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揭复旦学生登山遇险内幕 驴友:悲剧本可避免

2010-12-16 09:05:55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恒迹] [初审编辑:袁连贺]
字体:【

  12月10日前几天,复旦BBS、复旦登山协会的会员们都以各种方式看到了这次去“野黄山”之行的征集贴,而据会员介绍,通知都是以“复旦登协”的名义发出的。10号上午出发,13号上午回沪,开辟一条新线路吸引了探险欲望强列的同学。

  10日上午,一行18人从复旦出发,11人为复旦在校学生,其他的有毕业的校友和成员的朋友。踏上这样一次旅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过是登协众多活动的一项而已,报名、拿上必要的行李、集合、出发。

  所谓“野黄山”是一条新线,带队和压队的人员据说都是复旦的毕业生,登山算是有经验的人,但都没走过这条线。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完全的“探险”过程,更添加了游行的刺激感,然而突降的大雨也让这一美妙的旅程蒙上了不安的色彩。

  12日,山上雾气渐浓,团队失去方向,经过几番尝试都无法确定位置。10:40分,团队向黄山市消防支队打来求救电话,称不清楚自己的位置,只知道是一个峡谷,没有办法回到原地。景区警方根据GPS卫星定位系统,初步判断迷路人员均在云谷寺一带。当晚,黄山市及景区已经派出由公安、消防、综治、防火等多部门组成的救援队伍,配齐海事卫星电话备用,前往深山峡谷搜救,第一批救援人员达到70多人。然而,进行追踪后,刚才求救打来的电话就再没打通,极大增加了寻找他们的难度。黄山风景区公安局局长俞士军说,迷路者所在的位置可能在云谷寺1号地区——三道岭区域,这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没有路径到达且没有手机信号。

  时值深夜,景区内下着雨,深山峡谷陡而滑,且有大雾,搜救人员只能借助电筒、绳索等设备急行军,用卫星定位系统探寻迷路者的具体位置……

  快到0点了,失去联系已经近两个小时了。黄山市市长宋国权等到达救援指挥现场,并且通知复旦大学,据析学校凌晨也已经派出三名干部前往协调工作。救援人员正在深山中冒雨“开辟”小道,接近求助人员。

  从零点到凌晨三点,发生了什么,至今还没有人知道。13日凌晨3时许,黄山市政府和黄山风景区负责人表示,18人终于被找到。这个化险为夷的结局或许是大家想看到的,然而一位年仅23岁的民警却因为这18人的“探险”而丧生。救援队员、黄山风景区公安干警张宁海在护送途中,因山坡陡峭雨湿石滑等,不幸坠入深崖,因公牺牲,年仅二十三岁。

  获救的18位迷路大学生已护送下山,经体验,身体状况均好。目前,大学生已送往黄山干休所休息。

  今夜、明天,复旦的同学们都将举行悼念活动为张宁海送行,然而这次悼念不是因为学生的社会责任感或者复旦人悲天悯人的情怀,而是深深地歉意!没有训练,不上保险,没有向导,贸然前往人迹罕至的地方,心智已经成熟的“名校生”将狂妄发挥到忽视生命安全的地步,然而,竟从来没有预料到这种“探险”实际是用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做赌注,赢了是你的体验,输了就是生命。满足自己的追求,不等于自私妄为!

  复旦大学登山探险协会成立于1998年3月,现已是上海最大的高校户外社团,涉及攀岩、露营、速降、越野、定向、徒步旅行等多项户外运动。2002年,复旦登协组建了上海高校第一支学生登山队伍,登山队足迹遍布十几座雪山:海拔6178米的青海玉珠峰、海拔6206米的西藏启孜峰、海拔5828米的甘肃阿尔金山……

  辉煌的成绩和热气腾腾的人气不能掩盖社团本身管理的问题和学校监管的责任。据社团成员介绍,大部分的旅行都没有安排专业的训练,虽然有一些小贴士,但也只是仅供参考。旅行保险更是因为经费问题,没有强制缴纳。再说,以这次“野黄山”之行为鉴,社团追新、追奇的特色明显,很少请专业的向导或者导游,并且经常探寻新路线。当青年的激情点燃之时,有所限制是能量,不限制则是灾难。

