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国理政新实践·重庆篇]渝万高铁将带来哪些效应?

2016-11-28 14:39:15  [来源:华龙网-重庆日报]    [责编:欧小雷]
字体:【

按照城市规划学的定义,大城市的直径,是当时最主流的交通工具在1小时内通行的距离。渝万高铁从始发至终点只有1小时车程(按设计时速250公里计算,渝万高铁全长约245公里),这意味着,重庆主城和万州进入1小时经济圈指日可待。

这将如何影响经济发展,带来哪些效应?这条贯穿都市功能核心区、都市功能拓展区、城市发展新区和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的高速铁路,将如何通过增进各功能区域的互联互通,推动“全市一盘棋”发展?

承接高铁流量

沿线区县纷纷“押宝”旅游业

梁平双桂堂在进行庙内保护性修缮后,目前已经启动新一轮扩建——到明年,双桂堂外围将按照苏州园林风格,建成连片的中国传统建筑景观带。

“耗巨资改扩建双桂堂,是为了迎接渝万高铁给旅游业带来的机遇。”梁平县旅游局副局长王良平说。据了解,渝万高铁开通后,外省市经由主城至万州再顺长江而下游三峡的游客,有望将双桂堂纳入其重要行程,这座著名寺庙也可能因此成为梁平旅游业的一大增长点。

事实上,梁平“押宝”旅游业的“大手笔”不仅是双桂堂,该县高铁站投入高达6.4亿元,建设规模仅次于万州站。承接高铁带来的游客,梁平已经作出“一园两核三片多点”的全域旅游规划,计划到2020年实现年旅游综合收入35亿元,几乎是现有水平的两倍。

紧邻梁平的垫江县,近年来在以花、果为主题的“乡村游”上屡有建树,正期望通过高铁带来的巨量客流,逆向推动旅游产品的升级。

垫江县旅游局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今年,垫江成立了一家名为重庆兴垫实业公司的国企,作为全县旅游项目包装、建设与投融资的平台,该公司筛选了8个特色鲜明、业态新颖的重点旅游项目进行打造,总投资超过100亿元。截至10月底,该县在建和拟建旅游项目121个,投资额达7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7%和108%。

和梁平、垫江不同,作为渝万高铁终点站的万州,借高铁机遇发展旅游业的着力点,不是具体的景点建设或升级改造,而是整合资源,打造三峡游的中转和枢纽中心。

万州区交委人士介绍,他们在紧邻高铁站的客运中心拿出400平方米的营业面积,用于建设游客集散中心,未来从渝万高速路上调整下来的客运大巴车,将从客运中心始发至三峡各个景点。目前,“坐火车、游龙缸”的云阳景区旅游线路已经推出。

人口重新分布

住在渝东北 上班在大都市区

在市发改委主任沈晓钟看来,渝万高铁沿线各区县对发展旅游业的各种筹备,预示着一次跨越五大功能区域多个功能板块的要素流动和生产力布局调整已经开始。

在万州高铁站所在的天城街道,记者看到远远近近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有的楼盘名则直接冠以“高铁”的前缀。万州区“十三五”规划显示,到2020年,该区城区面积达到100平方公里左右,其中,高铁片区是城区向北拓展的主导区域。按照规划,高铁片区将打造成为渝东北城镇群核心功能区、“万开云”城镇群先导区,建成万州城市北部副中心。

梁平则在高铁站旁边建起了一座新县城,作为新城中心的党政大楼与高铁车站近在咫尺。在此基础上,梁平又启动新一轮城市建设,通过老城棚户区改造货币化安置转移人口,梁平计划把新县城的规模扩大一倍。

重庆社科院研究员李勇认为,渝万高铁沿线区县的城市扩容,正是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下,各功能板块通过高铁增进互联互通、加速生产要素重新配置的结果。

“人是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但人才通常喜欢居住在大城市,小城市如何吸引人才,以前我们老是讲产业吸引人,其实产业吸引的只是产业工人,难以吸引高技术人才,生态良好、整洁漂亮的城市才更具有吸引力。”李勇说,渝万高铁途经的都市功能核心区、都市功能拓展区和城市发展新区组成了大都市区,能提供大量的工作机会,人们到大都市区去工作,但他们可能更愿意在生态环境良好的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居家,高铁正好能帮他们实现这一愿望。

产业布局调整

“万开云”加快融入川渝城市群

人口重新分布,是高铁影响经济生活的第一步。沈晓钟认为,作为客运专线的渝万高铁,虽然不能像货运铁路那样直接降低企业物流成本,从而在铁路沿线形成新的产业集聚,但它通过促进人口更为频繁的往来,引导其他生产要素流动,从而推动沿途各区县的一二三产业协同,以“一体化”、“一盘棋”提升经济效率。

以“万开云”板块为例,万州区发改委相关人士坦言,目前,“万开云”发展面临的主要难题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不够、产业集群培育难、招商引资难、中高端人才缺乏等。

事实上,虽然渝万高速公路已开通多年,“万开云”板块所涉及的万州、开州和云阳部分区域也已经纳入川渝城市群,但和地处川渝之间的区县比较,上述三区县与四川方面的协作更少,不管是工业原料的采购还是市场容量,都缺乏足够的规模效应。

“经济的交往首先是人的交往,后者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心理距离。”沈晓钟举例说,主城的投资人如果要投资渝东北的项目,高铁通车之前,他乘坐汽车一来一回可能需要两天时间,过长的车程拉开了心理距离,让投资人感到项目不便于管控。通高铁后,投资人心理距离大大缩短,生意就更容易谈成。沈晓钟认为,不同区域之间要有资源对接和产业协同,前提是先有人的频繁往来。渝万高铁通车后,不管是“万开云”板块,还是沿线的梁平、垫江、长寿等区县,能更快地融入川渝城市群,参与产业分工。

高铁通车缩短人的心理距离,人的往来更加频繁,从而带动其他要素流动。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渝万高铁沿线区县都在加紧调整自己工业经济布局。

例如,万州区已经对其工业园区的空间布局作出优化,位于高铁站附近的工业园区,规划面积近8平方公里,重点发展汽车及零部件、LED照明、纺织服装产业。目前,年产60万套车轮总成及10万台车架项目、长安跨越年产7万辆M109L改型跨界车型项目等已进入建设尾声。

在垫江,我市钟表计时及精密加工特色产业建设基地上月授牌,重庆市钟表有限公司年产1000万只智能手表生产线也正式投产,该县试图以高铁通车为契机加大招商引资力度,打造“山城手表”产业集群。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