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月12日至15日邵阳县组织20名留守儿童前往东莞与父母见面,缓解“亲情饥渴”。20名留守儿童与当地的爱心家庭们成功结对,在接下来的三天里,他们与父母一同参观市展览馆、科技馆、虎门沙角炮台、海战博物馆等景点。图为谈起爸爸妈妈,阳凤兰小朋友忍不住流出眼泪。(摄影 吴涛 编辑 陈新科)
  • 20个留守儿童在排练节目。吴涛 摄
  • 和大家一起排练节目的阳凤兰 。吴涛 摄
  • 4大个子的留守儿童邓涛,因为脾气好,成为“孩子王”。吴涛 摄
  • 在一起玩游戏的时候,阳凤佳突然离开大家蹲在一旁,显得很孤独。吴涛 摄
  • 小凤佳的哭声,让现场所有人都束手无策。图为大家在安慰小凤佳。吴涛 摄
  • 小凤佳哭着和妈妈通电话。吴涛 摄
  • 小凤佳坐在老师腿上给妈妈唱歌。吴涛 摄
  • 阳凤佳很多时候喜欢一个人玩。吴涛 摄
  • 同室的姐姐陈妍桃在帮小凤佳吹头发。吴涛 摄
  • 刚在广州下火车的阳凤兰小姐妹。吴涛 摄
  • 小凤佳眺望车窗外的东莞。吴涛 摄
  • 见到父母的小凤佳在给小伙伴分发自己制作的礼物。吴涛 摄
  • 李子红的爸爸给女儿和妈妈比身高。吴涛 摄
  • 唐欢与父母相聚。吴涛 摄
  • 钟纤和妈妈相见时在流泪。吴涛 摄
  • 何鑫妈妈抱着儿子舍不得放开。吴涛 摄
  • 欢迎会上当地儿童在表演节目。吴涛 摄
  • 邵阳20名留守儿童与当地爱心家庭结对子。吴涛 摄
  • 在东莞的欢迎会上,小凤佳与当地小朋友拥抱。吴涛 摄
  • 留守儿童代表钟纤流着眼泪讲述了她对父母的思念之苦。吴涛 摄
  • 钟纤妈妈带着女儿去自己的住处。吴涛 摄
  • 钟纤在爸爸妈妈的出租屋内帮着干家务。吴涛 摄
  • 就是靠这个橡皮塞,钟纤父母才能入睡。吴涛 摄
  • 钟纤爸爸骑车去上夜班。吴涛 摄
  • 钟纤和妈妈在目送爸爸去上夜班。吴涛 摄
  • 留守儿童邓云在科技馆体验模拟试驾。吴涛 摄
  • 留守儿童唐欢在东莞博物馆拍照。吴涛 摄
  • 阳凤兰在科技馆体验趣味涂鸦。吴涛 摄
  • 留守儿童参观虎门炮台。吴涛 摄
  • 留守儿童家长给带队的邵阳县李军副县长发的短信。吴涛 摄
  • 钟纤在和妈妈告别时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吴涛 摄
  • 返程回家的阳凤兰在偷偷流眼泪。吴涛 摄
留守儿童之:爸爸妈妈,我想要一个家

  编者按:在中国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的父母为了生计外出打工,用勤劳获取家庭收入,为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作出了贡献,但他们却留在了农村家里,与父母相伴的时间微乎其微,包括内地城市,也有父母双双外出去繁华都市打工。这些本应是父母掌上明珠的儿童集中起来便成了一个特殊的弱势群体———留守儿童。

  根据权威调查,中国农村目前“留守儿童”数量超过了5800万人。57.2%的留守儿童是父母一方外出,42.8%的留守儿童是父母同时外出。留守儿童中的79.7%由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抚养,13%的孩子被托付给亲戚、朋友,7.3%为不确定或无人监护。

  留守儿童是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而我们只能去面对,去解决,因为这些孩子,是家庭的,也是社会的,更是国家的孩子。

  留守儿童之:爸爸妈妈,我想要一个家

  华声在线讯(记者 吴涛 摄影报道)目前我国共有农村留守儿童5000多万,大部分留守儿童长期不能和父母见面,因隔代隔膜而产生种种心理问题长期得不到化解,7月12日至15日邵阳县组织20名留守儿童前往东莞与父母见面,缓解“亲情饥渴”。20名留守儿童与当地的爱心家庭们成功结对,在接下来的三天里,他们与父母一同参观市展览馆、科技馆、虎门沙角炮台、海战博物馆等景点。

  爸爸妈妈,我想要一个家

  10岁的姐姐阳凤兰和6岁的阳凤佳是一对亲姐妹。她们已经有两年多时间没有见过远在东莞打工的爸爸妈妈了。姐姐阳凤兰有一双天真无邪而又波澜不惊的大眼睛,不太爱笑的她身上多了几分远超这个年龄阶段的成熟。在和妹妹一起的日子里,她完全扮演了一个小大人的角色,经常帮妹妹洗掉换下来的衣服,会将妹妹安顿到床上后,又催她早些睡觉。

  虽然很好动,却不太合群的小不点阳凤佳时常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自己玩,如果不是那件醒目的黄色T恤,很少会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她也是这群孩子中年龄最小的一个留守儿童。

