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看守所盖被闷死:家属竟然被要求不联系记者

2010-12-08 09:36:39 [来源:郑州晚报] [初审编辑:邱飞]
字体:【

  男子看守所里“盖被子死”,法医鉴定为“青壮年猝死综合征”

  可这个案件让人咋也看不明白

  家属被要求“不私下联系记者”

  家属被允许看的录像“很跳跃”

  “盖被子死”之说何来?

  家属称狱警曾说过“可能因为心肌梗塞”“可能是盖被子闷死的”

  12月2日,茂名日报的社会版和茂名公安局的官方网站上,同时刊登了一则“茂名市看守所一在押人员突然急病死亡”的稿子,内容为“11月25日凌晨,茂名市看守所在押人员戚某突发急病,经送医院救治无效死亡。犯罪嫌疑人戚某,男,22岁,茂名市茂南区金塘镇人,2010年4月28日,因涉嫌盗窃犯罪被茂南警方刑事拘留,羁押于茂名市看守所。今年6月4日,经检察机关批准执行逮捕。11月25日凌晨1时20分,戚某突然发病,值班民警立即将其送往茂名市人民医院救治,并立即通知戚某家属及时赶到医院,茂名市检察院和茂名市公安局相关部门也派员于当天凌晨赶到医院和羁押场所介入调查。当天凌晨3时45分,戚某经抢救无效死亡,经医院诊断为猝死”。

  事实上,11月27日开始,在国内各论坛上已陆续出现了一则“盖被子死”的帖子,该帖称“11月25日,22岁的茂名青年戚业强在茂名第一看守所突然死亡,家属称狱警曾对他们说过‘可能因为心肌梗塞’、‘也可能是盖被子闷死的’”。

  这让该起事件成为“躲猫猫”、“冲凉死”等看守所死亡案例后,又一个离奇案例。

  对死亡时间的认定,家属提出异议,但最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看守所领导“可能死于心肌梗塞”的回答,另一名狱警还补充“可能是盖被子闷死的”。

  “好端端一个人,怎么会盖着被子就闷死呢?”采访中,多名戚业强的家属均称听到狱警说过这句话,但由于当时现场人太多,没有听清楚具体是哪个狱警说的。

  而对“盖被子死”的说法,茂名公安部门极力否认。“对‘也可能盖被子闷死’的言论,我们已经对所有相关狱警进行调查,均明确表态没有说过类似的话。”茂名市公安局宣传科科长阮荣志强调。

  “在没有调查出结果前,公安部门就对外称戚业强因为突然急病死的,也未免太不负责任了。”死者家属表示。

  家属村民市政府前请愿

  事件处置领导小组相关负责人表示未知晓此事

  据了解,12月1日,戚业强的家属和所在洪山双狮岭村村民共300人前往市政府请愿,拉着“22岁青年冤死茂名,还我儿子公道”等字样的横幅。现场随后发生肢体冲突,有多名村民受伤,其中包括一名79岁的老人。老人头上的伤口近15厘米,住院4天后才被准许出院,而至今有关部门未看望过老人或对此给出任何说法,最终老人的医疗费用由戚业强家属支付。

  受此牵连的不仅仅是戚业强的家属和同村村民,还包括过路群众。据了解,当时有些过路人表达不满,其中2人被公安部门以“扰乱社会治安”实施了行政拘留,同时被拘留的还有11名家属和村民。而后公安部门在2日放了10人,3日又放了另外3人,但公安部门强调,只是对其行为“暂缓执行”。

  记者针对此事询问茂名市“11·25”事件处置领导小组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未知晓此事。公安局宣传科人士则拒绝对此事作出任何回应。

  有没有“牢头狱霸”?

  狱友介绍,一般看守所里欺负新人的情况多少会存在,但只是整人

  一名戚业强在看守所的同室狱友介绍,一般看守所里欺负新人的情况多少会存在,但只是整人,因为每隔一个星期狱警会给他们作全身检查,如果身上有新伤会仔细询问。

  而对于此前网友猜测的“戚业强可能死于‘牢头狱霸’的猜测”,“11·25”事件处置领导小组相关负责人透露,戚业强所在的茂名看守所监室内,事发时共羁押了20余名犯罪嫌疑人,事发后领导小组对每个人都进行过询问、调查,从目前情况来看尚未发现“牢头狱霸”等情况的存在。同时,他还明确,目前尚未有任何人因为此事被采取停职等临时性措施。

  12月6日,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专家组经解剖检验,排除了戚业强因暴力、中毒等情况致死。专家组根据死者尸体的病理改变等作出鉴定意见:戚业强死于青壮年猝死综合征。

  监控录像内容仍成谜

  允许家属观看录像,但录像是跳跃式的,可能有20分钟的空白

  6日发布的官方材料证实,12月6日下午,茂名市“11·25”联合调查工作组组织戚业强家属观看了看守所监控录像,并向家属公布了工作组调查情况及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鉴定意见。

