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沛恩:共同体需要共享观

2017-09-15 10:58:35   [责编:何婷]
字体:【

共同体需要共享观

——读卢德之《论资本与共享——兼论人类文明协同发展的重大主题》

文/中共中央党校刘沛恩博士

2017新年伊始,习近平总书记在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发表题为《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演讲,阐述了“人类从哪里来、现在在哪里、将到哪里去”这一人类发展的重要命题,并提出了中国方案,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提出“世界命运应该由各国共同掌握,国际规则应该由各国共同书写,全球事务应该由各国共同治理,发展成果应该由各国共同分享。”在世界联系如此密切的今天,各国共荣共损,逆全球化没有出路。而时下西方主流国家保护主义抬头、分裂主义盛行,则显示了其对未来人类文明之发展怯于探索、欠于包容。与此相反,中国则主动扛起全球化的大旗,给世界带来稳定发展的信心,提供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另一蓝本。

在此背景下,卢德之博士的新书《论资本与共享》应时出版,书中卢德之博士从经济学、政治学、谈到哲学、宗教学,从西到中,探寻历史,紧联实践。与文明冲突论、文明终结论不同,卢德之博士独树一帜,构建了自己的共享体系,他将共享描述为人与人之间以及人与自然之间追求共同发展的过程。他认为人类的文明的出路在于共享。他还在这本书里阐释了一些新的概念,比如资本、资本精神、共生、共享、共享能、共享场、共享社会、“慈善之剑”等,书中对于资本的深刻认识、对共享文明的细致阐述,尤其从东西方文化源头对共享文化文明基因的探索,使得这本书出版的意义重大,是对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共享体系研究的重要书目。以下,我将读后所感略述一二。

卢德之新作《论资本与共享》

一、共享的基点在于正视资本

发展是当代的主题,发展的核心在于资本。现代社会的重要要素无一不跟资本产生关联,资本驱动社会活力,引导全球配置,促进产业融合。中国在改革开放以来,创造性地合理吸纳了西方文明中的资本元素,三十多年来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资本能够解决发展的动力问题,调动人的积极性。但是,资本的好处不是绝对的,对资本的无底线、无目标的利用导致了西方国家和正在发展资本市场的新兴国家的诸多问题,日益严峻的不平等问题、持续扩大的贫富差距,是人类在“征服自然”之后,又在进一步侵占同类生存空间的明证。马克思对于资本的批判随着西方经济危机的发生不断被证明。即便如此,资本主义代替封建主义依然是人类文明的进步。抑制资本的恶,发挥资本的善,人类才能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卢德之博士认为资本从人类初期就存在,他不认为资本是资本主义独有的特征。相反,是资本的发展带动了资本主义一系列阶段的发展。由此深入,卢德之博士从资本的背后发现了资本精神,资本精神是资本发展的内在动力,当资本不违背其精神,才能成为推动人类历史进步的“世界精神”,他借鉴清教徒约翰.卫斯理的名言用“三个拼命”来概括资本精神,即“拼命地挣钱,拼命地省钱,拼命地为神圣的目的而花钱”,这对于中国实践来说,不是很容易理解,卢德之博士以洛克菲勒家族的例子为我们阐释了西方贵族资本观和资本精神。这个“富已过三代”的家族体现出来的资本精神,说明了正视资本,不脱离资本精神,就能够驱使资本更好地为人类发展服务。所以,在回顾了资本精神及其发展历程之后,他发现资本精神在历史中就存在,是资本发展的动因。他给资本定义为中性,认为资本具有正负的能量,资本可以有更加高级的追求,将资本引向共享,是治理资本的一条重要途径。与比尔盖茨和皮凯蒂的资本观相比,卢德之博士提供了另一种解决资本弊端的方式。这种方式的提出实质上是基于对中西方文化深刻思考的基础上了。

