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田勇谈银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年

2016-11-28 20:56:50  [来源:新华网]    [责编:夏博]
字体:【

11月10日,距离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整整一年。一年以来,身为现代经济核心的银行业发生了哪些改变?现金是不是以后就消失了?美联储是否加息对中国影响几何?听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来为您解读。

关于我们

郭田勇谈银行业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年间系列访谈

Q:未来银行怎么发展?

郭田勇:未来中国银行业发展要兵分两路,既有高大上的一路,像美国有花旗银行、摩根大通,有美国银行这些大行,是高端大气做高端客户,做私人银行、财富管理这些,也要有一些所谓的要低调、朴实、有内涵的银行,朝下走,服务一个区域,一个地方,比如我就是这个城市的城商行,我就服务好这个地方经济,服务好城市市民,服务好周边三农客户,我把这些领域做透做实,我同样会有长远的竞争力和发展潜力,是它未来的一个发展之道。

Q:“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大银行怎么转型革新?

郭田勇:比如国有商业银行传统以来是支持大型企业、政府项目这种大的项目比较多,这种大行未来也是要转大弯的。以前像工商银行做得很好的时候是宇宙的一大行,主要的服务对象都是大项目、大的投资,一笔贷款出去好几亿好几十亿这种项目比较多。但未来中国结构转型,转型意味着什么?未来政府投资、固定资产投资,包括国有企业相应的贷款量的比例是不断往下降的。

大行要未雨绸缪考虑这些问题。要想未来如何找到新的增长点,做大企业就是开一枪打死一只大象,一下效率很高了,做小企业打树上的鸟,打好几枪,也不一定能打几只鸟,所以枪法要准,收益也小。所以大银行未来如何完成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的华丽转身,这确实是银行的掌门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Q:“低调朴实有内涵”的小银行如何抗风险?

郭田勇:小银行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经常讲船大压浪,船小好调头,小船好调头但是压浪压不住,风险程度比较高。小银行要提高抗风险能力也要有多种方式,一方面要积极地支持他们改制上市,这些小银行上市给它增加资本金后资本金充足率不断升高,对它防风险抗风险的能力也是增高的。第二小银行就是要真正服务好地方经济做出区域性的特色。有人说中国的银行多了,美国银行业最高的时候有三万多家,现在还有七八千家,这七八千家80%、90%的都是社区性服务,服务某一个小区域的小银行,美国这80%以上的这种小银行能生存下来这就给了我们很多启示。

Q:银行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最大的亮点是金融服务?

郭田勇:最大的亮点还是在金融服务能力的提升上,比如说排大队的情况以前经常排吧,现在你看哪个银行还有排大队的情况?而且各个银行都有手机银行,比如你转账、购买理财产品,汇款等这些基本手机上都能点出去,都能完成。在金融业服务的供给上可以说能力的改善还是非常大的。

银行不断地改善金融服务的水平,就是改善你的供给能力,因为我们知道银行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比较特殊的,它连续的是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所以它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银行特别是金融业起到桥梁和枢纽的作用。一方面我给你贷款直接增加的是你的需求,你有钱就去买去了,但是我从宏观上来讲,我把贷款给谁是不一样的,所以它对产业的形成、对供给能力的增加是不一样的,同时如果我的金融服务变得更好,也使整个社会改善和提高供给能力的水平。

现金我每天都得揣点儿,兜里必须装点现金,使用的比率很低,或许未来随着金融服务进一步提升,这些小额的现金使用也会消亡。

就我个人而言,咱们可能使用现金的比例在总的消费中应该说占比是非常低的。无论是大一点的消费比如到商场买一点东西或者到饭店吃饭,或者一些缴费等基本上我们都是通过一些银行卡或者是手机支付来完成的,所以说我们现金的使用量都在不断减少。

Q:美联储加息的靴子为什么总不落地?