  据了解,11月27日家属得知调查组已调阅过戚业强在看守所的监控录像,显示他当天还做了60多个俯卧撑,倒立了18分钟。当时死者父母要求查看儿子在看守所羁押期间的监控录像,却遭到拒绝。但在12月3日,家人接到茂名市公安局的电话,允许家属观看录像,但录像是跳跃式的,可能有20分钟的空白。12月5日下午,相关人士再次要求与家属进行交谈说明监控录像跳跃的情况。

  6日中午,家属与记者见面,询问下午在看监控录像时要注意哪些内容,记者罗列了6个要点,家属表示看完录像晚上联系。

  不过让记者感到奇怪的是,6日晚家属突然转变态度称边上有人不方便联系,并长时间关机。直至官方出具鉴定结果后,对方仍表示不方便说话,有时间会再联系。当记者致电茂名市公安局宣传科科长阮荣志询问相关事宜时,对方表示他也不太清楚。

  家属被要求“不私下联系记者”

  “已经有人警告过,我们的手机跟谁接打电话都已经掌握得一清二楚了”

  记者到茂名市政法委办公室,当时被工作人员告知,领导在开会,这事实情监督执法室比较清楚情况,可去他处采访。而当记者到达实情监督执法室后,又被告知必须通过宣传部许可才能接受采访。随后,在联系上宣传部相关人士后,该人士表示宣传部不管这个,愿意不愿意接受采访是政法委的事情,与宣传部无关,最终又将此事推给公安局。

  记者想方设法了解到该工作小组主要负责人的组成后,前往该负责人办公室试图对其进行采访。“你不要为难我了好不好,我只是挂个名的,实际情况还没有公安局他们清楚,而且我跟你说了是违反纪律。”该负责人却这样答复记者。

  与此同时,12月5日下午,茂名市相关负责人告知死者戚业强的家属前往茂南区政府进行交谈,而当天的交谈内容主要有两点:让家属不要私下跟记者联系,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此外再次说明监控录像“跳跃播放”的原因。

  “如果不靠记者曝光此事引起大家关注,政府不会给出一个公正的交代。”戚业强的家属表示,虽然他们极力想弄清戚业强死亡的真相,但是也怕联系记者调查此事会被一些人打击报复,“已经有人警告过,我们的手机跟谁接打电话都已经掌握得一清二楚了,就连发短信也能知道。”

  据12月7日《东方早报》

  三大疑点悬而未解

  1.“俯卧撑、倒立”是自愿还是被逼?

  监控录像显示“戚在临死前,曾做过60个俯卧撑和18分钟倒立”。但戚业强的狱友称,在与戚业强同室数月内,并未发现戚做过任何俯卧撑和倒立,因为每天回来躺倒就睡。

  2.半夜异常为何会被发现?

  家属称他们从看守所得知的情况是:凌晨时同室的4号铺位嫌犯发现戚业强突然鼾声变大,上前探视发现戚业强脸部朝下趴在枕头上,脉搏微弱,随后报告民警。但曾与戚业强同室的狱友表示,以前晚上都很早就睡觉了,别人打鼾根本不会去管,而且这个时候都关着灯什么也看不到。为何当晚狱友会关注到戚业强的异常情况?

  3.为何戚业强案迟迟未开庭?

  9月左右,戚业强所犯案件一起进去的不少人已陆陆续续被判缓刑出狱,但包括戚业强在内的4人却一直被羁押未起诉至法院。家属说,最开始刑拘的时候罪名是职务侵占罪,但批捕时变成了盗窃罪。迟迟未开庭,是否与职务侵占和盗窃罪之间的定性有关?

  青壮年猝死综合征

  茂名市公安局发给记者的通报材料还就青壮年猝死综合征做出如下解释:“是一种原因不明的猝死,具有以下特点:一是青壮年发育营养良好,既往身体健康;二是年龄在20至49岁;三是男多于女;四是多死于睡眠中,以凌晨2~4时较多;五是突然死亡,常在睡眠中发生呻吟、打鼾、惊叫、呼吸困难、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等症状;六是尸体剖检不能发现致死性病理改变,既无中毒证据,又无其他死因。病理变化常见的有:一、肺淤血水肿,亦可有小出血点;二是急性心衰表现;三是肝、肾等脏器淤血;四是黏膜及浆膜面点状出血。”

  继“躲猫猫”、“冲凉死”等看守所死亡案例后,近日,广东茂名男子“盖被子死”再次引发关注。6日晚10时,记者从茂名市公安局获悉,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专家组经对死亡男青年戚业强尸体解剖后鉴定:戚业强死亡排除暴力、中毒等情况,符合青壮年猝死综合征而猝死。

  茂名公安局告诉记者,茂名市“11·25”联合调查工作组6日下午组织死者家属观看了看守所监控录像。不过奇怪的是,记者联系家属方面想了解录像内容时,对方突然转变之前与记者良好沟通的态度,称边上有人不方便联系,此后长时间电话关机。直至官方出具鉴定结果后,记者再次联系上家属,但对方仍表示不方便说话。

  据悉,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已对该事件进行了批示,广东省已派相关人员进驻茂名市“11·25”事件处置领导小组,对此事进行联合调查。

  戚业强最近的一张照片也已时隔多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