,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使劲儿哭了一场,没有路费不知道该怎么走,只能借钱上学。”王淑芳回忆起自己圆“大学梦”的时刻。

  90年代初,中国开始自建卫星导航系统。王淑芳大学毕业前夕,正赶上北斗筹备组到北航招生。“去做北斗跟我专业匹配,又从头开始,全国空白,世界第三,有吸引力。”王淑芳对北斗建设热血沸腾,当时北航电子工程专业100多人,只有她一个人去了,其他同学更倾向于待遇优渥的外企职位或者出国。

  中国北斗卫星升空。(图片源自北斗航天集团官网)

  当时北斗科研条件艰苦,北斗项目组蜗居在招待所的一间客房里,作为第一批大学生,王淑芳和同事们挤住四人一屋的军营宿舍,睡上下铺。

  北斗建设早期,王淑芳主要参与北斗导航系统的总体设计,负责北斗用户机研制,经常赴外地出差,进行系统研制和联调测试。

  黑龙江省呼兰河畔绥化,在零下四十度下的极寒地区,王淑芳肩背十多斤的用户机,把随时可能“冻得不走字”的测试仪器搂入怀中捂着,双脚踩在雪地里冻得生疼,测验卫星信号在雨雪天气下的衰减情况。

  “当时正赶上98年前的IT电子业高潮,没人知道北斗到底能否成功,而科技人员非常吃香,当时周围很多同事同学一波接一波地出国了。”王淑芳内心迷茫不知道“北斗梦”何时实现,外界又是改革下的社会诱惑。

  “连续测试、熬夜当时经常有,但身体付出是浅层次的,很多人不愿意去参与,主要因为大家会想万一要失败呢,当时没有人知道北斗成功要多长时间,要克服怎样的技术难关,有多少人愿意扑下身子,把一件事干个十年、八年才还不一定出来?”

  军令如山,北斗建设初期按照机密管理,王淑芳在北斗系统民用开放前不能向外透露半点,显得神秘:“当时村里乡亲认为当兵只是年轻人的一般出路,大学毕业找一个好工作比当兵更荣耀。我在部队干工作,干什么不能说,有人觉得你在单位是不是发展出了问题····”

  1997年用户机终于快问世了,由于长期“5+2、白加黑”连轴加班,王淑芳在工作岗位上晕倒住院了。经医院检查,王淑芳一天中有2万多次非正常心率,“心脏早搏,不正常心跳时就感觉心里咯噔一下,像瓶里的水往外倒不出来一样,噎着了。”

  2000年10月首颗北斗导航实验卫星发射升空,北斗卫星导航试验系统阶段性建成,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拥有自主卫星导航系统的国家。

  在交通运输部海事卫星地面站,王淑芳做系统部署调试。(受访者供图)

  “要说人有多伟大我觉得是一个逐渐的过程。”

  “毕业那会儿做北斗是新鲜想干,后来发现北斗不止是一个追赶国际领先的问题,它更涉及到国家战略和民族利益。”王淑芳袒露自己追随北斗的心路历程,责任感与使命感支撑王淑芳走过北斗建设的艰难与迷茫,“作为一个中国人就要去捍卫国有品牌的事业,这意味着既然干了就必须要干好,这是不容动摇的一个使命。要说人有多伟大我觉得是一个逐渐的过程。”

  作为北斗应用系统的设计师,王淑芳参与了两代北斗系统的论证和方案制定,主笔编写了成为北斗系统建设重要依据的四项国家军用标准,主持完成了多项北斗用户机的科研成果。

  2007年国家加大了北斗的民用开放进程,王淑芳发现了北斗事业的新爆发点,转业来到交通行业,从零开始,专注于北斗的交通应用和运输信息化工作,“人总有自己的想法,就是你想做点什么。”

  王淑芳牵头实施了第一个二代北斗系统的“民用示范工程”,向重型载货车、危险品车、大型客车等全国重点运营车辆推广安装北斗导航终端,全面构建“重点营运车辆联网联控系统”。

  “刚开始车主和管理者抵触安装北斗终端,不愿意被监管。”王淑芳一次又一次地组织召开协调会,分析北斗的国家战略意义,同时设计语音提示、信息发送等北斗终端服务功能,适应行业的使用需求。通过普及应用降低北斗终端价格,“北斗终端已经和GPS价格相当了。”

  目前,北斗导航终端已从最初“推不下去”的8万台增长到500多万台,近千家北斗终端生产及服务企业进入了交通领域,带动产值数百亿元,实现北斗在民生应用领域的破冰。

  交通运输部应急指挥大厅中,王淑芳介绍货运公共服务平台。(受访者供图)