郭田勇:在各个主要经济体中,美国经济走势算是比较稳健也是比较好的,所以大家对美联储加息形成一种预期,但美国国内的金融决策者从心里来讲并不是特别想加息的。因为如果加息的话,它容易推动美元升值,降低美国自身的竞争力,另外加息可能出现通胀问题,但其实从美国本身来讲通胀现在也并没有形成,或者说物价水平也并不高,它只是为了防止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所以说12月份,我们讲每到这个时候都要讨论一次“狼来了”。如果考虑到政策的外溢效应的话,美联储真正加息了对没有自身的影响可能没有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大,就是政策的外溢效益。

Q:人民币贬值是SDR惹的祸?

郭田勇:因为现在人民币加入SDR以后,我们也是一个国际货币了,国际货币要承担大国的责任,比如虽然我们这段时间看到市场中有人民币的贬值预期,人民币实际汇率也往下贬了一些,但你注意到从加入SDR以后这段时间,人民币相对美元在贬值,但相对日元和欧元我们还是在升值的。

Q:美联储一加息,中国资本都会往外跑?

郭田勇:有很多人认为是由于美联储加息,境外资产升值率高,境内资本要向外跑,但其实问题总是形成在堡垒的内部,所以大家不要大惊小怪地说,好像美联储一加息,中国资本都会往外跑,中国资本即便会往外跑主要也是因为国内经济的问题。

所以我们如果讲对策的话,首先把国内的投资领域,包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所强调的这些新的技术领域、产业结构调整领域做好,控制住资产价格泡沫,不能让房地产价格持续形成上涨预期,这是不行的。

如果把国内的事情做好,再对外汇市场,包括汇率的管理、储备的管理,包括资本流动的管理上也保持一个必要的调控和监控,这样的话,我觉得中国经济就不会出什么大的问题。

Q:手头余钱不多?“消费贷”这招你Get了吗?

郭田勇:金融改革这一年,从消费端发力应该说是很明显的。比如说这一年很多家银行,包括社会机构都成立了消费型金融公司,除了个人房贷之外,还有各类个人的比如旅游、结婚、装修,购买大宗家电这类个人消费贷款开展得如火如荼。这一年从金融、消费金融或者零售型金融端各家银行都高度重视,在不断发力。

Q:为了买房假离婚?这样不好

郭田勇:今年以来房价出现了恐慌式的增长,大家就恐慌式的购房,你就从这些假离婚、假证明就可以看出来都是带有投机性的,明明房子够了为什么假离婚?明明房子够了你为了要买房子去离婚,那说明你这种房子的需求,本身就是超额性的需求,不是正常性消费型需求。

几年前整个银行的资产配置公司贷款占大头,公司金融一般能占到70%、80%,零售这款个人贷款一般占到20%-30%,这是以前的比例,我们经常说它低了,公司强个人金融业务弱,但是今年一下子乾坤倒转了,转得太快,房地产由于有房价上涨预期,购房人很多,银行大量的信贷资金都投给了个人金融,今年增量的贷款个人房贷大概占到超过贷款总量的2/3,都是个人房贷,60%、70%的比例,这也是不正常。

Q:房地产的金融产品属性?Say NO.

郭田勇:房地产调控我认为基本出发点就是应当让房地产去除金融产品属性,去掉它的投资品属性,让它真正回归到普通商品属性。首先是要保证价格稳定不能形成房价上涨预期,炒股票大家都是买涨不买跌,只要涨我才买,投资性购房同样是这个道理。

所以我也讲过短期从需求侧入手,长期还是要从供给侧入手,需求政策本身是短期政策,现在房价冲得太猛,我们很着急,改善供给需要有一个过程,短时间我只能压缩需求,比如提高首付比例,提高利率水平,提高购房门槛,这都是要降低需求的。长期来看,我们觉得中国不合理的土地制度,包括土地财政政策,这方面形成了一种不合理的房地产的供给政策,对这个进行调整是非常重要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