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改|当目光穿越灯光和泪光 更坚信改革必成强军可期

2016-11-30 21:33:55  [来源:综合]    [责编:夏博]
字体:【

回眸军改一年间,记忆的频幕上闪现出一个凌晨的一片灯光。5月28日凌晨,解放军报社印刷厂,车间灯火通明,机器轰鸣,《人民陆军》报创刊号新鲜出刊,带着油墨芬芳……

军报印刷厂与军报版面夜班走廊相连。走出印刷厂车间,不仅看到军报总编室、时事部夜班灯光如炬,还看到军报编辑大平台办公灯光明亮。虽已是凌晨时分,超过半数的工位上仍有夜战的军报人……

男人熬夜“不要命”,女人熬夜“不要脸”。道理谁都知道,但是身不由己,重任在肩,不熬夜、不烧脑、不透支身体,或也睡不安稳。

还是5月份,五四青年节这天,军报总编室原主任编辑马越舟被胰腺癌无情地夺去44岁的年轻生命。生前,他在复查确诊癌症前,还主动请缨赴西北高原艰苦地区驻军单位采访;住院治疗前,他还坚持上夜班,难舍青灯相伴,喟叹青丝暮雪……

今天,军改走过一年间,回眸走过的365个日日夜夜,很多战友感受到了这一年的辛苦忙累,也体悟了这一年改革所带来的痛感……

风雷激荡一纸书。一张报纸,记录着历史前行的脚步;一张报纸,定格下岁月变换的年轮……当今年元月15日原七大军区党委机关报挥泪宣告停刊时,广大网友和原军区报干部员工共同感受了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速度和力度。

漫道“凡是过去,皆为序章”,阑干拍遍,含泪倾诉:为强军而生,为强军而止!原七大军区党委机关报的停刊,折射了军改带给我们的涅槃重生。浴火涅槃,有痛感,也有泪光。

大考面前,谁都不是局外人,你我都可能是“30万分之一”。

如果,目光没有穿越不熄的灯光,我们拿什么去回忆奋斗的青春,拿什么去重拾激情燃烧的记忆?当然,在“改革时间”、在调整期,难免出现忙乱。有的官兵仍感到“五多”须狠减。部分基层单位的带兵人不敢担当,一些灯光相伴的日子的确让人无语、欲哭无泪。但是,在路上,挥洒汗水、披肝沥胆往往是因为我们正奋力跋涉在向上的台阶。哲人有言:堕落和走下坡路一样,都很舒服……

今天,军改走过一年间,如果不能感悟、直面军改带来的痛,我们就不能真正坚决拥护改革、积极支持改革、自觉投身改革。

共和国由大向强,人民军队向世界一流军队迈进,任重道远。更何况,今天,鼓角铮鸣并未远去,刀光剑影并未暗淡,“家门口”生战生乱的危险仍时刻存在……

今天,军改走过一年间,目光穿越灯光和泪光,感悟“史上最牛的军改”,我们不讳言痛感,而且,是那么真实、真切……

然而,这里更应该浓墨重彩称道的是,传承了红色基因、奋进在伟大强军征程上的人民军队,军改一年间敢于担当、砥砺前行!

你看,这些灯光与泪光与几个“27”有关。

据新华社透露,1998年8月的27日,全军部队和武警投入抗洪的兵力达到日最高峰,超过27万人。这其中,就有从华北驰援的陆军第27集团军的数百名官兵,决战大堤、坚守大堤,在灯光下鏖战一个个夜晚……

军改大幕开启不久,2015年12月的27日,也就是习近平主席在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号召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的一个月后,第27集团军最后一批人员装备离开驻地的日子。

在微弱的路灯下,装车,列队,升旗。当《义勇军进行曲》划破渐亮的晨空,上千名全副武装的官兵,齐刷刷地抬起右手,向五星红旗敬礼,向这座营盘告别……

跑步出列的那一刻,军长薛爱国觉得自己的双腿格外沉重,一向高亢有力的声音饱含深情——

“首长同志,陆军第27集团军向新营区机动前准备完毕,请指示!”

“出发!”专门赶来送行的时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郑传福话音刚落,薛爱国的眼泪便夺眶而出。这泪水,是对相守46年驻地的依依不舍,更是对改革强军的热切企盼。

△第27集团军移防画面。

道路两边、小树林里,站满了离退休干部、官兵家属和孩子,他们一边远远地目送,一边默默地擦拭着眼角。

27日,7时,27分,随着第一辆车驶出营区,一条钢铁长龙蜿蜒向西,朝着几百公里外的晋中某地驶去……

《解放军报》刊发的上述报道内容在网络新媒体发布后,产生强烈反响,很多网友特别是老兵潸然泪下……

说起第27集团军,不能不提另一个“27日”:1950年11月的27日,第27军当年的官兵冒着-41℃的严寒,在众多官兵严重冻伤情况下,于朝鲜北部长津湖恶战10昼夜,全歼美军“北极熊团”,一举扭转了朝鲜战局。

不同的年代,同样在冬天;两次不同的军事行动,却彰显了同一种政治品质。这就是人民军队,这就是践行强军目标的人民军队!