  东莞寻亲之旅的启动仪式之前的最后一次排练时,小凤佳突然走开了,一个人默默地蹲在舞台的一个角落里,埋着双头,大家发现了小凤佳情绪低落,纷纷来劝说她回去接着参加游戏,但小凤佳这时候开始由沉默变为低泣,又由低泣到嚎啕大哭。

  小凤佳的哭声,让现场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看在眼里痛在心中的大队辅导员邓文清没有放弃对这个孩子的劝慰,小凤佳最后告诉她,想和她爸爸妈妈通电话。

  “爸爸妈妈,我想要一个家,想要你们回家”,电话接通后,小凤佳对着电话那头的父母哭着说出了这句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潸然泪下的心底话。

  最后,在邓老师的鼓励下,梨花带雨的凤佳小手里抱着麦克风,用纯净天真的童声给远在东莞的父母唱了那首《想要一个家》。

  留守的孩子,何时才能不再哭泣?这仍旧是一个未知数。

  13号早上9时,经过近十个钟头的颠簸,20名邵阳留守儿童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终于踏上了东莞这片土地,并与焦急等待他们的父母相聚。

  一下车,这对小姐妹就扑到了母亲的怀里,并向当地孩子赠送她们自己制作的玩具。小凤兰平时喜欢画画,她在一个小画册里用稚嫩的画笔自己的一家人。

  这对小姐妹的爸爸阳进才在一家快递公司上班,平日里很忙,妈妈易叶梅目前待业。阳进才表示,由于长时间没和孩子见面,目前两个孩子性格变得都有点内向偏执,平时也都不喜欢跟他们沟通,对此她们很后悔,两个人考虑后决定让妈妈易叶梅最近一段时间就回家抚养孩子。

  攒钱帮爸妈建房子的女孩

  7月13日,下午四点,“爱心手拉手----亲情之旅、励志之行”活动欢迎会在东莞市儿童活动中心举行。留守儿童代表钟纤流着眼泪讲述了她对父母的思念之苦。

  今年14岁的钟纤要比同龄的孩子显得个头高出许多,这也许和她的平时热爱跑步和篮球运动的爱好有关。她目前是该县岩口铺镇中学的一名寄宿生,数年前随着父母前往东莞一家电子厂打工,她便成为邵阳数万留守儿童中的一员。

  钟纤是一个非常节俭的孩子,有着很强的自我约束力。除了学习方面的费用外,她妈妈每年留给她800块钱,她精打细算着每一分钱的花销,“每周零花钱8块,往返学校和家里要2元车费”。

  剩下的钱,她有着自己的打算,她想把节省来的钱帮爸妈盖房子,她们目前住的还是70年代的土坯房,父母之所以要离开她和三岁的弟弟去广东打工,最大的梦想是挣了钱回家建房子。

  13日下午,刚在欢迎会上表演过节目的钟纤,来不及休息片刻,就匆匆赶往厚街镇爸妈居住的房子里看一看。

  这对夫妇就租住在一座居民楼底层一个不足十平方的一个小屋内。里面只塞下了一张双人床和一个小木柜,厕所和厨房被隔在最里端,人在里头转身都很困难。房间内最奢侈的电器是一台二手的十四寸的彩色电视机和一台摇头的电风扇。衣服和杂物被随便堆放在床边、悬挂在墙壁上,一推开房门,一股热浪就迎面而来。钟纤的爸爸钟卫国说,因为房间狭小,巷子不通风,一整天太阳都可以直射到这里,所以小屋会很闷热。

  钟纤细细打量房间里的一切,在她看来,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如此新鲜。她像获得了三天光明的海伦凯勒,想把一切带有父母生活气息的东西都谱写进记忆之中,因为两天后她将再次回到家乡,过没有父母陪伴的日子。

  在摆放电视机的小桌子上,钟纤被一个小东西吸引,两头有软皮塞,中间连着一根短线。钟卫国说这是因为小区靠近公路,房间的隔音效果不好,为了能睡好觉,他们晚上必须得把皮塞塞进耳朵里,才能两耳不闻窗外事。听到爸爸的介绍,小钟纤眼睛又变红了。

  在房间里坐了不到半个钟头,钟纤的爸爸钟卫国从门后推出一辆自行车,他解释说晚上他还有夜班要上,因为不太好请假,这几天钟纤只能跟妈妈在一起。看着爸爸骑着车慢慢消失在胡同里,钟纤脸上微微闪过一丝失落。

  钟纤说,每次爸爸妈妈走前,都会向她信誓旦旦的保证,挣了钱给她买礼物,春节一定回家过年,所以过年时陪在她身边的亲人只有年迈的爷爷奶奶。

  “每次他们说过的话都不算数,好像没事似地”在钟纤看来,是爸爸妈妈欺骗了她,所以每次提起这件事她就有化不开的心结。

  钟纤的妈妈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能过更好的生活。现在他们在老家还是和年迈的父母住在一起,房子是70年代的土坯房,唯一的生活来源只有几分贫瘠的稻田,为了支撑起这个家,他们在孩子还不到一岁的时候,就不得不出来打工。

  过年回家路费很贵,在这里加班一天可以收到平时三倍的工资,为了多挣些钱,他们更愿意留在这里加班。

  虽然这个暑假钟纤也很想留在爸爸妈妈身边,但已经是家中顶梁柱的她更担心家中三岁的小弟弟和身体不太好的爷爷奶奶,两天后她就会随带队老师一起回邵阳。但她已经和老师们打好招呼了,今天她想和妈妈一起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