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月20日,长沙市新开铺新开村滑油塘,城郊的菜园子和刚建的楼盘掩映在落日余辉中。这里的安置房和小平房里居住着200多名永州籍的哥的姐。记者李丹 摄
  • 11月21日清晨6时,天微亮了,长沙市芙蓉中路,换班后的一个小时里义愉仁共载了5名乘客。记者李丹 摄
  • 义愉仁家中的墙壁上,贴满了女儿义婷的奖状、画作和照片。每次看到这些,老义都欣喜自豪。记者李丹 摄
  • 11月20日下午,新开铺滑油塘小巷的家中,刚从永州来这里不久的张姐,在院子里帮崽崽洗澡。记者李丹 摄
  • 随着腰包渐渐鼓胀,他们亲戚带亲戚,朋友带朋友,拖家带口来到长沙,慢慢地在滑油塘形成了别有特色的“道县大村”,总人口近1000人,其中的哥的姐就有200多人。记者李丹 摄
  • 开的士,是这群道县人最主要的谋生方式,他们或父子上阵,或夫妻搭档,或叔侄配合,白晚班不断,流水线作业。记者李丹 摄
  • 11月20日傍晚,长沙市新开铺书院南路,老刘和二三十个刚换班的老乡,约好了一起吃饭。像这样的聚会,对这些永州籍的哥的姐们来说已习以为常,大伙感情甚好。 记者李丹 摄
  • 随孩子来长沙的老刘两口子干起了洗车业务,他们的价钱也比别的地方便宜一块钱。记者李丹 摄
长沙城南的“道县大村”

  11月19日,长沙新开铺新开村滑油塘。

  当白炽灯开始照亮小巷两侧的平房,45岁的“的哥”义愉仁刚好与儿子交完班。走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他一边和老乡们打着招呼,一边盘算着晚上是否该叫“老庚”过来喝两杯。而在他三居室的出租屋内,妻子已为他准备好了下酒菜。每天晚饭时喝上一杯永州米酒,已成了义愉仁在长沙讨生活7年来雷打不动的享受方式。

  2004年,还在永州道县寿雁镇做泥工的义愉仁因感觉“收入太少”,便跟着按乡俗拜了把子的“老庚”刘清昌一起来到了长沙,以开的士为业。随着腰包渐渐鼓胀,他们亲戚带亲戚,朋友带朋友,拖家带口来到长沙,慢慢地在滑油塘形成了别有特色的“道县大村”,总人口近1000人,其中的哥的姐就有200多人。

  开的士,是这群道县人最主要的谋生方式,他们或父子上阵,或夫妻搭档,或叔侄配合,白晚班不断,流水线作业。不会开车的女人就在附近的超市或酒店上班,不会开车的男人就开个洗车店、蒸菜馆,孩子就在周围的学校上学。谁开车途中遇事,用对讲机一喊,大家就很快地聚拢到一起。

  这群从道县来长沙“讨生活”的人,已经习惯于在陌生的土地上紧紧抱团,延续着遥远故乡的淳朴风俗:每年春节,“村”里的车会排成车队,一家一家去拜年;每个月底,他们都会凑份子聚个餐,保证一个不落;谁家摆酒,不用请,“村”里的人都会自觉去贺喜;谁家有事,更不用说,大伙儿都会主动去帮忙。

  他们有时候也会想起老家的土地和牛羊,但慢慢地,原本的故乡似乎已成异乡了,正如义愉仁所言:“这里,已经和在老家一样了”。

  文/实习生 眭文丽 记者 邹丽娜 黄海文

  图/记者 李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