  “超速行驶”、“违规行为已纠正”、“平台已下发提示”···· 9月26日上午记者看到,交通运输部应急指挥大厅的监控屏幕上,重点营运车辆数据在不断翻滚,每天500多万台北斗导航终端获得的车辆位置数据回传到营运车辆监管服务平台,保障全国交通应急指挥和日常安全监管。

  道路运输事故伤亡率降下来了。从2011年推广北斗导航终端开始至今,6年间一次3人以上重特大道路运输事故死亡率同比下降47.4%,一次10人以上重特大道路运输事故死亡率同比下降60.9%。

  “医生的特点是看病救人,人有病了医生去救他,我们的特点是预防在先,不亚于医生治病救人的作用,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和家庭幸福。”王淑芳深感北斗导航交通推广和道路运输安全监管的意义重大。

  “我觉得干北斗不是辛苦,更多的是幸运,能够一毕业就赶上北斗,北斗后来又被国家越来越重视,推向全社会使用,人生能赶上一件大事,而且是愿意做的事,并且把它做成了,这是一个幸运。”

  今生择北斗全无憾? 有一憾:父母永远不知我是干啥的

  谈及北斗导航建设和未来发展,王淑芳总提到要“以用促建”,通过北斗的产业化市场推广来直接或间接地反哺北斗导航系统,促进北斗的研发升级。

  王淑芳和同事沟通营运车辆数据清理。未来网记者 和海佳摄

  目前,北斗导航产品已广泛应用到交通运输、海洋渔业、水文监测、应急搜救等领域,带动了从芯片到终端的北斗产业链发展,涉及通信、终端、芯片等不同方面,产生上百万亿产值。

  “华为等大部分国产手机现在也装有带有北斗导航的多模导航芯片,北斗防丢手环这些产品也推出来了,老百姓日常生活用上了北斗导航。”王淑芳看着北斗“出生”,又守护北斗“长大”,言谈间流露着欣慰。

  令王淑芳记忆犹新的一幕是,王淑芳给河北张家口一所小学讲课,一位小学四年级的女孩在狭窄的楼道里怯生生地望着她说:“王老师,我爸爸在用北斗,我爸爸是大车司机。”

  “这个孩子和家长很自豪在用中国自主研发的导航,以前一个司机不愿意用北斗终端,不愿意被监管,现在他们知道了用北斗不仅促进国家安全战略,更是对个人和家庭的保护。”从经常被问到“什么是北斗导航?我们为什么要使用北斗?”至今,王淑芳走过了一段长路。

  卫交通运输部海事卫星地面站。(受访者供图)

  “军功章上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王淑芳对家人多年来给与的事业支持心存感激,读小学的女儿也聪颖懂事。“长大了我要做像妈妈一样优秀的人。”女儿为王淑芳深感自豪,在母亲加班时发微信鼓舞干劲:“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让我们一起加油吧。”王淑芳给记者翻看女儿发给自己的励志微信:“谁做事都离不开家人的支持,在这方面我没有任何阻力。”

  从事北斗事业22年,经历纵长缤纷的职业生涯,这份执着追求北斗的道路上是否淋漓尽致,全无遗憾?王淑芳摇头:“有个遗憾。”

  “你到底是干啥的?”王淑芳父亲关切着女儿在北京的境遇,但因北斗建设初期的机密性管理,王淑芳不能告诉父母自己的工作。

  “没有机会,根本没有机会,我一毕业就投入北斗建设,我父母都是2000年前走的,当时我想北斗升空后,我能适当休息一下,接老人至少看一次北京,我特别希望有一天哪怕接他们来看一眼····”

  19岁离乡,少年时在东北田垄间坚定的心愿,历经波折,发芽开花,如今要父母至亲懂得,王淑芳才甘心。而早已离世的父母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为国家养育了这样一位女儿。

  2017年“北斗三号”卫星预计发射升空,2018年北斗导航系统预计完成18颗全球组网卫星发射,2020年前后中国将建成北斗全球组网系统,为全球用户提供服务。

  中国的北斗,世界的北斗。

  在下一个五年,北斗导航正逐渐朝全球拓展,成为在核电出口、高铁出海后的又一张中国名片,引领中国科技产业登上世界舞台。

  “虽然你望着天空看不见它们,但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我们都可以接收四颗以上的卫星来定位导航,我知道北斗在天上闪着呢。”王淑芳把青春年华献给北斗事业,如今已在交通行业工作了十年的她,在来日将把北斗、大数据等核心技术引入到交通领域,以现代技术回馈百姓,服务民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