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江古商城,这个静谧在湖南僻远之地的“商贾之地”,在极盛的时候,有18个省、24个州府、80多个县市设立商业会馆,被誉为“中国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活化石”。 (摄影 记者 杨博智 王立三 通讯员 张太武 编辑 陈新科)
  • 洪江古商城,坐落在沅水、巫水汇合处,地处湘西雪峰山边陲。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洪江古商城,坐落在沅水、巫水汇合处,地处湘西雪峰山边陲。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据专家考证,洪江古商城现仍完好地保存明、清古建筑共380多栋,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 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据专家考证,洪江古商城现仍完好地保存明、清古建筑共380多栋,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据专家考证,洪江古商城现仍完好地保存明、清古建筑共380多栋,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如今,已繁华退却,更多的是,世人对其往昔的仰望,游人如织。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再一次踏入洪江古商城,寻寻觅觅,踏着蜿蜒曲幽的青石板路,穿行在形若网织的“七冲、八巷、九条街”里,仿佛回到了儿时乡村的石子路。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再一次踏入洪江古商城,寻寻觅觅,踏着蜿蜒曲幽的青石板路,穿行在形若网织的“七冲、八巷、九条街”里,仿佛回到了儿时乡村的石子路。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眼前,尚留存较为完整,只是经数百年岁月的磨洗,古城呈现出的残损和破缺,恰恰透着一种沧桑、凝重、冷峻、幽远的色彩与光斑。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眼前,尚留存较为完整,只是经数百年岁月的磨洗,古城呈现出的残损和破缺,恰恰透着一种沧桑、凝重、冷峻、幽远的色彩与光斑。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古城很好地维持着原样,随处可以看见剥落的墙皮和锈迹斑斑的铁门,让人不由得感慨时光无情的印刻和盛衰变化的无常。随处可见药号、钱庄、镖局、青楼等,让人浮想当年的生活与商贸情景。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古城很好地维持着原样,随处可以看见剥落的墙皮和锈迹斑斑的铁门,让人不由得感慨时光无情的印刻和盛衰变化的无常。随处可见药号、钱庄、镖局、青楼等,让人浮想当年的生活与商贸情景。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古城很好地维持着原样,随处可以看见剥落的墙皮和锈迹斑斑的铁门,让人不由得感慨时光无情的印刻和盛衰变化的无常。随处可见药号、钱庄、镖局、青楼等,让人浮想当年的生活与商贸情景。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古城很好地维持着原样,随处可以看见剥落的墙皮和锈迹斑斑的铁门,让人不由得感慨时光无情的印刻和盛衰变化的无常。随处可见药号、钱庄、镖局、青楼等,让人浮想当年的生活与商贸情景。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古城很好地维持着原样,随处可以看见剥落的墙皮和锈迹斑斑的铁门,让人不由得感慨时光无情的印刻和盛衰变化的无常。随处可见药号、钱庄、镖局、青楼等,让人浮想当年的生活与商贸情景。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古城很好地维持着原样,随处可以看见剥落的墙皮和锈迹斑斑的铁门,让人不由得感慨时光无情的印刻和盛衰变化的无常。随处可见药号、钱庄、镖局、青楼等,让人浮想当年的生活与商贸情景。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繁华褪尽,古城在时间的年轮中一天天老去,后人唏嘘,往昔今在,又将是何等邂逅呢?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繁华褪尽,古城在时间的年轮中一天天老去,后人唏嘘,往昔今在,又将是何等邂逅呢?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繁华褪尽,古城在时间的年轮中一天天老去,后人唏嘘,往昔今在,又将是何等邂逅呢?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繁华褪尽,古城在时间的年轮中一天天老去,后人唏嘘,往昔今在,又将是何等邂逅呢?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繁华褪尽,古城在时间的年轮中一天天老去,后人唏嘘,往昔今在,又将是何等邂逅呢?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繁华褪尽,古城在时间的年轮中一天天老去,后人唏嘘,往昔今在,又将是何等邂逅呢?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繁华褪尽,古城在时间的年轮中一天天老去,后人唏嘘,往昔今在,又将是何等邂逅呢?杨博智 王立三 摄
  • 繁华褪尽,古城在时间的年轮中一天天老去,后人唏嘘,往昔今在,又将是何等邂逅呢?杨博智 王立三 摄
醉美洪江古商城:喧嚣之后的静谧

