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经时光和风雨洗刷的村级“人民会堂”。陈新科摄于衡南松江镇潇湘村
  • 农家楼房。陈新科摄于望城乔口镇蓝塘寺村
  • 蓝塘寺。陈新科摄于望城乔口镇蓝塘寺村
  • 农家楼房。陈新科摄于望城乔口镇蓝塘寺村
  • 田野中的农家楼房。陈新科摄于望城乔口镇蓝塘寺村
  • 哥俩好。陈新科摄于望城乔口镇蓝塘寺村
  • 农家“卫士”。陈新科摄于湘潭市雨湖区青竹村
  • 农家“卫士”。陈新科摄于湘潭市雨湖区青竹村
  • 庭院深深。陈新科摄于湘阴县新泉镇王家寨村
  • 农家庭院。陈新科摄于湘阴县新泉镇王家寨村
  • 左宗棠幼儿园。陈新科摄于湘阴金龙镇新光村
  • 农家楼房。陈新科摄于株洲朱亭镇红旗村
  • 村里的别墅。陈新科摄于株洲云田乡
  • 水上景观。陈新科摄于株洲云田乡
  • 村民的“大院”。陈新科车上摄于望城光明村
  • 村里的晨练场地。陈新科车上摄于望城光明村
  • 假日酒店。陈新科摄于望城光明村
  • 养猪大户的别墅。陈新科摄于衡东县大浦镇堰桥村
  • 廉价节能的沼气池。陈新科摄于永州冷水滩潇湘庙村
  • 存储着村民儿时的记忆,旧宅前方建新楼。陈新科摄于永州冷水滩潇湘庙村
  • 旧宅保存,也存储了村民儿时的记忆。陈新科摄于永州冷水滩潇湘庙村
  • 农民安置房。陈新科摄于湘潭响水乡吉利社区
  • 农民安置房。陈新科摄于湘潭响水乡吉利社区
  • 可爱的石雕。陈新科摄于湘阴金龙镇新光村
  • 街灯。周谨之摄于株洲朱亭镇
  • “独眼龙”。周谨之摄于株洲朱亭镇
  • 晚间散步的“小兄弟”。周谨之摄于株洲朱亭镇
  • 爱心流露的记者。陈新科摄于湘阴县新泉镇王家寨村
  • 村里的休闲会所。陈新科摄于望城光明村
探访湘江最美村庄——屋院、田野与狗

  相关图集:

  探访湘江最美村庄--王家寨村

     华声在线11月3日讯(记者 陈新科)“如果可以选择,真愿意到农村生活。”我们的车行走在乡村宽阔整洁的水泥路上,一栋栋别墅式的农家小屋往后飞速退去,一些来自北京的同行不由得感叹——北京房价高高在上,100多平米的房子,得耗上工薪族一辈子的血汗钱,相比眼前花园菜地齐备的农村庭院,也只能算单调的“蜗居”。

  近十天的时间里,我们走访了永州、衡阳、长沙、株洲、湘潭、岳阳等地十余个村庄,见证了湘江两岸的乡村巨变——

  在永州冷水滩潇湘庙村,村里的水泥道路整齐划一,夜幕降临之时,路灯逐渐点亮了这个曾经煤油灯照明的村庄。村里房子的特别之处在于,新旧并存,旧房前面建新楼。老房子作杂物间,也存储着村民们过往的记忆。

  早些年,在湘阴县谈起新泉镇王家寨村,人人都说那是个落后的村。“下雨一身泥,天晴满面灰”,便是这里的真实写照。

  当踏进这个村庄时,我们被这里的田园美景打动了——雅致的庭院自带花园与菜地,田间小路也是水泥铺设而成,待割的水田在微风拂动下激起金黄的稻浪,家狗惬意休憩于台阶之上,水鸭游弋戏水于池塘之中……

  巨变,源于政府与村民的合力与自新。

  2004年,潇湘庙村开始修建沼气池、安装太阳能设备,如今80%的农户都用上了清洁能源。2010年,被确定为省级农村清洁工程建设示范村。除了外出打工的,留守的村民靠种蔬菜、养鱼为生,村办工厂生产腐竹,也让他们部分人成了按月取薪的“工人”。

  而王家寨村的变化,则更多来自乡友之力激发下,农村生产力与精神气的聚变。在介绍村里情况时,村支书王宏伟嘴里一直没绕开王建民这个名字,“他并不富有,几乎为村里付出了所有,不求回报。”

  王建民,王家寨村走出去的企业家,将自己原本修好准备养老的院子捐给村里,作为村委办公楼。目前他已为村里捐出1000余万元,用于村里道路、水利等基础设施改造。在他的带动下,当地一些在外打拼、事业有成的乡友也相继为家乡捐款,或返乡创业。

  以上,只是我们走访众多村庄之二。或打文化牌,开发旅游古镇,或产业集聚,走城镇化之路,其他村庄也有着各自发展的生命力与原动力……

  一路走来,小区、厂房、屋院、田野与狗,构成了一副农村风景与社会变迁的画面,回荡在我们的脑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