  复旦大学对这一事件的态度是:1.这次活动非社团组织行为,2.学校积极配合相关部门搜救。当然,这都是作为学校应该做的,作为这个学校的一份子,虽然打击那些热血青年不是一件好事,而且可能会令一些人产生抵触的情绪。但还是希望学校可以做出点行动来整治这种“特殊”社团,登山、旅游、轮滑……一些可能会存在安全隐患的社团,应该严格其管理,细化其活动的审核规范,才能避免此类事件发生,也可以引导这些有梦想的年轻人走向一个对自己和他人都负责的“梦想之路”。

  为民警先生和他的家人、爱人默哀,为所有获救人员和他们的家人庆幸。生命之轻重,在于意义而不只在于行动。

  户外有风险,组队需谨慎

      文/恒迹

  其实在我看来,自己不是驴友。那辆车从拉萨回来后,一直静静的放在寝室,再也没有骑过,码表的读数仍是5003km。

  但我是个对户外运动一直有爱的人。这次黄山出事,是同学告知的,之后一直蹲点在日月光华BBS的Outdoor版,因为活动的召集帖就发在这个版上。

  因为当事人现在没有公布详细的过程,我只能从已知的点滴推测整个过程,好在我是学历史的。如与事实出入,望指正。

  复旦有个协会叫登协,日月光华有个版叫Outdoor,本来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但日子久了,两者就混淆了。登协的活动一般就发在Outdoor版,Outdoor版上灌水的大都也是和登协有关的人。这次黄山户外之行叫“野黄蜂”,全称是:“登协* 野黄山穿越活动”。当初就发布在Outdoor,后来转发在组织者的人人网上。

  根据活动公告(见附文),字面上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 组织者知道此行是非常规路线,会逃票,要避免被捉;

  2. 组织者在招人时是允许新人参加的;

  3. 组织者是知道天气状况的,而且还希望会如期下雪;

  4. 组织者自己并没有走过这条线,也没有计划请向导,故将主要靠GPS和指南针;

  但根据知情人的爆料(见附文),可以得知:

  1. 组织者或者资历老的人是可以少交钱的;

  2. 一般很少有领队愿意带队去自己去过的地方,可能因为没有新鲜感;

  3. 在挑选队员时,性别比是考虑的因素之一;

  4. 登协组织过的活动,有不少出过问题,但最后都息事宁人了;

  我绝对赞成读书人多出去见识祖国的大好河山,但那叫“旅行”不是叫“户外”。户外,就要有户外的装备。这次悲剧的主要原因是,这支队伍以旅游的心态去参与了户外运动。

  事情的简单经过是:

  12号下午5点,他们发现迷路了,GPS漏水失灵,只知道目前的坐标。然后领队和队员们一起商量,觉得应该报警,因为只有一个同学的手机有信号(求型号),所以让他给家人发短信,短信内容是:“安徽黄山18人救命”并附有GPS坐标。他姨夫收到后,报警。上海市公安局再联系安徽省公安厅、黄山市公安局,和复旦。然后组织人马搜救。凌晨2点,找到。然后下山。过程中,一位民警堕入山崖殉职。

  可以把事发过程分报警前后两阶段。

  队员们报警前的表现,只能说太让人失望了。整件事是一个不专业的领队带着一帮不专业的队员在一个需要足够专业知识的地方做的傻事。

  我不是户外行家,但我是装备控,就从这个角度来分析了:

  1. GPS。在我看来,GPS是户外装备之王,是女王皇冠上的珍珠。其他任何装备都应该让位于它,何况是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怎么会出现GPS漏水坏掉的情况,当时黄山的雨并不是很大。最常见的高明和麦哲伦基本都能防水。我很好奇他们用的是哪款。再说了,就算GPS脆弱,但安全套作为户外的必备装备总该带了吧,这个是防水利器。怎么没有想到用?

  只要GPS正常,那么是会有轨迹记录的,而且也会有返航指示的。按指示原路返回,至少也不会迷路。

  2. 人数。18人的户外探险队。为什么会这么多人,去南极科考么。这么多人,相互不熟悉,不了解,还都是不专业的,适合举着旗去世博会参观,不适合需要齐心协力的户外探险。在招人时会不会存在扩招现象?包车包的是18人座的,最后满满当当的坐了18个人。如果少一些新人,会不会好协调一些。