  华声在线讯(记者 杨博智 王立三 通讯员 张太武)洪江古商城,坐落在沅水、巫水汇合处,地处湘西雪峰山边陲。这个静谧在湖南僻远之地的“商贾之地”,在极盛的时候,有18个省、24个州府、80多个县市设立商业会馆,被誉为“中国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活化石”。如今,已繁华退却,更多的是,世人对其往昔的仰望,游人如织。

  其中,有一位文人官员一次偶然的机会去了洪江古商城,结果,他醉了,不为美酒,只为一见钟情!

  他叫谭仲池。随后,他在自己的长篇小说《古商城梦影》中写道:不到一天的观光时间,我的整个身心就被这座古商城吸引和震动。我无法想象在湘西这样偏僻的山水缝隙间会崛起这样一座极富魅力的古商城。眼前,尚留存较为完整,只是经数百年岁月的磨洗,古城呈现出的残损和破缺,恰恰透着一种沧桑、凝重、冷峻、幽远的色彩与光斑。仿佛自己也走进了遥远昨天洪江古商城那片岁月的烟雨之中,我的耳边便汹涌澎湃着,沅水和巫水激荡地拍打河岸码头、青石板小巷乃至窨子屋阁楼和商铺柜台的涛声,尤其是古商城的洪江人在中世纪,就以开放的步履携着长江文明与海洋文明相融对接的创举,就犹如排天浪涌,猛然地刺激着资本主义的萌芽,在中国内陆的山水岩缝间破茧而出。

  据专家考证,洪江古商城现仍完好地保存明、清古建筑共380多栋,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

  5月份,我随同湖南省新闻摄影协会一行再一次踏入洪江古商城,寻寻觅觅,踏着蜿蜒曲幽的青石板路,穿行在形若网织的“七冲、八巷、九条街”里,仿佛回到了儿时乡村的石子路。

  如果让我作一个比较的话,山西平遥古商城与湖南的洪江古商城,前者热闹、有旅游的氛围;后者原生态、古旧的韵味浓郁,大有“藏在深闺人未识”之感。

  前夜,细雨如期而至,清晨,雾霭朦胧中,青石板有几分透亮,空气沾染了雨的湿润,屏息之间,皆能感知古巷深处的凉意和润处。

  步入洪江古城,映入眼帘的首先便是高大的屋墙和错落绵延、看不到尽头窄巷。这屋子名叫窨子屋,特点就是高墙窄窗,将屋舍如城堡一般围得严严实实,既可防火又可防盗。窨子屋依地势而建,排列紧凑,甚至还能发现弧形的墙面,因而城中巷子大都窄小,两人并行都显得有些拥挤,而且参差交错,复杂犹如迷宫,作为爱窜街走巷的我,仍然有不识路之困惑。

  古城很好地维持着原样,随处可以看见剥落的墙皮和锈迹斑斑的铁门,让人不由得感慨时光无情的印刻和盛衰变化的无常。随处可见药号、钱庄、镖局、青楼等,让人浮想当年的生活与商贸情景。

  如今,繁华更多是在人们的心中,老人的记忆里。

  随行的张太武老师可谓洪江通,住在古城里的人皆认识三分,在张太武的带领下,我走进洪江皮革厂,铁门已锈迹斑斑,登五楼顶,可俯瞰古城全貌。他津津乐道地告诉我一个故事。

  解放初,一洪江人曾在上海买一双皮鞋回来,沾沾自喜,且四处炫耀,意外的是,拆开包封,竟发现该皮鞋是“洪江制造”。

  洪江人喜欢听这样的故事,故事背后反映了昔日的兴盛和洪江人的优越感,如同,我们喜欢听美国超市的货架下全是“MADE IN CHINA”。我们常说,一个人怀念过去,不是因为过去多好,而是现在有多不好。

  繁华褪尽,古城在时间的年轮中一天天老去,后人唏嘘,往昔今在,又将是何等邂逅呢?

  其实,这些似乎都没有意义,我们能做的,也许仅仅是走进洪江古商城,走进去,看一下,再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