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五”期间,全球遭遇百年罕见的金融危机,经济逼入“弯道”。在这样的背景下,湖南省委、省政府明确提出:化“危”为“机”,抢抓机遇,不仅要保持经济实现平稳较快增长,还要“弯道超车”,科学跨越。

2008年,在金融危机和遭遇罕见冰雪灾害的双重“打击”下,湖南工业反而逆势上扬,实现工业增加值4280.2亿元;

2009年,工业对湖南经济的贡献率达50.3%。

2010年前三季度全省GDP总量过万亿元,其中工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57.5%。

金融危机面前,湖南工业却风景独好,为“十一五”交出全线飘红的成绩单。

随着新型工业化不断提速,以资源永续利用为目标的循环经济发展模式,已成为湖南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核心内容。近5年来,能耗高、污染重的传统产业借此契机,加大科技研发和投入,推进节能减排。2009年,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工业增加值的比重达29.6%,比2006年提高7.5个百分点;电力、钢铁等6大高耗能行业实现增加值占规模工业的比重由2006年的40.1%下降到2009年的35.5%;二氧化硫减排量提前一年完成“十一五”减排目标。

金融危机对湖南的影响,既有全国共性的方面,又有湖南特殊的方面。湖南工业产业结构中重化工业比重大,钢铁、有色、化工等是重要的支柱产业,这类产业在金融危机中受冲击最大,产品价格大幅度下降;同时湖南工业企业中中小企业比重大,企业户数占99%,从业人员占75%,税收占46%。这类企业在金融危机冲击下,普遍出现资金链紧张、生产经营困难。面对困难,湖南依托国家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举措,依托“弯道超车”策略,凭借强大的资本流,金融危机反倒成为湖南工业“扩张”的最佳时机。

全国:国家发改委印发《促进中部地区崛起规划》,历时5年的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战略构想正式付诸实施,大力提高重型机械工业的竞争力,进一步提高机械制造业研发和制造水平,加快结构升级,完善产品系列,扩大产品市场占有率。促进矿山机械、工程机械发展,加快研发关键总成零部件,促进集群化发展。湖南由此搭上了国家发展主战略快车。

湖南:2007年,《关于加速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的若干意见》正式出台:重点培育50个产业集群,着力打造“双百”工程;

2008年,省委、省政府召开加速推进新型工业化专题会议,要求在深化、加速、带动上下功夫;

2009年,涵盖汽车、工程机械、钢铁、石化等行业的“9+3”产业振兴规划出台,以“壮大一批千亿产业、发展一批千亿集群、培育一批千亿企业、打造一批千亿园区”为核心的“四千工程”全面铺开

金融危机深刻拷问无法超然度外的湖南决策层:挑战面前,是在被动应对中束手待毙,还是在逆势而为中与狼共舞?湖南决策层以“柔软的头脑”面对这场现实的危机,提出了广受关注的“弯道超车”策略,亮出一套重力组合拳。

(1)在中部“抱团”

湖南把目光转向省外,以全球视野、国际眼光、战略思维,借鸡下蛋、借船出海、借力使劲,汇成一股强大洪流,为经济“弯道超车”汇集最大合力。在具有强势的装备制造和汽车及零部件产业等方面,主动推介自己,寻找战略合作者。

(2)用“两型”“点题”

湖南长株潭城市群是经中国政府批准的“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也是全国批准的六个试验区之一。“2009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国际合作高层论坛”吸引了世界500强企业的一些高层和国际组织代表对湖南“两型社会”建设主题的关注。

(3)借危机“拓疆”

经过多年培育,湖南已形成工程机械、轨道交通、汽车及零部件等优势工业产业集群。湖南鼓励优势企业抓机遇,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三一重工计划斥资1亿欧元在德国建厂,这是中国企业迄今为止在欧洲建造的最大工厂;南车时代电气出资1亿收购世界著名半导体企业英国Dynex(丹尼斯)公司;山河智能也注资1亿切入煤炭装备制造业。凭借充足的现金流,金融危机反而成了装备湘军扩张的有利机会。

经济危机面前,湖南加大对工业的扶持力度,而众湘企面临危机,展开自救,寻求突围。在金融危机面前,华菱钢展开名曰“淮海战役”的技改建设,加快“三大工程一个基地”项目建设,推进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三一重工“三不原则”“稳员增效”,董事长梁稳根09年只领1元年薪,董事降薪90%;中联重科并购整合和国际化战略推进CIFA整合,实现团队、研发、生产、市场国际化和共享,用不同的方式实现“弯道超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