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寺庙成了摇钱树,信仰也将被承包

这是一门新的生意,不要技术,不需厂房,打的是庙宇的生意,靠他人的虔诚和信仰攫取暴利。日前有游客在昆明岩泉寺被恐吓,刷卡花巨款烧高香。无独有偶,2011年7月份以来,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多次收到网友对张家界紫霞观的投诉。[详细]

  刷卡烧高香

曾几何时,彰显人类信仰与寄托的寺庙,大都成了景区重点收费景点,有人感慨,当信仰面临承包,我们情何以堪?

  张家界紫霞观:我妈妈是2011年7月23号到的张家界紫霞观,导游带进去时说的很神,又说什么这是百年难遇的盛会,我妈妈比较信,先是强制性的抽签付香油钱,再带去叫红尘道长那里解签,那个道长让我妈妈点什么灯,还要烧高香,共计13300元,妈妈后来给我看POS单上显示的是张家界弘道旅游开发公司,一个正规虔诚的道观怎么会有旅游开发公司在运作呢?[详细]

  昆明岩泉寺:2011年10月12日,到昆明出差的欧朋带着妻子和两位亲友报了去石林的一日游的旅游团,每人160元。大约上午11点左右,在逛了几个购物点后,欧朋们被拉到了昆明市宜良县岩泉寺,这里距昆明市区60公里,是去石林的必经之地。导游告诉欧朋,岩泉寺求签颇为灵验,当年名妓陈圆圆在此求签,大师言其必皈依佛门,最终一语成谶,故此地也有“滇南第一签”之誉,游客到此都会求签请大师释疑。[详细]

  寺庙经济乱象:被承包的“信仰”

  紫霞观POS单暴出幕后旅游公司

  2011年7月23日一名女性游客到张家界紫霞观参观,导游带进去时说的很神,说这是百年难遇的盛会,该游客开始比较相信,先是被强制性的抽签付香油钱,再带去叫红尘道长那里解签,那个道长让其点灯烧高香,共计13300元,后来却被发现POS单上显示的收款方是张家界弘道旅游开发公司。

  记者致电张家界旅游局,一工作人员得知此事,立即与弘道旅游公司联系了解情况。该工作人员随后告诉记者,“弘道旅游公司注册时,其经营范围包括紫霞观景区。该公司已做出承诺,游客在紫霞观的消费虽是自愿行为,但如果游客感觉‘受骗’,有不合理消费的情况,只要游客和公司及时联系,公司会全额退款”。

  7月29日,投诉人主动联系并告知记者,已与弘道旅游公司处理好了退款事宜。投诉人主动支付300元“平安灯”和“高香”成本费,捐献700元“功德钱”,公司按约定已将剩余的12300元退还到账。[详细]此外,为一探究竟、强化监督,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合作栏目湖南电视台《帮助直通车》帮老倌深入张家界紫霞观暗访道观如何“带笼子”。[详细]

  岩泉寺720万的天价承包费:

  2004年,金星街道办事处以每年220多万元的价格,将岩泉寺承包给某私人老板,直到2009年。一名曾承包附近寺庙的老板告诉记者,当时一炷香最高只卖130元,普通香从10元到60元不等。除了香火与功德钱外,寺庙还卖些玉器等工艺品,收入的30%返给旅行社。与岩泉寺相同,这名老板从四川峨眉山一带请来了几名假“大师”为游客解签。每名大师有10%的提成,一个月有几千元的收入。

  这位老板承认,寺庙的收入全靠这些“大师”忽悠。据知情人士透露,岩泉寺交给金星村委会的承包费已涨到每年近400万元。2010年7月底,一名做运输生意的湖南老板以每年720万元的价格成为岩泉寺新的承包者。[详细]

  寺庙承包大约起于1990年代中后期,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处于风景名胜区内的寺院成了“香饽饽”,私人向寺庙主管部门交纳一定费用后,采取入股或承包的方式经营寺庙,再请来僧侣,通过功德钱和香火钱赚取利益。然而,这一国家明令禁止的行为,却在利益驱动之下不断发展壮大,承包费用逐年攀高,经营者开始聘用社会闲杂人员通过欺骗和讹诈的方式牟利。

  承包寺庙,已成为一些旅游景区真实的现象。出资人与寺庙管理者——政府职能部门或村委会——签订合同后,前者拥有规定期限内的寺庙管理经营权,向后者交纳一定的承包费用,再通过香火等收入赚取利润。

  这项“生意”的利润如此巨大,以至于一些人以和尚、尼姑或道人之名,签招聘合同,每月领工资,上班“礼”佛,下班还俗,收入堪比白领。

  寺庙被承包,宗教场所变身经营场所,不仅是由于社会转型时期,“经济利益至上”的观念已侵入了正常的宗教生活,更是由于对寺庙的多头管理、政出多门,以及各级利益方均想通过“宗教搭台”让“经济唱戏”,最终使得信众的“信仰”迷失在商业的“承包”之中。 

  寺庙搞承包,成了谁的摇钱树?