人民军队,已经走过89个不平凡的春秋。

军改一年间,似乎只是89环年轮中的一环。

但是我们深知人民军队这棵大树89环年轮中,军改一年间的年轮具有特别的意义。

植物学与气候学有个交叉研究领域——年轮气候学,是根据树木年轮的变化推论过去气候及环境变迁的一个学科。

我们这一代人,是改革的亲历者、见证者。若干年后,当我们回眸凝望跨越军改历程的年轮时,我们必将为之骄傲,也将为自己的付出、转身、奋斗、牺牲而自豪!

军改一年间,我们亲历、见证了很多事情逐步走上正轨。从军队“脖子以上”的改革,管窥了人民军队发展建设的“四梁八柱”搭了起来。这些纲举目张非常关键,很多规矩、标准也立了起来,训练场上实战化氛围也越来越浓。老百姓走过军营,不仅听到了“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高亢口令,而且实实在在看到了人民子弟兵所付出的实践、转变。

还是军报评论员总结得好——

这一年,“脖子以上”的改革初见成效。我们相继成立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把军委机关由4个总部改为15个职能部门,把7大军区调整划设为5大战区,完成海军、空军、火箭军、武警部队机关整编工作,成立中央军委联勤保障部队。这些大力度的改革,使我军突破了长期实行的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建立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解决了一些多年来想解决但一直没有很好解决的问题,解决了许多过去认为不可能解决的问题,实现了军队组织架构的一次历史性变革。

这一年,改革强军新风貌初步呈现。改革不仅是一次组织结构的重塑,更是一次思想观念的嬗变;不仅体现在有形的成果上,更体现在无形的转变上。通过转职能、转作风、转工作方式,实战、创新、体系、集约、融合的新理念深入人心;通过构建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和军委—军种—部队的领导管理体系,领导指挥体制更加高效;通过抓住治权这个关键编密扎紧制度笼子,权力运行体系更加严密;通过组建和培育新型作战力量,新质作战能力更加发展。人民军队能打胜仗的能力素质显著增强,山清水秀的政治生态正在形成,开新图强的生动局面已经开启,正昂首阔步走进“新体制时间”。

走过军改一周年,下一步的改革即将动“大头”、动“棋子”,不少部队将面临重组、转隶、撤销,许多官兵将面临分流、转岗、退役。正如解放军报评论员文章所说,“调整之深、转型之难、任务之重前所未有。”

网上把这次改革称为“史上最牛的军改”,不同网友也有不同解读。

是啊,“史上最牛军改”是一道数学题,加法、减法、乘法、除法都需要运算!而且,我们每一位要去给出自己的解答,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

走过军改一周年,战友的心声带给我们深深的感动:

——军装是军人的皮肤,脱下军装就好比脱层皮,这种刻骨铭心的痛,只有当过兵的人才懂!

——如果需要我离开部队,我会很痛苦;但是组织一声令下,我会痛快地离开!

——自己的转身,单位的裁减,在军队改革这个大盘里只是小菜一碟,虽然自己可能觉得这碟菜吃着很顺口……

——对进退走留,不能一点都不去想。但是想一想南昌起义中牺牲的先烈,我们不能纠缠于这些情绪,我们更多心思应该用在提高实战能力上……

——当那一天来临,首战用我,用我必胜!作为老兵,若有战,召必回!

漫道“凡是过去,皆为序章”,军旅生涯或长或短,自己和战友在路上留下砥砺前行的深深足迹,在沿途穿越了潆洄缭绕的激荡风云。但是,我们今天需要翻过序章,奏响新的进行曲,唱响更铿锵的胜利之歌。

请看,中国军网用感怀文字再现的感人一幕:军区熄灯,战区吹响起床号。

“军区办公楼,最后一次吹响熄灯号。至此,具有辉煌历史的陆军七大军区谢幕。当明天的起床号吹响,战区的军旗与太阳一起升起……”

解放军强军之路上,裁军100万、50万、20万、30万……这些数字背后,是一个个催人泪下、催人奋进的故事。

这是我认识的一位战友胡伟。9年前,他的爱人放弃福州优越工作,随军来到南京,打拼至今刚刚稳定;9年后,在军改之年,胡伟又回到福州,从原南京军区机关到东部战区陆军机关工作,留下妻儿独守南京……

这是我曾在电话里交流过的一位战友、兄长,虽已提升副师职,仍毅然选择了转业。“感恩组织的最好方式就是为组织分忧!过去建功军营是奉献,现在脱下军装更是奉献!”言为心声,他行胜于言,虽然对部队非常有感情。

这是一位未曾谋面的战友、新闻同行。选择转业之际,他的一篇回忆军旅生涯、展望投身第二战场的网文令人感动、振奋……

因为他的泪水,饱含着对军营的深深不舍与眷恋;

因为他的感恩,是军营赋予自己能力素质以及荣誉;

因为他的信心,他深情地说,“绿色军营给了我人生太多的收获。消除危机的最好方式就是:学习,学习,还是学习……我对未来充满无限期待!”

走过军改一周年,目光穿越灯光和泪光,我们感悟了许多战友的家国情怀:“若以小利计,何必披征衣?”“得其大者兼其小,家国福祉铁肩挑!”

走过军改一周年,目光穿越灯光和泪光,我们听到了全面实施政治建军、改革强军、依法治军的铿锵足音,平添了信心与力量:改革必成,强军可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