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共产党员平凡的坚守

时间:2011-12-22 18:41:57
字体:【
打印 复制链接

  邵小平同志1959年出生,中共党员,现任资兴市高码乡水利站站长。1978年,邵小平被安排到乡水利站当上了水利专干。33年来,他把全部身心扑在了高码的水利设施改造和维护上,参与水利改造工程1638处,在他的努力下,高码乡彻底甩掉了“干旱死角”的帽子。

  电排引水“土专家”

  高塘村曹家垅组地处程江边的坳背上,由于地势较高,引水困难,全组300多亩稻田因常年缺水“十年九不收”。为了保障曹家垅农田灌溉用水,早在七十年代,村上筹资5万多元,修筑了4公里长的引水渠,采用电排方式,安装了两台40千瓦的抽水泵将东江水引入曹家垅。可由于引水线路长,加上受用电负荷影响,每遇旱情,农田用水仍然难以保障,村民们饱受干旱之苦。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农田灌溉用水,邵小平顶着烈日,背着测量工具在山上山下跑了几十个来回,根据自己的数据测算和实地勘查,他向市水利局上交了专题报告,经上级批准后,他带领乡亲们在曹家垅修建起了一个水域面积达50多亩的水库。水库建成后,发挥着良好的综合效益,高塘和高牌两个村1000多亩农田实现了自流灌溉,跟过去相比,每年仅用于排水的电费就节约了一万多元,同时,村民们开发水产养殖增收还可达到3万多元。

  走进邵小平简陋的办公室,文件柜里整齐地摆放着高码乡水利水电方面的各类原始档案资料,墙上是一张张由邵小平手绘的高码乡改水改电示意图。图上不仅记录了所有水塘水坝的标高、位置和基本情况,还记录了周边村组的村民分布状况和联络员的手机号码。图上所标明的这些数据和信息全都是邵小平亲自用那辆用了30多年的老自行车的车轮和脚步一点点丈量出来的。这些年来,邵小平一直坚持白天四处巡查监督施工,晚上伏案搞设计。

  2001年,资兴市实行乡镇机构改革后,原来有6位工作人员的水管站撤并分流后,只剩下了邵小平一个人。为了节省经费开支,仅有高中文化程度的邵小平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很快掌握了水利水电设计施工的全部技术,成了全市水利系统小有名气的“土专家”。

  2009年,高码乡对文昌阁、高码等五个村实行自来水改造,邵小平担当起了全部的测量、设计和施工监理工作。预算220万元的改水工程项目实际只花了170万元,仅此一项,邵小平就为村民们节约各项开支达50余万元。

  舍身忘己“贴心人”

  身材瘦弱的邵小平却有着一双长满老茧的大手。说起这双手,文昌阁的乡亲们就会禁不住感动流泪。2009年3月的一天,春暖乍寒,邵小平接到了乡亲们打来的电话说,该村通组公路施工现场挖爆了三处自来水主管道,全村已经连续停水三天了。邵小平赶紧带上维修工具,骑着自行车赶往事故现场。他简单勘查了一下现场,便只身跳进冰冷刺骨的泥浆中,用手指将倒入水管里的泥浆一把一把抠出来,他就这样带领大家连续干了一整天,待泥浆清理完,水管接通后,乡亲们才发现,老邵的手指甲掉了好几块,脚底被划破了一道裂口,鲜血还在不断地往外淌,乡亲们看到这情景禁不住流下了眼泪。

  2001年5月的傍晚,雷雨交加,在外巡查一天后刚刚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吃饭的邵小平突然接到高塘村一位村民打来的电话,说该村有一座骨干山塘出现险情。邵小平放下手中的饭碗,骑着自行车就出了门。泥泞的山路上,邵小平摸黑顶着盆大雨艰难往高塘方向骑行。由于报警的村民没有提供险情的具体位置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再也没法联系上。为了确定准确位置,邵小平只好把自行车停放在路上,然后一口气爬上附近的置高点,在山顶上他发现了远处的山塘边的灯火后,为了在最佳时间赶赴出险现场,他从山上高一脚低一脚地连爬带滚下了山。由于排水压力大,山塘的涵洞从中间断裂,喷射出的水注在坝体上穿出了一个大洞,大坝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邵小平立刻组织在场的村民们从山上砍来茅草和树枝,自己则奋不顾身地跳进了洪流中,将茅草、树枝和沙石一层层塞进洞里。就这样老邵带领乡亲们一直干到第二天中午,才将险情彻底控制住,而这时,邵小平才已经连续十几个小时没吃一点东西了。

  2006年资兴发生“7.15”洪灾,在洪灾爆发的前夜,连续不断的大雨让邵小平难以入眠,他担心着全乡几百口山塘水坝的安危,夜里三点钟,他起床冒雨来到乡政府,他借着蜡烛给连夜拨通了每个村组长的电话叫他们提前做好防灾准备,自己则打着电筒冒雨前往正在修建的焦冲塘、横龙塘、张冲塘三座小型水库。当他赶到现场时,赶到张冲塘水坝时,洪水已经漫过坝顶,尚未完工的溢洪道被冲毁,坝体被强大的洪流撕出了一道一米多宽的口子,邵小平立即组织闻讯赶来的乡亲们一道围堵决口。在抗洪现场,他只身奋战在最危险的地段,全身泡在洪水中达20多个小时,到第二天中午,险情终于被排除,而此时,邵小平却因身体虚脱而倒在了堤坝上。村干部将他送进了医院。可当天下午,在抗洪现场大家又看了刚刚被送进医院还不到半天的邵小平。