二、共享的动力在于文化的融创

共享的基础在于资本,没有资本的积累,经济活动的繁荣,就涉及不到共享的问题。但是,资本的积累过程,也是不平等加剧的过程,要实现分配正义十分困难。对于多数资本主义国家来说,实现共享是既需要又难以实行的,阶层分化产生的巨大鸿沟使得彼此之间的共同认可性越来越有限。奥巴马执政时期推行的医疗法案最终破产,也说明了但从西方文明角度来完成资本与共享的融合是无法实现的。少数富人的个体慈善也解决不了社会存在的巨大分歧。相比之下,东方文明的文化基因中虽然没有产生西方式的资本观,但在资本精神和共享意识方面,在促进融合、包容、共享方面有着天然的优越性。卢德之博士从东西方神话中寻找共享文化,寻找不同文化的基因,他发现,东方文化并被没有把个人自由、个人发展理念全面占住,也没有个人主义作为发展的根本基础,有着一种“共享自动力”,从大禹治水、井田制,到之后的天人合一、天下为公、社会大同的理想,都体现着一种人与外在的统一。从精神内核上讲,东方文化是一种在社会大框架层面的共享体系,是个体发展最终目地为整体的,整体代表个体利益的文化追求。虽然西方逐步建立起了完善的社会保障和救助体系,但是从其实践效果看,都是部分地被动地解决问题,卢德之博士指出,西方社会的这种带有共享成分的发展模式的基础是不可复制的,而且对人类有害。他认为,人类必然超越以往的片面的西方优越感与局限性,在平等、包容、融合中寻找的特性与共同性,从而促进各文明的融合、创造与发展。只有人类在基于彼此深层理解、尊重与融合的基础上,而非基于一个共同的外在的敌人的基础上互相团结,一个坚实的人类共同体才能持续为人类自己带来福祉。

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伦理学博士卢德之

三、共享的指引--人类命运共同体

人类的发展经历了历史的千磨万难,各个文明对世界文明都做出了贡献。虽然文明的发展是不平衡的,是波浪式的,发展的速度有快有慢,对世界文明的贡献程度也不能等量齐观,但这并不意味着强大文明可以以此忽视弱小文明,从而形成狭隘的文明观和导致彼此倾轧的行为。恰是因为不同文明的差异视角才能使得人类对世界的认识更加客观准确,所以,不同文明的相互交流和互学互鉴是必要的,融汇不同文明一同去思考解决“人类从哪里来、现在在哪里、将到哪里去”的问题,才是当下应有的共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人类在21世纪共生发展的重要前提,建好“各国共享的百花园”才能解决好当下人类面对的共同难题。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已经是你不离开我,我不离开你了;你的生活中有我,我的生活中也有你;你好我也要好,你可以好一些甚至好很多,但不能是你好我却没法活下去。”卢德之博士形象地阐述了共享的必要性,“你好我如果总是不好,我也会让你不好,最后大家都不好,这是最不好的事”。卢德之博士经由理论创新与实践,提出人类社会开始于共享,接下来也必将走向共享,共享能够使资本回归其本质的、积极的精神状态。确实正如卢德之先生所言,人类社会从一开始就是共享的,即使在今天,空气和大地污染了,无论贫富都受到影响。世界空前地互联互通也使“蝴蝶效应”不断放大。资本发展如果不解决多数人的问题,那么多数人就要反过来将少数人解决。对峙与冲突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卢德之先生精准地找到了问题的关键,即资本与多数人。方向就是共享,共享生存空间,“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能完成资本的救赎。古人说“一叶知秋”,共享经济一出即在全球产生革命式影响即是明证。美国学者塞缪尔·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曾预言,世界的冲突将是文明之间冲突,诚然,占在西方中心论的观点来看,文明的冲突不可避免,然而,正如卢德之先生指出,资本并非只能在资本主义制度和西方文明中存在,资本在人类的原始时代就已经存在,超越文明之间的冲突,贡献各个文明的智慧,群策群力,用全人类的智慧为全人类谋生存、谋发展是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的,相反,想通过冲突的方式意图统一普世价值,非要争一个长短高下,那是开倒车的做法。他认为治理资本必然要走向主动共享,当今时代则已经进入了资本与共享的博弈发展的时代。 

“人类伟大的理性,很大程度体现在对善的正确理解、深刻把握与现实追求上。共享正蕴藏着人类伟大而不灭的善,超越了狭隘的人性及其弱点”。当下对共享理念的严重忽视,使得人类前进之路曲折蜿蜒。如卢德之先生书中所言,回归资本原初的精神,发挥资本的善才是发展的初衷。用共享治理资本是资本善用的关键,以共享引导资本为共同体服务,是全球治理一个重要方向,共同体需要共享观!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