  3. 装备。我看了营救现场的照片,看得很揪心。这些号称去户外探险的孩子,好多都穿的不是防雨衣,还有个男生穿着板鞋,有个女生戴着的是围巾而不是围脖。这当然是因为对户外运动的无知。但我看见领队就穿的很专业,怎么就没有记得提醒或者强制队员注意这些呢?后来才得知,原来干粮都只带了一天的,头灯都没有人手一个。这点绝对是组织者失职,也直接导致了后来的悲剧。

  4. 最后决定报警,既然是团队决定的,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们不在彼时彼地,无法感同身受,就不作评价的。开始我好奇为什么没有直接拨打110,而是发短信回上海,再由上海的家人报警。后来看到当事人的解释,说是18人中只有一部手机有断断续续的信号。这仍说明了装备不专业,出入山区,信号不好是常识,应该携带电台的。不过换个角度,不知出警速度如此之快,与上海公安局转告安徽公安厅有无关系。

  不管怎样,让人欣慰的是,出警速度和动员警力都说明此事的重视。凌晨2点,搜救队找到复旦同学,他们蜷缩在一起。然后搜救队决定带他们下山。

  1. 搜救队应不应该半夜出警?我觉得是应该的,当时通讯不畅,不知这18人是不是有生命危险,救人是他们的责任。哪怕不是18个人,哪怕不是复旦的学生,搜救队收到报警都该出警,不管有没有下雨,不管是不是晚上。

  2. 但不得不说,带他们下山是个很仓促的决定。因为下雨,因为山路,因为体力不支,因为人数众多,带他们下山并不是个明智的决定。尤其是现在是冬季,即使雨一直下,也不会山洪暴发。原地等到天明,如果搜救队有携带相关装备,不会有太大问题。

  3. 悲剧终于发生了

  “据悉,为确保学生人身安全,救援人员一路上反复叮嘱学生注意脚下安全。3点26分,救援组成员——黄山风景区公安局民警张宁海同志一路打着手电护送大学生,经过一悬崖绝壁时,他细心地让光柱照亮身边的同学,全部注意力都在探险大学生身上。大家手摸着冰冷的悬崖,艰难攀缘,他在根本无路的山崖照顾着学生前行。而就在此时,张宁海为保护大学生生命安全不幸坠崖。”

  也就是说,18个人不是每个人都有带手电,或头灯等照明设备。这个实在实在不专业,不专业透了。为什么组织者没有提醒或者要求带上必须的装备呢。

  4. 多一点反思。虽然这样说有些不近人情,但我觉得是事实:搜救队户外知识以及装备也很不专业。根据组成来看,应该是临时组建的。因此看到照片中的武警,穿的是普通的迷彩服,没有带背包,甚至还打着伞。用的是手电,而不是头灯,而且没有带备用头灯,如果每人一个,也许就没有悲剧了。在会合后应该是找个平点的地等天亮下山。据说是有媒体压力之类的导致要连夜下山,不知是不是的。总之,不太专业的搜救队去救援太不专业的探险队,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悲剧诞生了。

  痛定思痛。我们能做的,唯有期望和作为以使悲剧不再发生,而不是一劲的辱骂和删贴。

  1. 这样不负责任的户外运动,还是少组织为妙;

  2. 参与户外运动,需要有足够的心理和体力准备,不要用旅游的心态去户外;

  3. 虽然民警张宁海是殉职,是作为警察应有的风险,但“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道义上的责任还是要担当的。今天复旦各食堂门口都有悼念横幅。

  4. 希望能有个募捐,一是给这位为复旦学子而殉职的才23岁的年轻人;一是给黄山景区搜救队买点冲锋衣和头灯什么的。因为可能近期复旦去黄山探险的人没有了,但景区的搜救工作会继续,好装备才能减少悲剧的发生。

  5. 山顶的风景,只有登上山顶才能看见。户外有风险,但同样有风景。准备好了,才出发。准备好了,就出发。

  此外,对Outdoor一些自称为资深版友,或者登协成员的言论非常不满。撇清协会责任也就罢了,居然越俎代庖的说领队没责任,还一二三四的在分析。我一度觉得这个领队好惨,平时得罪了这么多人,现在这些人纷纷打着是他死党的名义来陷他于不义。交友不慎啊。

  最后,还有些登协的人说,户外运动是理想主义者,是疯子做的事,你们这些没疯的人,不懂的。原来“理想主义”这能这样用啊,但问题在于,如果你的理想主义,是需要别人来买单,不管是父母还是警察,这样的理想主义,真的值得骄傲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