  这就是普通而平凡的邵小平,为了集体和群众的利益,他总是这样舍生忘死,在所不惜。

  2008年元月,湘南地区普降暴雪,冰冻灾害历史罕风,高码乡水、电、通讯等基础设施严重受损,其中电力电杆倒塌459根,线路损毁62公里,通讯及有线电杆倒塌180根,线路损毁24公里。又是邵小平主动请缨要乡里委派他担任乡电力抢修的主要技术负责人,看着他热切的眼神,书记郑重地答应了。他指挥龙头村、文昌阁村近百名青壮劳动力配合电力维修抢险工作。作为乡里的技术负责人,他充分发挥情况熟悉、经验丰富的特点,主动参与线路的抢修,还亲自带队爬山,钻树林,参加电杆的挖坑、抬杆、立杆、拉线、材料运输等工作。每天早上天一亮就到现场指挥抢险,晚上天黑才回来,中午就在山上吃点干粮、喝点冷水。哪个施工现场任务最艰巨、哪个施工现场最危险,哪里就有邵小平同志忙碌的身影。当他知道高塘村有一支懂技术的农村电工队伍后,冒着严寒,顶着风雪,亲自上门数次做工作,请他们回来参与电力安装,在他的感动下,这支队伍放弃在外面优厚的报酬,回到了乡里参加了抢险工作。在他的带领下,高码乡在两个星期内恢复线路59.7公里,恢复电杆448根,成为资兴市第一个全面恢复正常供电的乡镇。

  大公无私“铁面人”

  邵小平当水管站长那么多年,经手过的水利大小工程不下千处,资金上千万元;但邵小平的兄弟姐妹和亲戚们从来没接过任何一分钱工程,没在他监管的水利工地上打过一次工。为此,家人对他意见很大,可他总是说:“我是党员,我不能让别人讲党员的闲话”。

  1992年夏天,邵小平组织全乡开展抗旱水利工程大会战,他把7岁的儿子交到年迈的岳母手里,自己便一头钻进了工地。后来,不幸发生了,孩子因没人照顾,不慎溺水身亡。安排好儿子的丧事,邵小平这条硬汉子强忍着失子之痛又回到了工地上,他甚至把家也搬到了工地上,与民工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将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在那些日子里,每当傍晚收工的时候,大家偶尔发现,老邵常常坐在工地的角落里一个人偷偷流泪。

  在修建桑树塘水库时,老邵整天跟民工们一块干活,每天来的比民工还早,走得民工还晚。吃饭自已带,就连村干部邀请他到附近老乡家吃顿便饭,他都婉言谢绝。

  他做事特别较真。有一次一个跟他有过二十多年交情的朋友,承包了其中一座水库堤坝加固工程,邵小平刚好是这个工程的监工。朋友自以为他们私下关系不错,就想在工程上偷工减料多挣一点钱。但是,邵小平没有给朋友“面子”,在现场他拿起锤子和锄头对每一块水泥砖进行敲打,一旦声音不实,他就要求对方重新返工。就这样工程按质按量完成了,二十年的朋友关系也就没有了。老板们都很害怕邵小平手中的“一票否决”权。乡亲们都说,凡是经过邵小平监工的工程,他们放心,都没有“豆腐渣工程”,因为他从不会乱用手中这一票。

  因为工作表现出色,1995年,邵小平曾被调到市水利局工作。1999年,他又向局领导请求回高码乡水管站工作。他说:“高码的水利情况我最熟悉,那儿的抗旱和治涝工作需要我,我是党员,我应该挑起这副担子”。2001年,水利水电实行分制管理,市里决定对相关人员进行考试考察后进行集中分流,由于邵小平考试考察结果名列第一,市电力集团准备录用他,可经过一番掂量后,他还是放弃了这份好工作,依然固守在这个至今月工资不足1700元的乡水利专干位子上。

  2003年9月,邵小平唯一的女儿考上了大学,需要的学费7000多元都是跟朋友们借的。邵小平的父亲年岁已高,岳母已瘫痪在床10多年,加上妻子身体不好,平时看病的钱都要向亲戚、朋友借点,至今已欠下几万元的外债。邵小平在水利方面是个专家,每年来请他“出山”的老板有很多,面对这些名和利,邵小平都一一谢绝了。他在日记中写道:“我是一名党员,受党教育多年,不能因为自己生活暂时的困难就跳槽不干,我不能辜负党和群众对我的信任和期望……”。

  邵小平只是位普通的乡水管员,但他几十年如一日坚守着一个共产党员全心全心为人民服务的顽强信念,他用自己实际行动,在群众心中树立起了一面共产党员永不褪色的旗帜。

频道精选
网站地图
常德频道
湘潭频道
衡阳频道
邵阳频道
娄底频道
株洲频道
集团报刊系列
湖南日报 三湘都市报 文萃报 大众卫生报 UP向日葵 科教新报 华声杂志
商务自营
经济在线 天下湘商 法治在线 教育频道 旅游频道 安全频道 形象频道 新农村 房产频道
合作频道
华声汽车 结 婚 族 民生频道 城乡频道 网上湖南 环境频道 整形频道 太平街艺术 健康频道 华声人才 社会频道  华声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