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装配师吴延翔:匠心铸箭 仰望苍穹

2016-11-21 15:26:20  [来源:央视网]    [责编:欧小雷]
字体:【

央视网消息东风航天城,即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坐落于西北荒芜人烟的沙漠边缘。作为中国第一个航天发射场,东风航天城发射了新中国首枚“东风导弹”和第一枚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从建立至今,这座特殊的城市虽然只有60多年的历史,但却是中国人飞天圆梦的福地。

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某车间门口,随火箭一同而来的装配工人正在把这两片巨大的整流罩拉进车间,将神舟十一号飞船包裹在里面。负责这项工作的,是已经有二十多年装配经验的吴延翔,这是他第七次来到酒泉。

6进毒气火箭箱间段排险

1997年,吴延翔技校毕业参加火箭总装工作,第一次出外场就是参与载人航天的任务。

1999年11月20日,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首次发射成功并把神舟一号试验飞船送入太空,这标志我国成为世界第三个掌握载人航天技术的国家。那时吴延翔刚刚参加工作两年,这也是吴延翔第一次体验到一个火箭总装工人独有的复杂情感。

把火箭各系统的设备、仪器、活门、零件等分别构成部段,再把各个部段和发动机对接成为火箭,这就是吴延翔的主要工作。火箭系统复杂,结构紧凑,总装难度很大。这其中,最让吴延翔操心的是载人火箭上整流罩的安装。要保证载有航天员的返回舱能够在逃逸过程中顺利释放,这要靠整流罩中间连接的32把锁。这些锁,都是总装工人一把一把手工安装上去的。

在装配载人火箭的时候,吴延翔考虑最多的是航天员的生命安全,但是在从事这份工作时,他对自己的生命想得却很少。

2006年,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长三甲遥十一火箭的常规推进剂刚刚加注完,就发生了意外,加注燃料的活门关不上了,燃料出现了泄露。危急时刻,只能人工更换活门,这意味参与抢险的队员要面临有腐蚀性的剧毒气体——“四氧化二氮”。

当时,吴延翔刚刚完婚,还没休完婚假就来参加发射任务。他本可以不参加这次抢险,但考虑到这个一级产品主要是自己所在的组负责生产的,自己对于产品的结构更加了解,抢险排故障可能会更顺利一点,所以他想都没想就直接报了名。

就这样,吴延翔和其他9名同事,先后6次进入毒气弥漫的火箭箱间段,更换故障活门,保证了火箭顺利发射。因为怕妻子担心,他隐瞒这件事。直到5年后,单位组织先进人物评选,吴延翔的爱人才知道了这次抢险。

最质朴的情话

吴延翔和爱人李卉在一起有十年了,因为吴延翔工作性质特殊,两人聚少离多。有时候一出任务,就是一两个月不在家,平时家里照顾孩子和料理老人的事情,都是李卉承担。他们家客厅里挂着一张一家三口的合照,也是家里唯一一张三人合影。李卉说,那是他们今年(2016年)春节拍的。因为平时吴延翔工作太忙总不在家,今年春节难得三人能凑齐,才去拍的照片。

有一次,吴延翔的爱人给他发信息,想让他说句情话。结果过了许久,吴延翔回了一条:“感谢你这么多年来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谢谢你。”这大概是最质朴的情话了吧。

今年10月12日,距离火箭发射还有5天,吴延翔正在为火箭发射做最后的安全检查。此时,在北京航天总医院的妇产科病房里,李卉正在一个人排队等待,这是她产前最后一次检查。李卉心中多少有些遗憾,自己爱人没能陪在身边。

10月17日,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一飞升空,19日,神舟十一号飞船与天宫二号完美对接。亲手组装火箭的吴延翔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他期待着一个月后,神十一载着航天员平安降落。

21号,吴延翔信守了他对妻子的承诺。在他北京的小家,吴延翔的第二个孩子已经降生。一升一降间,大概只有像吴延翔一样的航天人,才能明白个中复杂的滋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