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窗 (名家散文)

2016-12-01 18:12:30  [来源:书香之家]  [作者:李长廷]  [责编:张涛]
字体:【

《窗》

文/李长廷

如今我又站在这里了。

这个引我遐思引我幻想的窗。这个给我欲望给我野心的窗。

那窗帘的绿,不深,不浅,淡淡的一抹,却使人有一种高远的感觉。我于是想到草地,想到森林,想到春天。这窗的里面,也有春的内蕴么?也有绿风与彩蝶的翩跹,也有蜜蜂与花的热恋么?甚而,也有百灵的,画眉的,叫天子的……以及小溪的关于爱情的赞歌么?


晚上,我远远地看它的时候,窗灯就亮了。窗灯是被我的目光点亮的,这时那白日里看去如疏柳般的纱窗,就是一抹淡泊的云。

忽然便想起很小的时候,母亲给我讲的月宫里的故事。说月宫里住着一位极漂亮的仙女,如何如何,如何如何。临了又说,你千万不要拿手去指指划划,对她指指划划是有罪的,你只拿眼看。


我看不见。直到今天,我也看不见。

但是我牢牢记着母亲的告诫,我没有对她指指划划。

我是没有罪的。

我的双脚站得发麻了,我的两眼望得干涩了。

那真是一座圣洁的月宫吗?

曾经有人不止一次在我耳边说:你站这干什么?走近一点去,再走近一点去。你去敲那扇门,敲得响一点,你不要怕,会有人给你开门的。

可是,我不敢。不用说去敲门,稍走近一点去,我也不敢。


那么,你喊一声吧,向那窗口喊一声,会有人答应你的。----那人又说。

我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

那人长长叹息一声,撂下我走了。

世界好空旷。空旷得就像只有我一个人。

我并不气馁。我仍是定定地执着地望着那扇窗出神。

那窗时时在我眼前变幻着景致,有时,它是一幅画;有时,它是一首诗;有时,它是一小块鲜活的花圃;但更多的时候,却是一个如仙女般女郎。


我想象那窗的里面,一定有一个博大无比,色彩斑斓的世界。这世界里一定有着春的温馨,夏的热烈,秋的丰腴,冬的深沉,一定有着诗的境界画的境界,甚而,仙的境界。

我的双眼快要望出血了。

或许那人说得对。走近一点去。再走近一点去。去敲那扇门。

我挪动了一下身子。又挪动了一下身子。终于没有能够挪动那双沉重的脚。

也鼓不起喊一声的勇气。


就在这时,窗灯灭了。

我的理想与欲望之灯灭了。

一次次怀着失望,怀着痛悔,怀着一颗剧烈颤抖的心,离它而去。

又一次次怀着希望,怀着振奋,怀着同样一颗剧烈颤抖的心,冲它而来。

这个引我遐思引我幻想的窗。这个给我欲望给我野心的窗。

那个曾经劝我走近了去敲门的人说:你到底要干什么?你?

我要干什么?是的,我到底要干什么?


每一次,都要待窗灯熄灭,一切归于没有,才悻悻离去。离去之后,又要痛心自责:你小子混啊,一切的成功,一切的成功,都被你莫名其妙的犹豫不决,都被你无了无休的等待葬送了!你永远也得不到你想要得到的东西!

是的,永远。

啊,窗。勾魂的窗。你却总是那么撩人心魄呀! 

作者简介:李长廷,男,永州市宁远县人,1940年生,湖南省作协四届、五届理事,原永州市文联主席,作品散见于《诗刊》、《解放军文艺》、《湖南文学》、《创作与评论》、《飞天》、《山西文学》、《青年作家》、《天涯》、《大西南文学》、《红岩》、《滇池》、《花溪》、《儿童小说》、《巨人》、《短篇小说》、《小说月刊》、《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羊城晚报》等报刊。已出版《苍山.野水.故事》、《山居随笔》、《文艺湘军百家文库.李长廷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