  

  寺庙本来是佛菩萨神仙在人间的驻地,是和尚尼姑道士晨钟暮鼓、青灯黄卷为信仰修持,不染红尘的清静地方,也是善男信女求佛神保平安、寄希望的场所。可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也已经变质为某些人敛财致富的聚宝盆。由于其一本万利,甚至无本尽利,故借人们趋吉避凶心理,以神佛名义发大财的人也就纷纷现世。由假和尚尼姑游走千家万户化缘,发展到寺庙承包,坐地分赃,信仰变成了忽悠。[详细]

  寺庙承包已是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事实上,对于这一问题,国务院宗教事务局早在1994年10月19日就发布《关于制止乱建佛道教寺观的通知》,明确规定,僧道人员不得为乱建的寺观工程进行募捐、化缘活动;不得为其开光、剪彩;不得以任何方式搞“股份制”“中外合资”“租赁承包”寺观等。

  长期关注寺庙承包的云南社科院研究员肖耀辉认为,寺庙承包反映出在当今社会转型时期,正常的宗教生活已世俗化、功利化,在信教群众中产生负面、消极的影响,同时也违反了我国的宗教政策和有关法律法规。[详细]

  模式之困:多头管理监管难 缺乏长效应对机制

  红尘道长被清除难改紫霞观乱象

  一名来自新疆的游客也在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讲述了不久前在张家界紫霞观被骗经过:去年9月,我们送孩子上大学,顺便带他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9月7日我们来到了孩子憧憬已久的张家界,导游第一站就把我们带到了紫霞观,交给紫霞观导游----道士说他知道我们今天一定来,说我儿子抽的是病签,只有烧高香才能破解,最好是烧39999的香。我们说没带这么多,他再三问我们带了多少,还说看你们有没有诚意,如果3万没有,一万有吧,最少也要9999,没有现金就刷卡。说完就带我们到一个观里的纪念品店刷卡,总共10000元,还有1元卡费,最后告诉我们说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记者介入调查后,2011年11月2日,在媒体和武陵源区旅游质量监督管理所的努力下,张家界市道教协会做出了开除涉案人员“红尘道长”教职的决定。相关事件遭曝光后,经营紫霞观的旅游公司做出承诺,游客在紫霞观的消费虽是自愿行为,但如果游客感觉‘受骗’,有不合理消费的情况,只要游客和公司及时联系,公司会全额退款”。该公司主管部门表示将加强监管,发现一例,处理一例。作为当前寺庙承包乱象的一个典型案例,张家界紫霞观之所以长期以来招摇撞骗,除了其利用群众迷信胆怯的心理,也暴露出违法成本过低、政府相关责任部门缺乏长效监管机制、应急预案乏力的软肋。[详细]

  缺乏长效管理机制的现实困局

  此外在中国大多数旅游风景区中,名刹古寺的管理机构并不是宗教部门,而是旅游局,宗教部门只能对庙宇内的宗教活动进行名义上的监管。由于历史原因,不少寺庙的归属较为复杂,分属于园林、文管、旅游等多个部门管理,有的甚至形成三四个单位共管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景区寺庙与游客发生矛盾,就很难区分执法主体。以昆明岩泉寺为例,它既归宗教局管,又在旅游部门的管辖之内,但主权归金星村委会所有。在实际执法中,两个政府职能部门在界定上又存在困难。[详细]

当下,旅游经济、商业影响已把寺庙道观与经济活动紧紧地捆绑在一起,披上宗教外衣的寺庙花样百出的乱收费刺痛了公众神经,除商业欺诈令人难以容忍,纯洁的信仰又将何处安放?相关监管部门是该出来收拾下烂摊子了。

人人影视关门 版权之火即将燎原?

知名影视站点人人影视于26日午后忽然关闭,而在此之前,国内最大的数字高清门户也被查封。一时之间,网友普遍哀叹看不到免费美剧了。盗版资源真的是“大众福利”吗?保护版权,该如何发力?

富二代砍死妻子的悲剧警示

4月25日,南京建邺西堤国际一居民家中,80后的丈夫怒砍90后的妻子30余刀致死,留下刚出生100天的小宝宝。丈夫吉星鹏被曝是南京FSC超跑俱乐部成员,家境殷实,有数套豪宅,酒后爱好打游戏月花费曾达十万,嗜有家暴行为。

彻查郭美美能还红十字会清白吗?

近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拟于5月中下旬,重新启动针对郭美美事件的调查,引发网民热议。在芦山地震的救援工作中,红会遭遇不少尴尬,重启对郭美美事件的调查,能还红十字会一个清白吗?

地震古建筑不倒,越古老 越抗震?

在芦山地震通报会上,雅安市副市长介绍,地震导致全市各县(区)多处房屋严重受损,然而地震中也有奇迹:震中一座百年老宅巍然屹立,堪称“屋坚强”。坐落于芦山县龙门乡古城村山脚下的张家大院,7户张姓人家震后生活照常,除了

杨幂向灾区捐款20万被批"太小气"

四川雅安地震发生后,杨幂发布微博称向灾区捐款20万,不料却招来不少批评声音。许多网友认为,以杨幂的身价,只捐20万未免有点太过寒酸。杨幂捐20万,太小气了吗?

辽宁铁岭监狱乱象怎炼成?

这是一座神奇的监狱,犯人可以交易吸食冰毒,可以打电话给地下庄家下注赌球,用银行卡转账,最夸张的是,还能叫!小!姐!开个假结婚证明,能与小姐在夫妻房里住一两天,每天房费200元。这座监狱在辽宁铁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