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大写的“忠”字,是南岳抗战文化的精髓。文\图 江钧
  • 因为权属问题,败破不堪的“南岳游干班旧址”至今得不到有效保护。文\图 江钧
  • “双忠亭”是宋哲元将军为纪念抗日名将赵登禹、佟麟阁而建。而今,通往这里的惟一一条石板路已经塌陷。文\图 江钧
  • 2005年8月18日,在忠烈祠举行的“中华儿女公祭抗战民族忠烈大典”让举国上下为之振奋。文\图 江钧
  • 点上一支烟,便是男人间的一场心灵对话。文\图 江钧
  • 2005年8月18日,在忠烈祠举行的“中华儿女公祭抗战民族忠烈大典”让举国上下为之振奋。文\图 江钧
  • 忠烈长存。文\图 江钧
每一块麻石都隐含不屈的忠魂

  华声在线8月24日讯(文\图 江钧) 用镜头记录南岳抗战遗址的想法由来已久,因为作为记者,有责任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里的每一块麻石,每一块砖瓦都包含着悲壮的血泪史和不屈的忠魂。

  1938年,武汉失陷后,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一度内迁南岳。蒋介石不仅在此多次召开对敌军事会议,国共两党合作所结出的丰硕果实——“南岳游干班”更是为抗战培养了大批骨干人才。1943年,国民政府为纪念抗战阵亡将士,在香炉峰下修建忠烈祠,并设立“抗日阵亡将士总神位”。 在祠宇周围的青山绿岭中,分布着13座烈士墓葬,其中10座为阵亡将领的个人墓,3座为阵亡烈士的集体墓,最大的一座集体墓收葬烈士遗骸2728具。

  因此,逶迤秀丽的衡山,成为中华民族团结御侮的象征,备受景仰。

  光影荏苒,历史如刀。如今,遍布衡山密林中的各种抗战遗址中,既有被命名为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忠烈祠,有游人如织的蒋宋官邸,也有在文革中被锉得一字不留的各种众多墓碑,还有经历风吹雨打后坍塌的37军60师集体公墓,还有因权属问题得不到保护和修葺的南岳游干班旧址……

  其实,这一处处或完好如初或断壁残垣的抗战遗址,无一不犹如饱经沧桑的老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记录并讲述着那段悲壮的历史,记录着我们对待历史的态度。

  套用崔永元的一句话——我们有责任留下一个千百年后还可以和先烈温馨对话的地方。