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摄影 彭宏伟 编辑 陈新科)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彭宏伟 摄
《生命》——献给护士节和母亲节

  人的生命是宝贵的,是母亲给予了我们的生命。

  我们在“爱”中成长,母亲以全部的爱赋予我们,感谢母亲,也感谢给予我们“爱”的所有人们。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到来之际,我试想用一个叫《生命》的主题摄影来纪念这个特殊的节日。于是我想到了医院,也想到了手术台。在我拨通一医院李筑光先生(网名:山中人)的电话时,我将我的这个不成熟的想法告诉他,没想到他满口答应并支持我。在当日下午两点的时候,我和谢湘波赶的士到达一医院,与阿伦会合后便由筑光先生带着我们走进手术室。

  医院的手术室是严格外人进入的,如果不是筑光请示院领导开绿灯,我想我一辈子也只怕进入不到手术室,更不知道手术室是一个啥(玩意儿)样。我们换了消毒服、戴上口罩,经过一个个消毒的门槛,进出不同的温控房,来来去去换了几轮拖鞋(这里严格消毒),才进入手术室的中心走廊。透过窗玻璃,只见一张张手术床摆放在房中央,各种各样的手术器械也整整齐齐摆放在手术桌上,我立刻感觉出这里就是赋予着生命的希望之地,无数的新生儿就是从这里诞生,我们无数的母亲们也就是躺在这个手术台上,接受着命运的考验,给予新的生命、履行着人类的阳光工程。

  护士长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也是医院妇产临床技术非常过硬的先进个人。她告诉我们,目前只有两台手术,一个是剖腹产、一个是新生儿割瘤术。从第一张门里的窗玻璃上,我看到灯光下一位妇女正躺在手术台上,五六个医务人员(医生和护士)紧张的给她做剖腹产。透过厚厚的玻璃窗,能够感觉生产的气氛十分紧张。由于产房面积不大,护士长只能允许我们进去一个摄影,而且要求我们不能有任何响声,就连相机的闪光灯也不能开闪。

  我由护士长领引进入这个手术室,在医务人员紧张的工作中,我真实地记录了一个新生命的诞生。

  ……

  看着摄影出来的影片,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很长时间我想着手术台上的“母亲”经历着的那种痛苦和喜悦,看到新生儿从母体中取出裸露在称台上手舞足道的模样,听到那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由衷地感觉“母亲们”的伟大与无私……

  我们可以忘记生活中似曾相识的人,但我们不能忘记自己的母亲;

  我们可以没有生活中微不足道的事,但我们不能没有对自己母亲的——孝。

  ……(彭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