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龙阿辉 摄
人海度元宵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参加元宵,从小也就听说这个节日,是国人共同的节日,当场会有载歌载舞、敲锣打鼓、烧龙等等活动。都在满怀激情的弘扬国粹。

  昨晚晚饭后看时间还早,也就去凑凑热闹,背着个相机跑到了开福寺。早已人满为患,平时空空如也的大街,突然像换到另外一个世界的感觉。悬挂在树上的红灯笼一片延伸的很远。每一盏灯都有一个愿望,无数双眼睛都在数落属于自己的那一盏,都把心愿寄托吧,祈福我们的明天会更好。

  我还没有来得及寻找更多的嬉戏,就被穿流人海的一个个表情和眼神迷住,黑夜里灯色恍惚又变的迷离,一个个乡愁的断片又开始出现,多少人又属于那里,你的故乡是否依旧,亲人们,汤圆你吃了吗?一个带着瑰红颜色面具的女孩,她的表情告诉了我,她正在思念另一方的人,再也没有力气举起时尚的iphone4像两位大妈那样用山寨手机都可以如此尽兴拍摄留念,也做不到小朋友那样坐骑在父亲的肩上,紧握气球的线,游走在拥挤的最高处,更不可以像那小天使般的姑娘若无其事的在舔着父亲买来的棉花糖,最后拿起一串冰糖葫芦,吞掉一个个乡愁,从人群里匆匆离开。

  我的视觉随之变到另一个女孩的身上,她举个相机对我进行拍摄,我还在摆弄着拍摄的姿势不动的时候,她跟旁边的一个男的说,这个雕塑好真啊,黑夜里,我无法对焦,一般找个焦点都需要花很长的时间,甚至对象稍稍一动又将失败了,所以我拍摄的姿势一般一动不动的像雕塑的架在那里,可是她这话让我无语又微笑了起来,她又说:“既然还可以笑咧”,

  无奈也忍不住的颤动起来, “啊!原来是真的啊!”她貌似害羞的赶紧跑开。不远的一个时尚老人也在偷偷的笑着,他头带大红色的帽子,余留下的长发都已经成了白色,还围一条花纹布满深色又不老气围脖,卡其色的风衣外套,多么英俊哪,但又好像在那里见过,他跟我一样佩带着专业相机,站在相互对立的地方一动不动对行路人进行拍摄。(龙阿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